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帖]追寻先觉者的踪迹  

2008-09-03 10:40:08|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寻先觉者的踪迹

——《大梦谁先觉》读后感

 王金双

 

   用了三天的时间(2007年12月8日至2007年12月10日),将李新宇先生的新作《大梦谁先觉》读完,掩卷深思,久久不能平静。

 

理想常常诞生于黎明之前的黑暗之中,诞生于艰难的追求路途上。翻阅旧报刊,我常常在想:在20世纪,哪一个年代的人最有理想?或者说,哪个年代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的年代?经过比较之后,我想说:第一个10年。1901年——1911年,是中国现代理想蓬勃生长的年代。可以说,中国人关于现代生活的理想,在那时都已诞生(《大梦谁先觉》,黄河出版社,2007年10月第1版,第33页)

 

 

由此,著者开始了对近代“先觉者”进行了介绍与评说。书中所描写的一个个近代的事件与人物,有的在主流历史的叙述中并不占什么地位,甚至没有地位,但经老师的介绍与评论,我们却看出了他们被主流历史叙述遮蔽之下的四射的精神光芒。先看看这些人物吧:戊戌六君子、邹容、秋瑾、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宋教仁、蔡锷、蔡元培、陈独秀、鲁迅、胡适、吴稚晖、钱玄同、陈炯明、傅斯年、陈序经……,再看看这些事件吧:戊戌变法、科举制度废除、革命派与改良派的分歧、秋瑾就义、难忘的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文化上的新旧争夺、蔡元培对陈独秀的拜访、“三一八”之后、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中东路事件”)……。在历史进程中,这一系列的人和事,有的似乎并没有什么重量,初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联系,可老师为何对他们如此感兴趣呢?

当我读完此书,进一步深入思考时,终于有一个惊奇的发现:在这些人物和事件的背后,有一条精神血脉将他们(它们)乃至李老师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那就是他们(它们)都与人类的普世价值及其实现形式有关。这就是对自由、民主、人权、人道及其表现形式共和制度的信仰、追求与守护,甚至为此付出了鲜血和生命代价。当然,他们大都是悲剧式的,但在悲剧的结局中我们更看出他们的胆识的勇敢与精神的可贵!冷静地观照一下我们当下的“国学”热,我认为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继承的“文化遗产”!

是的,如果去真正地阅读并触摸历史的话,我们就能发现,在中国近代历史中,竟有那么多宝贵的精神资源,竟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共和卫士!尽管共和制度在中国并不成熟,尽管她只是个畸形儿,尽管她只是昙花一现,但这毕竟是于浓浓的黑暗中出现的一丝曙光,毕竟是茫茫的荒漠中长出的一片绿洲。它给了当时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以莫大的欣喜、希望和梦想,给了他们对“中国人将要成为人”的真正渴望!

这仅仅是几十年前的人和事,但他们似乎离我们已经非常遥远,似乎已经早被我们遗忘。在一切“与时俱进”的当下,人民似乎都忙于唯新是趋,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从“传统”中去寻找精神资源。因为时下的思想、文化等已经弄得人们应接不暇、焦头烂额,生怕因赶不上时代的步伐而落伍。而在“全球化”的今天,更多的人看重的是“西方”现代文明中的物质与形式层面,而很少有人再像近代及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那样去追问,蕴藏于这些物质与形式层面背后的深层的东西。在对西方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的狂热追随与盲目模仿中,我们恰恰忘却了其深层的内核。

我又想起了李新宇老师曾经说过的话:在中国的思想文化界,一些所谓“高深”的研究和“丰硕”成果的出现并没有给人们提供真实而清晰的历史画卷,而是往往相反。在一些研究者艰深的的研究中,非但不能去掉主流叙述的屏障而使历史云消日出,而是更多了一层厚厚的云雾,这反而进一步加大了后学认知历史真相的难度。导致的结果是:要想认识历史的真相,回到历史现场,不但一切还得重来,而且还须付出比先人更加辛苦的努力!

