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偷吃之二:看坡与看场  

2009-06-23 18:01: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坡与看场

 

李新宇

 

   庄稼熟了,地里需要有人看着,我们叫做“看坡”。庄稼收割了,运回场上,也需要有人看着,我们叫做“看场”。回忆十七八岁的那段日子,印象最深的是不但白天下地挣工分,而且夜晚也在挣工分:吃过晚饭,用蓑衣或草席裹上一条棉被,到野地或场上睡,就可以拿工分。

   说老实话,那种看守的效果是值得怀疑的。没人看守能怎样?也许丢得还会少一些。因为事实很清楚:偷东西的人首先是那些看坡或看场的人。正因为大力防盗,盗贼的队伍才迅速壮大,偷盗才成了欣欣向荣的事业,而且一度无法终止。偷盗现象无法终止,原因就在于偷盗者主要来自防盗者。

   我离开学校到村里干活的头两年,因为年龄小、体力差,常被派去看坡。人民公社给我的第一课,就是偷吃队里的玉米。玉米陆续成熟了,各队都派了一些与我差不多的半劳力,在地里瞎逛悠。他们大多不是我这样的新手,而是有经验的老手,我必须虚心向他们学习。几天后我就知道,这些人是不回家吃饭的。到了吃饭的时候,正是地里无人的时候,所以不怕人看见,各自开始烧玉米。我烧玉米的技术就是那时候学的,在地下挖个槽,上面摆上玉米,带着苞皮,然后在底下烧火,等苞皮被烧掉,玉米正好烧熟。那样烧的玉米很香,比煮得香,也比剥光了烧的香。为了保证阴雨天也能烧,就要储备下足够的柴火,放在淋不着的地方。所以,如果看到某个机井屋子里有一堆柴草,内行马上就会知道,那是看坡人准备的。到了阴雨天,披件雨衣溜达到那里,就会遇到烧玉米。

   防盗是一个长期的事业。队里养着我们,就像国家养兵,“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或者意义根本就不在于抓住偷盗者,而是在于威慑。那么,这些看坡的人天天在地里闲逛,实在很无聊,所以总要生出些事来。干什么呢?常见的情况就是变着法儿去弄吃的。晚上看坡也是这样,背了铺盖卷到地里,不能马上就睡吧,干点什么?弄吃的。吃什么?最先一般是有什么就吃什么,可是很快就会改变,看玉米的吃够了玉米,看大豆的吃厌了大豆,于是,看玉米的去偷大豆,看大豆的去偷玉米,接下来是看大豆的与看玉米的一起去偷花生,然后是又约上看花生的一起去偷大白菜。于是,防盗者都成了盗贼,而且联合起来,形成一个防盗者偷盗的关系网。有了这个网络,偷盗之风泛滥开来,而且无力可以制止。我置身于那网络,大约有三年时间。

   记忆最深的是看场。“三个秋没有一个麦忙,三个麦没有一个秋长。”秋收的过程实在是长,从收谷子,收高粱,到收玉米,收大豆,近两个月。庄稼上场,白天有保管员看管,女人们到场上干活,晚上则需要派人帮助保管员看守。一般是除保管员之外再派四个人,以便场的四面都有人站岗放哨。把草苫子在干净地方一铺,仰面躺下,于爽风习习之中,与星星长久对视,听各路神灵悄悄夜语,那种感觉让我迷恋,到现在仍很怀念。不过,年轻人一般不老实,总要做点什么。做什么?还是弄吃的。谷子和高粱没法吃,所以就要去偷别的。玉米、大豆、地瓜、花生,还有菜园里的南瓜、茄子,都是偷的目标。

   大豆上场之后,主要是吃大豆。它有多种吃法,最省力的是炒了吃。场上有的是铁筛子,抱一堆豆秸点起火来,把豆子倒进铁筛子,两人抬着,在火上晃动,几分钟就炒熟了。吃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离开的时候,再把衣服口袋装满。干活的时候,如果有人不断地打嗝,队长就会说:“炒豆子若是吃多了,最后再喝水,能胀裂肚皮,嘣的一声,肠子就出来了。”胀裂肚皮的事没见过,但的确有人那样撑死。

   一天夜里,我们吃饱了煮大豆,想吃一点蔬菜了。于是留下一人看场,四个人同时去偷青菜。有人说某队的菜园很丰富,于是就去了。情报果然不错,南瓜、茄子、豆角,很快就装了大半麻袋。要离开了,却突然意识到看园者竟然没露面,这让我们有点生气,似乎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于是一齐摘了茄子往看园人睡觉的庵屋扔,直到把那人砸醒,嘟哝着起来追我们。可是他一看我们有四个人,他们只有两个,就又停下不追了,让我们都觉得很扫兴。回来的路上,大家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做坏事很刺激,但也有规则。你看园,我去偷;我看场,你来偷;有攻有守,公平合理,是平等的较量。人家不来追,这意味着看不起我们。可仔细一想,又不是,而是因为我们人多势众。打架靠人多势众,意味着仗势欺人,是很丢人的事。最后保管员说责任在他,忘了园里和场上的兵力并不相当。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四个人去偷同一个目标。对付两个人看守的地方,决不派三个人去。

   一些事我至今想不明白:一边去偷东西,一边却要面子。偷东西本身似乎于面子无伤,这也是一种文化,一些种价值观。所谓文化的生成,的确不过如此,有什么样的生存环境,就有什么样的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