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文化侵略”漫议  

2008-11-15 11:28: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侵略”漫议

 

李新宇

 

1

   “文化侵略”算不上是新词语。至少从80年前,它已被广泛使用了。它曾被用于抵抗西方自由、民主观念的传播,曾被用于保卫三民主义和“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也曾被用于反帝反修和防止和平演变,现在,它又成了一些人抵抗全球化的武器。十几年来,先是保守主义(包括政治的和文化的),后是“后现代”,再后来是“新左”,有的以守护传统为己任,有的以前沿思想相标榜,但令人困惑的是,现在竟携手聚集到民族主义的旗帜之下,共同抵抗“文化侵略”了。

   当然,文化侵略也有一些新的说法,比如“臣属”、“他者化”、“文化殖民”,“西方话语霸权”,等等。

   根据一些人的看法,五四那一代人是完全错了,他们拿来西方的启蒙话语,在中国进行新文化运动,事实上是在帮助西方进行文化侵略和扩张。80年代的知识分子更是大错而特错,因为他们竟然重拾五四的旧调,甘愿接受西方话语,试图破坏中国特色,使中国纳入一个同质的世界。为了抵抗文化侵略,当然要打击这些“文化叛徒”和“文化买办”。这一切都很合逻辑,所以口号也就越喊越响,追随者自然越来越多。

   但是,仔细想来,好像有点似是而非:“文化侵略”如果也是侵略,这种侵略是否需要抵抗?是否能够抵抗?如果一定要抵抗,后果将是什么?

 

2

   其实,文化的“侵略”和“扩张”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无法避免的事。对于先进文明而言,即使完全没有侵略和扩张的意图,甚至像保守军事机密一样保守自己的文化,决不允许外人学习和模仿,最后也还是要扩张开来。因为有一个规律:“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只要那抵御的长城有一点缝隙,就会一泄千里。对于落后文明而言,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这种所谓侵略是不会受到抵抗的。因为面对能给人们带来幸福和便利的文化,人们一般不会拒绝。即使人家拒绝“侵略”,也会千方百计地“拿来”。汉族人本来不穿裤子,发现胡人穿了裤子骑马更舒服,于是就把胡人的裤子穿了起裤,没想到要抵抗胡人的“裤子文化”侵略。老祖宗本来是用火镰打击火石取火的,洋人的火柴来了,立即就被采用,因为它的确用起来方便。尽管义和团进京时一些人因使用洋人的火柴而被杀头,但一般百姓却并不反感“洋火”的侵略,也并不迷恋火镰、火石、火纸、竹筒这套精致而且流传了几千年的家当。

   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侵略无时无地不在发生。在城市与乡村之间,在中心与边缘之间,在先进地区与落后地区之间,都存在文化侵略。今天的中国人喜欢说“文化交流”,但事实上,在文化传播的过程中,平等的“交流”并不常见。比如,小县城在收看北京的电视节目,北京可曾收看小县城的电视节目?山沟里人家用上了上海的抽水马桶,而山沟里的传统茅厕并没有“交流”到上海去。这就像水的流淌一样,因为地势不平,必然要出现“侵略”和“殖民”现象。偏远的乡村无法拒绝城市的文化侵略,小城镇无法抵抗大都市的文化侵略,后发达地区无法抗拒发达地区的文化侵略……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城市、中心、发达地区要把自己的文化强加给乡村、边缘或后发达地区,而是只要人们想要把日子过得更好,就会做出必然的选择。因此,只要没有特别目的,就不会修堤筑坝提防。只要没有人为限制,自然要选择最好的。

   在历史上,不同民族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即使同一种群,也有“十里不同俗”之说。那是自然环境或人为阻隔造成的。如果没有自然环境或人为因素的隔绝,文化就会自然传播,取长补短,任何地方的文化都会随时进行侵略,也随时接受侵略。事实上,任何一种文明的发展和进步都是与这种侵略分不开的。

