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自由”与“保守”  

2009-01-22 08:34:2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与“保守”

——致谢泳

 

李新宇

 

   在2002年写的《谢泳:历史的发掘与修复》一文中,我曾写下这样一段:

 

   谢泳不喜欢抽象地谈理论问题,他对自由主义理念的表达也是质朴而实在的。然而,在自由主义问题上,谢泳的一些表述也像一些常见的表述一样,对自由主义的理解显然有些宽泛。我与谢泳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在许多重大问题上观点比较接近,所以,分歧之处就感觉更有商榷的必要。

   在当下中国学人中,能像谢泳一样自觉发现和守护中国现代自由知识分子传统的人不是太多。尤其可贵的是,他是在胡适的基础上来认识自由主义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因为中国的自由主义不能不以胡适为正宗。然而,读谢泳的文章,我也感觉到一个问题:在政治上,他泾渭分明,毫不含糊;在文化上,却常常模糊了一些界限。比如,他很看重胡适与鲁迅的差别,而对胡适与吴宓等人的差别却往往视而不见。我想,原因大概主要不是90年代流行的文化保守主义思潮的影响,因为我相信谢泳是有抵抗能力的;而是在于他对胡适的文化立场缺乏应有的关注。他在谈到吴宓时这样说过:“吴宓当年是非常有名的《学衡》派的主将,思想是偏于保守一面的,但他的保守,不是不识世界大势,而是倾向于走渐进的道路,以避免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震荡。中国现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多数取得是这种态度,比如胡适、陈寅恪等人。”在这里,胡适与陈寅恪又连在了一起,其共同点被突出了,差异之处被掩盖了,一起成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

 

   其实,这不只是哪个人的问题,而是世纪之交中国自由主义的一个大问题。我不知道那些自由主义的主将们是怎么想的,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不容忽视。把陈寅恪、吴宓、梁漱溟、冯友兰都看作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甚至把在30年代或40年代已经选择了斯大林体制的人也看作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这的确可以壮大自由主义的阵容,使得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流脉不那么可怜。但是,我总是不能打消这样一个疑问:这些人是自由主义者吗?他们与自由主义是一致的吗?众所周知,自由主义的概念尽管难求一致,但其基本点应该是没有疑义的,比如个人主义、契约国家、有限政府等。在这其中,个人主义是第一位的。因此,离开了个人本位的价值立场,能谈得上自由主义吗?那些明显主张“国家第一、个人第二”的人,那些鼓吹权威主义的人,那些迷恋专制传统的人,那些追随极权主义的人,那些漠视甚至蔑视个人自由的人,怎么能说是自由主义者呢?

   按照已有的共识,前面所说的那个群体应该是保守主义者。这就涉及一个问题: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关系。在中国当前庞杂的自由主义阵容中,也有一些保守主义者,既有文化上的保守主义,也有政治上的保守主义。这不奇怪,因为人们已经把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看成了一家,所以保守主义者就成了自由主义者。我想,这种认识可能与西方的影响有关,因为至少在英美也是这样的。

   然而,一个问题似乎应该注意,那就是东西方不同的现实和传统。什么是保守?辞典讲得很明白:“(1)保持使不失去;(2)维持原状,不求改进。”(《现代汉语词典》,P39)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是依据其对现实的态度而定的。在自由已经成为现实和传统的现代西方,“保守”与“自由”的确并不矛盾,因为与自由主义冲突的社会主义或种族主义都要破坏自由,保守主义却在保守自由的传统和已经建成的自由秩序。在这种情况下,保守派当然就是自由派。在中国,情况却大不相同,保守主义者要守护现实和传统,这现实是什么?这传统又是什么?很显然,这现实和传统都不是自由。按照李慎之先生的说法,中国的传统就是专制。那么,在自由秩序没有建立的地方,在自由没有成为传统的地方,在专制传统还根深蒂固的地方,保守主义者要守护现实和传统,它事实上选择了什么?从根本上说,这样的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是对立的。换句话说,只要专制的传统和社会秩序还没有改变,保守主义者就不可能与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走到一起。

   所以,中国自由主义的传统只能源自胡适,而不可能源自王国维、陈寅恪、梁漱溟或辜鸿铭等人。近年的胡适研究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作为这一研究领域的开拓者,更应该守护这一基础,而不要因为宽容或者扩大统一战线而包容太多的杂质。因为那些与自由主义根本对立的杂质如果被过多吸纳,对自由主义就会形成侵害。在中国现代史上,一些人之所以缺乏对理想的坚守,一些人之所以在关键时刻转变,一些人之所以经由“第三条道路”而误入歧途,差不多都与此相关。我们只要比较一下,看他们比胡适少了什么,就不难发现,他们缺少的正是胡适对中国传统文明和西方现代文明的清醒认识和由此确立的基本态度。

   学界之所以如此,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据我简单的猜想,可能在于对自由主义的理解。在一些人的言说中,自由主义的根本标志似乎不是自由,不是个人主义,而是对现实的渐进改良态度。以渐进与激进、改良与革命为分界线,当然可以把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划入同一阵营,但问题是:自由主义的根本标志是渐进主义吗?自由主义意味着一定要反对革命吗?众所周知,美国和法国都没有拒绝革命。

   说到这一点,当下中国的自由主义群体存在的问题就更多了。包括面对胡适与鲁迅的选择:尊胡适而贬鲁迅,如果着眼于他们不同的理想蓝图,是一回事;如果着眼于他们对现实的态度,这“自由主义”就更打了折扣。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