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当代中国常用词辨析(3):“炎黄子孙”  

2009-11-29 17:18: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中国常用词辨析(3)

“炎黄子孙”

 

李新宇

 

    常常看到人们用“炎黄子孙”一词指代海内外中国人。从领导人讲话,到报刊文章,再到面向全国各地的电视节目,常见这种说法:“炎黄子孙,血浓于水”,“炎黄子孙,心向北京,同心同德……”凡使用这类词的场合,阶级、阶层或党派的意识是被淡化的,一般都要回避炎黄子孙自身的矛盾和斗争,努力渲染民族共同体的家庭氛围,考其用意,在于增强凝聚力。在一般情况下,这当然是好的,互相认同,其乐融融,总是挑动人们相互斗争和厮杀好。然而,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人们却常常忽视了一个问题:它经不住推敲,而且带有许多问题。

    关于这类词语,记得黄钟先生多年前就探讨过。我读过他的文章,印象极深。所以在我试图辨析这类词语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抄引他的文章,那样就无须重新论证,可以省些力气。可惜当时看后没有存,想不起文章的标题和出处,因而无从抄引,但我这里的想法肯定有一些是受黄先生启发而产生的。在此应该首先说明,而且谢过。记得黄先生的意思是说,用“华夏”代表中国、用“华夏儿女”代表中国人都是不妥当的。我对此深有同感,首先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炎黄子孙”的说法给人一个感觉,好像大家本来都是一个家族,有共同的祖先,有血缘亲情。其实,这是站不住的。因为事实非常明显:当今的“中国人”也罢,置身世界各地的“华人”也罢,并不都是“炎黄子孙”,甚至大多不是炎黄子孙。当然,因为并未发现黄帝和炎帝的尸骨,无法进行DNA鉴定,一些人是否炎黄子孙,是无法确认的。但有一些人肯定不是炎黄子孙,却是无须DNA就可以确定的。而且,这可以确定的人比暂时还不能确定的人多得多。

    也就是说,在今天的中国人中,炎黄子孙数量有限,而且无法确认,而更多的人并非炎黄子孙。所以,这个称谓用于全体“中国人”或“华人”,并不相符。

    众所周知,炎帝和黄帝是传说中的两个男人,与一般男人不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是帝王。尤其是黄帝,因为是胜利的帝王,所以在以帝王为中心的历史叙述中很有地位。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中写道:

 

    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

    炎帝欲侵凌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皇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尢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顺之……

 

    由此可见,黄帝是传说中最先以暴力取得统治权的人。炎帝是黄帝的敌人,经过三年“内战”,最后是黄帝消灭了炎帝。而蚩尤无论是“叛乱”还是“起义”,都是反抗者,最后被消灭掉了。

    传说中的历史是非不必讲。炎黄这对死对头的子孙们呢?黄帝是胜利者,自然是子孙绳绳,绵延下来:其子高阳、其孙高辛、曾孙帝尧,世袭天下,一线相传。而且,据说舜和禹也是黄帝子孙。关于舜,《史记》写道:“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颛顼,颛顼父曰昌益”,昌益之父亲即黄帝。也就是说,禹是黄帝九世孙。关于禹,《史记》的说法是:“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益,昌益之父曰黄帝。”也就是说,禹是黄帝的五世孙。有一点是很怪的:根据他们家的谱系,禹与敬康同辈,比舜高四辈,应该是舜的曾祖父辈。曾祖继承曾孙,真不知怎么弄的。它所反映的,是虚构留下的漏洞。但无论怎么说,这就续上了,包括后来革命夺得天下的汤,也给续上了,都算黄帝子孙。

    但这只是周朝以前的事。根据《汉书·列传第四》中说:“周室既坏,至春秋末,诸侯耗尽,而炎黄唐舜之苗裔,尚犹颇有存者。秦灭六国,而上古遗烈扫地尽矣。楚汉之际,豪杰相王,唯魏豹、韩信、田儋兄弟为旧国之后,然皆及身而绝。”班固毕竟是史家,说话比较严谨。在他笔下,炎黄尧舜的后人到春秋末期已经只是“颇有存者”,而到秦灭六国之后,就“扫地尽”了。我们不防留有余地,把“扫地尽”看作一种夸张的说法,假设炎黄子孙还是有人活了下来,但那数量肯定是不太多的。