但让我们感到可喜和可慰的是:在当下仍然还有一些像李老师这样的学人,在执着地“反思与守望”,坚守着知识分子的那处难得的精神家园:执着地走启蒙与批判之路,守卫思想的自由和人格的独立,坚持民主、科学等普世的价值。这正是在表面沸沸扬扬的学界大潮中寂寞但却坚硬的一股潜流,它默默无闻,却是绝对不可忽略乃至不可忘记的存在!它不追求时髦,不追求一时的名噪,按自己的应有方向,应和先辈“人的解放”的召唤,一意前行,永不反悔,并不惜为自身的理想而付出任何代价!尽管他们在当下少有认同,但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并不缺少“志同道合”的同行者。看看《大梦谁先觉》我们就知道,在像李新宇先生这样的“孤独的反思与守望者”的背后,毕竟有我们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者的存在。在精神的旅程中,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人的真正的自由与解放,他们并不孤独。因为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那些为民主与自由而战的近世的英雄们,就是他们的榜样,更是他们的朋友!于是,在这个精神迷失、道德沦丧的彼岸世界中,当我们回想到这些人时,终于感到了些许的温暖与安慰!

十几年来,自己一直在思考从事学术研究的意义和价值,这种困惑与焦虑一直在纠缠着我,使我寝食难安。现在,我终于明白从事学术研究的意义和价值了:它不仅仅是谋生的需要,还是自身的精神追求的需要。对自己来说,不是为政治而学术,更不是为学术而学术,而是应该坚持“为人的精神自由和人格的独立”而学术,是为“人真正成为人”而学术!

当走出以前的误区后,终于发现了自己存在及从事学术研究的意义。明知前途坎坷,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由此想到了先生评论胡适先生的话:

 

由此可见,胡适与国民党的冲突是五四新文化与打着各种新旗号的旧文化的冲突,是现代文化精神与前现代文化精神的冲突。胡适在这场冲突中的意义在于以自己的努力守护新文化的文化理念,抵抗由国家政权及其意识形态导致的文化大倒退。

胡适的斗争算不上胜利,他为此丢掉了上海公学校长职务,《新月》和《人权论集》也曾被查封,最后只好离开上海到北平。但是,他的抗争在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当大群知识分子在风暴中像衰草一样东倒西歪的时候,新文化的阵地上毕竟还有高高挺立的树。它告诉人们: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文化上的倒行逆施并非畅行无阻。(第242页)

 

另外,在敬佩当下某些学术著作的思路越来越缜密越来越条分缕析越来越学理化也越来越让人难以读懂的同时,却也让我们感到了其语言的晦涩难懂、冰冷与不近人情,这让大多普通读者望而生畏,却步不前。而读李新宇老师的著作(《大梦谁先觉》、《走过荒原》、《愧对鲁迅》、《鲁迅的选择》)则给人以亲近之感,这是因为他的散文化甚至是诗化的学术语言的运用。如:

 

伴随着革命志士尚未冷凝的鲜血,伴随着革命与改良的论争,许多梦想在帝国的黄昏飞翔。它异常灿烂,显示着对过去的彻底否定,也显示着对未来的美好设计。这似乎也是一个规律:美好的设计一般在开工之前。革命发生之后,一般是没有时间做梦的。新图纸在落到实处之前,会格外灿烂,也只有在没有落到实处之前,才可能千姿百态,五彩缤纷。(第33页)

 

行文思路收放自如,语气舒缓亲切,情感平易温和,无形中拉近了与读者与著者、读者与叙述对象的距离。

而决定这一切的,是著者本人与叙述对象的超越时空及阶级文化界限的亲密无间的情感距离!

学术研究在李新宇老师这里不仅仅是对一般学理的冷静叙述,更成为他与读者与前人进行思想情感交流的需要!

2007年12月11日0:44

于南开大学西区公寓4-3-305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