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如何反思八十年代?[下]  

2007-01-02 17:50:27|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反思80年代?[下]

 

李新宇

 

三、“世界体系论”:一种时尚理论

1980年代知识分子的现代性努力正在受到各方面的质疑。

在质疑者的理论资源中,继后殖民理论和第三世界文化理论之后,有一种日益走红的“世界体系论”。这种理论的关键在于一种新的思路: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落后,原因并不在于自身,而在于国际关系的不平等,在于帝国主义的殖民侵略。这种思路把人们的目光从对本土问题的思索引向了对国际关系问题的思考,把人们对本国制度问题及其国内不平等关系的批判引向了对世界体系问题及其国际事务中不平等关系的批判。它可用于强化民族意识和增强民族凝聚力,可用于抵抗西方中心话语,也可用于为本国的旧体制和旧文化开脱,而且,把自己落后的责任归之于国外,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种心理上的解脱。可惜的是,这种理论对于落后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来说,却并非福音,因为它只是有利于为本国体制推脱责任,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结果只能是自欺欺人。

在中国,“依附/世界体系论”最先引人注目,是在进入90年代之际。过来人都该记忆犹新,影响最大的是何新与日本学者矢吹晋的对话,接着是几家刊物连续介绍沃勒斯坦等人的学说。其实,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算不得什么新东西。因为中国一直都是这样强调的,人们早已习惯于把中国落后的原因归于帝国主义的侵略。

现在,它成了一种常见的思路。沿着这种思路,198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对极左政治的揭露、对专制主义的批判、对传统文化的反思,都是错误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传统的批判和对个人自由的呼唤也是错误的,因为无论五四还是80年代,都“陷入了现代化意识形态的陷阱”;轻易接受了西方模式,以为自由、民主、平等、人权都是值得追求的东西,而没有认识到那是帝国主义侵略的阴谋。按照这种逻辑,1950年代到1970年代中国的“自力更生”路线当然不应否定。在198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看来,那种闭关锁国的方针是使中国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它导致了中国的进一步落后,产生了被开除球籍的危险。但在90年代的一些人看来,它却恰恰是成功地摆脱了帝国主义的束缚和影响,探索了一条独立发展的道路。正因为这样,一些人从对现代化没有固定模式、现代性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的强调,从对现代性的反思,最后终于走向了他们的目标:以“文革”为标志的模式也是一种现代化模式,是一种合理的现代化探索,不能被排除在现代之外。在这种理论引导之下,必然不愿承认进入全球化市场是成功之路,也不愿承认“文革”模式的失败。于是,80年代的文学对文革灾难的揭露、对极左政治的反思、对改革开放的肯定,就都成了过错。

这涉及如何评价那段历史,同时也涉及评价历史的尺度。

 

四、批判“线性历史观”:一种新的思路

作为后发达国家的学人,把落后的原因归之于国际事务中的不平等关系,虽然有点没出息,但这种思路仍然比较老实。因为它虽然把落后的责任推给外国,却还承认自身落后这一事实。

一些人不愿那么老实,就要寻找更有力量的思想资源。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更容易解决问题的武器。在对现代性的批判中,这种武器的杀伤力不大,但解决问题很彻底。这种武器就是批判“线性历史观”。它也是一种新的思路:不仅要反对西方话语霸权、彻底批判启蒙话语,还要批判发展、进步和线性历史观。

在一些人的眼里,后发达国家现代化的过程是一个被殖民化的过程,是一个臣属或他者化的过程。他们认定启蒙话语是殖民主义的工具,启蒙知识分子是文化买办。他们关心的不是现代性的获得,而是现代化过程中民族文化主体性或本真性的保存。如果仅仅是这样,他们是文化保守主义。这种文化保守主义从一百年前就存在,现在更后继有人。但一些人对此并不认同,他们不赞同海外新儒家,也不赞同国内的蒋庆等人;不接受余英时等人的保守主义,也不接受李泽厚等人的保守主义。因为这些人虽然主张各不相同,但思维还没有超出一个大框子,即对问题的思考还是在一个共同的历史观之下进行的。在一些人看来,像新儒家那样苦苦论证儒学与现代化并不矛盾,真是笨到家了,而且仍然接受了现代化的尺度。他们不会这么笨,不仅要拒绝西方的发展模式,而且要批判现代性的思维方式,否定线性历史观。

任何人都应该承认,这一手的确厉害,一下子抓住了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因为正是线性历史观提供了一种模式,把历史看作一个不断发展进步的过程,而且分为若干阶段(比如前现代、现代、后现代,比如奴隶主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这些不同的阶段显示着文明发展的不同程度。正是在这个历史发展的线性模式上,中国被安放在了一个落后的位置,似乎远远不如欧美进步了。只要承认这个模式,中国人在现代化进程中就是后起的,就不是与欧美国家并驾齐驱的。可是,只要扫荡了线性历史观,只要不承认那个线性历史观所形成的历史发展模式,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因此,一些人极力主张以空间观念代替时间观念。换句话说,也就是要把历史发展不同阶段上的东西都置于同一个平面,而且使人们只有空间意识而没有时间意识。这样,也就自然不存在文明与野蛮、进步与落后、先发达与后发达等一系列问题。于是,落后者不再落后,先进者也不再先进,新者不新,旧者不旧,无须向西方学习,也无须改变传统。

这的确是抓住了根本,一下子就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许多问题。

然而,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最后对自己是否有利,大概无须多说。

   (原载《文艺争鸣》2006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