    回头再来看炎帝和黄帝,当时的统治区域并不太大。其统治区域之外的人们不必说,自然与炎帝和黄帝都没有血缘关系。即使在其统治区域之内,也并非所有臣民都是这两位首领的骨血。古代的部落首领虽然可以占有许多女人,但毕竟不像蜂王或蚁王那样独霸生育权,他们的部下也能结婚生子。即使在当时,那些部下的子孙也未必都愿意忘掉自己的父祖而认炎黄做祖宗。众所周知,虽然权力崇拜历史悠久,但那时的人们也未必达到人人愿意给首领做子孙的程度。

    至于后来的发展,在炎黄曾经统治的区域之内,种族和血统越来越杂乱。由北方进入黄河流域的异族至少有匈奴、乌桓、鲜卑、突厥、高丽、回纥、党项、维吾尔、蒙古、女真、回、满等,还有阿拉伯、波斯、日本、东南亚等外来的各族的人口,包括犹太人,其中相当大一部分陆续融入汉民族之中。他们虽然成了汉人,但不是“炎黄子孙”。

    今日中国有56个民族,汉族只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的其他民族,还有哪些与炎黄有血缘关系?那是需要科学考证的。

    有人可能会说,对于这个词,不能用血缘关系去界定,所谓“炎黄子孙”,并不一定非要与炎帝或黄帝有血缘关系。也就是说,它是一种无须严格界定的泛指。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泛指是人们未必愿意接受的。既然使用的是一个建立在血缘基础上的词汇,不以血缘界定,以什么界定呢?因为他们曾经统治或管理过这片土地吗?那么,面对今天的中国人,无论把他们称作“毛氏子孙”,还是“蒋氏子孙”,或者“爱新觉罗的子孙”,都是会有许多人无法接受的。

    之所以常用这个词,因为它较少政治色彩,比“工人阶级”、“贫下中农”、“革命同志”更适用于增强民族凝聚力。但增强凝聚力的方法很多,实在不必启用这种不靠谱的血统论词语。一些东西可以泛化,但血缘关系的泛化却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可行。同样是毫无血缘关系,称兄道弟是热情的表示;把自己的祖先派给别人做祖先,却可能是侮辱。一个人是谁的骨血?谁是他的祖宗?一般是不容别人胡乱指定的。能把华人联系到一起的东西不少,但硬把华人都说成是炎黄这两个男人的骨血肯定不是好主意。人类文明在告别“家天下”的政治制度之后,爱国心已经不再依靠血缘认同。现代国家主要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真正的凝聚力最终取决于政治。靠模糊民族、种族、家族的界限,寻找一个共同的先祖,实现某种类似于血缘认同的凝聚,不仅太原始,而且无济于事。一些人在未经证明的情况下自称炎黄子孙,当然并无不可,但硬派别人也做炎黄子孙,就有点强加于人。虽然这样做的人并无恶意,而且做炎黄子孙显然要比做蚩尤子孙或鼻涕阿二的子孙更光荣。但需要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人都对自己的血缘没有认识。对于那些清楚地知道自己并非炎黄后裔的人来说,是未必愿意被说成是炎黄子孙的。

    在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要实现社会和谐,就应该互相尊重,而不能以某个民族作为中心。既不能把某个民族的始祖说成是56个民族的始祖,也不能片面强调某个民族的始祖而忽视其他民族始祖的存在。作为主流文化,应该警惕大汉族中心主义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当主流媒体面对全国大谈“我们炎黄子孙”时,是否考虑到我们身边还有成吉思汗的子孙、萨格尔王的子孙以及别的古老或并不古老的民族的子孙?如果“炎黄子孙”包括他们,就要考虑这种称谓是否强加于人。在现代社会,像李世民赐一些臣子姓李那样,让一些民族成为“炎黄子孙”,即使不被看作侮辱,也是一种不尊重。各个民族都尊重自己的祖先,被称作异族儿女并非愉快的事。如果所谓“炎黄子孙”并不包括他们,那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共处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而官员和主流媒体却开口闭口“炎黄子孙”,会不会让那些非炎黄子孙的人感到一种来自汉民族中心主义的歧视或忽视?当我们自豪地使用这个词时,是否应该想到那些并非炎黄子孙的公民的感受。现在多民族国家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不能让任何人有“在别人家中”的感受。

    总之,“炎黄子孙”之类的词应该慎用。尤其是官方、主流媒体和教育机构,为了多民族国家的社会和谐,就应该警惕自觉或不自觉的大汉族中心主义,既不应该把某个民族的祖宗强加给其他民族,也不应该在大家庭里只顾自己烧香祭祖。

  评论这张
 
阅读(7488)|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