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三十二年前的一张画  

2009-02-14 19:52: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二年前的一张画像

 

李新宇

 

网络真是好东西。最近,它又使我看到了三十二年前画的一张画。

在《我的小学记忆残片》中,我写到上小学时在课堂上画的那些小画片,为再也找不到它们而流露出些许遗憾。文章贴出不久,我收到了一个邮件,是阔别几十年的老友寄来的。她说她看了我的文章,没有留言,但感慨颇多,想起了我给她画的一张像,于是翻箱倒柜,果然找到了。她说犹豫再三,还是舍不得送给我,再说邮寄也不方便,所以只能把它拍成照片送给我。虽然只是一张照片,我也非常高兴,因为那是我画的最后一张人物头像。原作只有32开大小,在一张比较厚的纸上,画法很不讲究,国画技法与洋画技法混用,铅笔碳棒一齐上,而且还在背景上涂了蓝色,线条的轻重和明暗处理都有问题,但在当时是认真画的,几易其稿,画了好几天。

在我画的人物头像中,自己比较满意的有两张:一张是本圣大爷的头像,我最得意的是他的花白胡子的处理,白胡子好画,黑胡子也好画,花白胡子而且长在真人的脸上,写真而不是创作,就需要认真观察,颇费力气;二是他的眼睛,大爷的一只眼出了问题,我既画出了它的问题,又没影响大爷的形象,所以大家都很满意。可惜那张画马上就被大爷破坏了——他高兴之余提笔在画像上题了“本圣老人”四个大字,而且代我落了款,这后果比乾隆皇帝在那些艺术珍品上胡乱盖印还要严重,画面的结构全破坏了。另一张就是这幅头像,除脸蛋儿比本人略显丰满之外,没有变形的地方,而且画出了她的神态,平静而安详,深怀忧郁而不外露。画完这张头像之后,我再也没给女孩子画过像。

一张三十多年前的画回到我的身边,勾起我许多回忆,写下的却只有上面的文字。有朋友曾在我的博客留言,想看我的画,要求我贴出一些。我的博客没有贴过我的画,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都没有贴过。这次我却很想把它贴出来,于是发信征求主人的意见,主人的话让我黯然神伤,她说:“贴吧,我已老得面目全非,没人能再认出我。再说,有谁知道我呢?”为了这句话,我更要把这画像贴在这里,因为它是一个才女青春的部分证明。我想了半天,为它写下了这样的解说词:

 

这是1976年5月的中国北方,一个才情超人的女孩子,在一连串的人生梦想即将成为泡影之际,一个无用的朋友,挥笔为她留下的青春影像。

 

 三十二年前的一张画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我的年轻时代的友人,祝你平安!祝你健康快乐!我本想多写一些,但还是不写了,但愿有一天,你能用自己的笔,写出当年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