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关于"全盘西化"之争  

2008-11-24 11:23:0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全盘西化”之争

 

李新宇

 

   在当代中国,提起“全盘西化”的主张,一般人是马上就会摇头的。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持续努力,这个口号真有点“臭名昭著”了。

   近几年来,许多现代人物都被重新发现,而“全盘西化”的代表人物陈序经的坟头却仍然很冷清。胡适的名声在这个世纪之交似乎又由“臭”变“香”,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赞赏,但似乎合时宜的只是他那渐进的改良主义和“补台”而不“拆台”的态度,而他的“全盘西化”主张,却很少得到首肯。

   仔细想来,这一切都绝非偶然。“全盘西化”这一口号的确很难令人信服。无论传统怎么样,要全部被“化”掉,舍得吗?即使舍得,可能吗?即使可能,容易适应吗?如果真的全盘西化了,肯定会有不方便。只要有别的衣服,我就不愿穿西装。所以,反对全盘西化是很容易得到拥护的。何况,它并不完全排外,而是讲究取其精华,中西合璧,既面向世界,又对得起祖宗,不走极端,合乎中庸之道。一般人怎能不赞同呢?多年以前,我初次接触这个词语,就觉得提出这主张的人一定很怪。我倒不相信他们像教科书中说的那样是“文化买办”、“充当帝国主义的文化走狗”,而是在想:“全盘”西化,化得了吗?有必要吗?

   然而,当我真正走近中国现代思想史现场的时候,才知道事情并非如此。所谓全盘西化与反全盘西化之争,焦点并不在于“全盘”。

   考察那些主张“全盘西化”的人,一个现象众所周知:他们自己并不全盘西化。无论是胡适还是陈序经等,一方面主张全盘西化,一方面穿中式长袍、吃中国饭菜、按中国习俗与亲朋来往。这并非理论主张与行为方式之间的不一致,而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主张在这些方面西化。他们并不要求人们放弃中餐而吃西餐,也不要求人们扔掉筷子而用刀叉,更从未要求国人脱掉长袍换西装。由此可见,他们虽然使用了“全盘西化”这个概念,却并非要求字面所显示的“百分之百的西化”。正因为这样,后来胡适主张不用“全盘西化”的口号,而改用“充分世界化”或“一心一意现代化”。

   主张全盘西化的人们关心的根本不是什么“全盘”,而是一些根本和关键之处。那么,这根本和关键何在?胡适说过:“我们理想中的‘充分世界化’,是用理智来认清我们的大方向,用理智来教人信仰我们认清的大方向,用全力来战胜一切守旧恋古的情感,用全力来领导全国朝着那几个大方向走,——如此而已。”至于有人在私生活中爱读八股文,或爱做李义山的无题诗,或爱吃蛇肉,或爱听《二进宫》,那不是他们所要干预的。(胡适《答陈序经先生》)这个所谓大方向,胡适后来曾经把它概括为三个“世界文化共同的理想目标”:“第一,用科学的成绩解除人类的痛苦,增进人生的幸福。第二,用社会化的经济制度来提高人类的生活,提高人类的生活程度。第三,用民主的政治制度来解放人类思想,发展人类的才能,造成自由的独立的人格。”(1947年8月1日演讲《眼前世界文化的趋向》)

   考察那些反对全盘西化的人,他们所关心的,事实上也并非“全盘”。100年来,尤其是辛亥革命以来,西方现代文明虽然很难在中国全面开花结果,但要全面拒绝已经不大可能。无论思想层面还是生活层面,中国都在迅速西化。电灯取代油灯,汽车取代轿子,洋枪洋炮取代了大刀长矛……这种变化虽然也并不很快,但没有遇到多少阻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百年来的中国,已经没有人一般地反对西化。因为人们知道电灯比油灯亮得多,汽车比马车跑得快,洋炮比弓箭更有威力。100多年的历史表明,即使最顽固的保守派,也并不全盘反对西化,就连被称作保守派老祖宗的慈禧太后,也并不拒绝那些供她享受和娱乐的洋玩艺儿。但是,他们在某些领域渴望西化,因而极力推进西化;在某些领域却害怕西化,因而坚决拒绝西化。

   如果考察那些坚决拒绝西化的领域,大概不难发现,一般不是日常生活领域,而是涉及政治体制和伦理原则,是关系到公民是否能够获得自由、尊严和权利的一些关键,同时也往往是某些个人或集团的特权所在。如果西化,特权就要失掉;如果遵循传统,特权就可以保留。借用鲁迅所说的宴筵作比,那就是:提供西洋餐具,改用西洋烹饪方式,都是受欢迎的,但如果危及宴席的秩序,或者要像鲁迅所说的那样制止这样的宴会继续,那就行不通了。特别的权利受到威胁,起而维护并为之战斗,本也在情理之中,但说出的话却全无私心:各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民族文化的主体性应该弘扬,现代化没有固定的模式,不能全盘照搬……何况,西方的确也有臭虫。

   由此可见,无论主张全盘西化,还是反对全盘西化,关心的都不是鸡毛蒜皮,而是现代化进程的一些关键。对此,陈独秀在五四时期就曾悲愤地写道:“法律上之平等人权,伦理上之人独立人格,学术上之破除迷信,思想自由,此三者为欧美文明进化之根本原因,而皆为尊重国粹国情之袁世凯一世、二世所不许。长此暗黑,其何以求适二十世纪之生存?”(《袁世凯复活》,《新青年》2卷4号。)20世纪过去了,面对全球化的潮流,老问题却没有完全过去。明了关于“全盘西化”之争的关键,我们或许会少一些盲目,多一些清醒和自觉。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