   因此,反对文化侵略的人虽然立场坚定,主张却常常不能彻底。众所周知,因为我们不可能彻底反对文化的单向扩张,比如,小县城的电视台不可能拒绝转播北京的节目,尽管清楚地知道北京并不转播他们的;也不可能完全尊重历史形成的文化传统,比如,包办婚姻和重男轻女多子多福的观念也是历史形成的,我们却不可能为尊重传统而听任父母剥夺青年人自由恋爱的权利,也不能听任父母溺死女婴,更不可能任其生下一大堆孩子。

   在全球范围内,事情也是如此。

 

3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抵抗呢?说到底,当然是有人不想要。无论对于自己固有的文化还是外来文化,想要或不想要,都是正常的。比如,为了卫生,我们拒绝生吞动物,拒绝随地大小便。可是,这一切似乎无须抵抗,因为凡是大家都不想要的东西,自然会被丢弃,也就不会抵抗“侵略”。抵抗的发生,往往是因为某些东西很有诱惑力,因而吸引着一般的人们,使他们很想要;同时却威胁到某些人利益,使他们恐惧,因而不想要。一个本来垄断小镇的包子铺,因为主人是镇长的小舅子,无论他的包子多么不好吃,因为权力的作用,全镇上的人都必需吃他的包子,所以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偏偏这时有人要在对面开一家麦当劳。包子铺的老板如果不愿平等竞争,就要反抗侵略了。因为麦当劳是外来文化,就可以举起民族利益、国家利益的旗帜,保卫包子铺的斗争就不仅师出有名,而且可以广泛动员群众。

   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如果一个家庭本来的传统是吃饭时家长吃完之后孩子们才能就餐,而外来文化却主张孩子与家长同时开吃。面对这样的侵略者,孩子们如果没被传统观念所窒息,一般是会欢迎的。但如果这个家庭食物不足,家长可能就会动员孩子们抵抗外来的文化侵略,保卫自己的好传统。这样的抵抗到后来往往进行不下去,因为孩子们一旦意识到新文化对自己有利,就不愿为家长去保卫传统了。

   文化上的反侵略与国土上的反侵略往往很不相同。保卫国土的战争是从哪个地方打进来都不行,而且寸土必争。面对文化侵略,却不会有那样的抵抗。一般来说,它可以大面积主动撤退,却要守住某些部位。所谓抵抗,也只在某些部位僵持。比如,当今抵抗文化侵略的人们主要抵抗的是什么?不是麦当劳,不是好莱坞,也不是可口可乐,而是所谓西方话语,而所谓西方话语,主要就是关于自由、民主、平等和保障个人权利的言说。按照一些人的说法,这些东西不适合中国国情,因此要以抵抗侵略的名义拒之门外,以免它危害我们的传统。可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它是多么有力的诱惑呵!面对自由与禁锢、民主与专制等一系列相互对立的概念,人们愿意作何种选择?

   所以,反对文化侵略,并不是一般百姓的文化诉求。一些东西是外来的还是本土的,也不是一般人所乐于关心的。不过,在公民意志无法体现的环境中,抵抗文化侵略是可能的,保持民族文化主体性也是可能的。斯大林成功了,希特勒成功了,波尔布特也成功了,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同样是一个成功的例证。事实证明,它所带给民众的,只是更多的苦难。

 

4

   从上个世纪到这个世纪,抵抗“文化侵略”的人往往都有点面目可疑:虽然打着弘扬传统的旗号,做出亲吻本土的样子,但其知识和精神资源却并非来自传统,而是同样属于外来文化。这样一来,所谓侵略者与反侵略者之间的差异,往往仅仅在于:一方来自西方现代文明主流,一方来自边缘;一方来自西方文明的大雅之堂,一方来自那些难登大雅之处。无论来自总统、议员、达官、贵人,还是来自流氓、瘪三、痞子、无懒,对于本土而言,他们都是侵略者。

   由此可见,虽然一直在不乏抵抗文化侵略的呼叫,血统纯正的本土文化保卫者却越来越少。所谓反抗文化侵略,常常不过是一个侵略者反抗另一个侵略者。我们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不同的侵略者之间分辨高下优劣,以免选择了最坏的。

   最简单的道理,也是最朴素的经验,那就是:宁愿接受文明的侵略,不要接受野蛮的侵略;宁愿接受绅士的侵略,不要接受痞子的侵略。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