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如何反思八十年代?[上]  

2007-01-02 17:43:36|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反思80年代?[上] 

 

李新宇

 

在近几年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中,“反思80年代”成为一个热点。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应该是一个好现象,因为反思是一种必要的矫正机制,文学创作与研究若要健康发展,就应该有不断的回顾与反思。然而,近几年的反思出现了一些新的现象,却常常令人疑惑,而且不能不认真思考、严肃对待了。

 

一、谨防为“文革”招魂

自从80年代文学匆忙收场之后,就一直存在着一种以反思的名义否定80年代文学的现象。在近几年对80年代的反思中,这种现象可以说愈演愈烈了。而且,在其本来相当老化的队伍中,增加了一支新生的力量,正在以新的武器对80年代的文学与文化进行着否定。80年代的文学并非神圣,当然可以否定。而且,作为刚刚从禁锢中解放出来的文学,它的起点很低,水平不高,作家们认识生活的能力和表现生活的技巧都存在许多局限。但值得注意的是,眼下的否定者似乎对这些缺点不感兴趣,而是集中力量否定80年代文学对文革的否定。与此同时,则努力寻找资源,试图重新建构那段历史的正面形象。这种现象在当今文坛上虽然还不占主流地位,但在某些刊物、某些院校所掀直的,却不只是“杯水风波”。

在反思80年代文学的旗帜下,一些人开始质疑80年代文学的真实性。他们认为80年代的文学服务于新的意识形态建构和社会转型的需要,把文革十年描写得一团昏暗,结果是歪曲了历史。他们认为文革结束后出现的“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等潮流中出现的作品对生活的反映并不真实。比如《班主任》、《伤痕》、《在小河那边》、《我应该怎么办》等作品,包括《冬天里的春天》和《芙蓉镇》,都是想象和虚构的结果,并非生活的真实反映。那个时代的悲剧性被这些作品夸大了。在一些人看来,文革期间受冲击的主要是走资派干部和知识分子,而工农大众的社会地位和日常生活并未受到多少影响。所谓悲剧,所谓伤痕,只属于一少部分人,而伤痕文学与反思文学以这一少部分人的目光观察和表现生活,却把结论强加给那个时代,因而把生活描写得一片昏暗。

与此同时,这种批评还涉及评价生活的尺度问题。几年之前,就有人批评张一弓的《犯人李铜钟的故事》,认为像李铜钟那样的人物,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是犯人,违反党纪国法,理应受到惩处,小说不应该把他写成英雄。现在,这种思维已经被不少人接受,并且扩展开来,对一系列作品进行重新评价。比如,有人认为,刘心武的《班主任》不应该将谢惠敏那样的思想品德放在被质疑和否定的位置上。有人认为,高晓声笔下的李顺大和陈奂生并不能代表那个时代的农民。有人认为古华对胡玉音与王秋赫的处理在情感倾向上是有问题的。总之,大量作品的“拨乱反正”都过了头,否定了不该否定的,肯定了不该肯定的。甚至使一些美好的东西和崇高的情感受到批判,使穷苦大众不再受到同情,从而颠覆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传统。

一些人指责1980年代文学对极左政治的批判,对“封建专制主义”、“新蒙昧主义”和“现代迷信”的指认很不以为然。因为在他们看来,文革是一场现代化运动,当时的领导人对现代化的追求并不亚于后人。他们认为文革的意识形态是一种“反现代性的现代性”,所谓“反现代性”,是反对西方资本主义现代性,所以,所谓“反现代性的现代性”,就是探索不同于西方的中国独特的现代化道路。因此,80年代把文革称为“浩劫”,称作“恶梦”,看作“封建主义”和“蒙昧主义”,文学则积极配合这一切,是很不应该的。

在对80年代的反思中,不少人对“20世纪中国文学”的提出和“重写文学史”的努力进行了批评。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颠覆的过程,也是一个取代的过程。在他们看来,“20世纪中国文学”的提出是要把一个资产阶级现代性的叙事硬套在中国现代史的头上,用资本主义的现代性来驯服中国现代历史。“重写文学史”看上去是反对政治标准而强调文学性,实际上却明显地受到政治的规划,具有政治实践的意义。,因为它显然排斥左翼文学实践和不同的现代性。

在指责80年代的同时,一些人试图重新肯定文革时期的文学。也许与“红色经典”的热炒有关,在一些人看来,从《三里湾》、《创业史》、《艳阳天》直至《牛田洋》、《虹南作战史》和《金光大道》,都应该在文学史上占有更为重要的地位。因为这些作品塑造了工农兵的新人形象,承载着永远向前的革命斗志,传达着工农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代表着一个时代人民的理想境界和追求。

总之,好像80年代的文学歪曲了历史,颠倒了是非,而今天则应该把被颠倒的一切重新颠倒过来。

面对这样的反思,我只想对那些立场并不坚定的年轻追随者进一言:文革时期和改革时期,两个时期及其文化孰优孰劣,应该有一个基本判断。如果不是经过深思熟虑而认定文革时期胜过改革时期,如果不是经过认真比较而选择了文革价值,就应该警惕被某些时髦学说引入为文革招魂的行列。

 

二、回到五四,过错何在?

一些人批判80年代的文学,是把它与五四绑在一起进行的。其重要的理由,是80年代重新走上了五四之路。

应该承认,这种指控基本属实,因为在结束文革进入80年代之际,人们要告别一种旧话语而创造一种新话语,必然要借助一些资源。面对20世纪中国的历史,他们选择了五四,并且特别青睐于启蒙,他们高喊着“回归五四”、“回到鲁迅那里去”的口号,重新发现了五四的理想,接续了中断已久的启蒙运动。我一直不赞同把80年代看作五四,因为背景条件大不相同,80年代不可能完全重复五四的道路。但是,它在某些方面、在某种程度上重新走上五四的道路,重拾五四的启蒙理想,这大概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那么,五四与80年代究竟错在哪里?

   在一些人的反思中,五四与80年代的共同过错首先是对西方现代性规范的接受。他们认为,五四不仅提供了一套来自西方的关于民主、科学和人权的理想,而且提供了一个规范中国历史走向的坐标。这个坐标的特点是:在传统/现代的二元对立格局中,将批判传统作为现代化的基本前提;在中国/西方的二元对立格局中,将西方视为现代性的唯一规范。也就是说,五四是主张西化的,而所谓西化,又以资本主义现代性为模式。而80年代所借重的,正是五四的这一传统。在80年代,新与旧,对应于现代与非现代,并且被赋予文明与愚昧的价值内涵。在这种二元对立格局中,文革成了反面形象,代表着与民主、科学和文明相对立的专制、迷信和野蛮。80年代完全接受了这样一套西方话语,而没有注意到它所包含的话语霸权与地缘政治。

在一些人的反思中,五四与80年代另一个错误表现于“国民性”话语。正是在传统/现代的框架中,80年代重新启用了五四的“国民性”话语。这也是一个基本事实,问题在于对这种话语的解释和评价。在一些人看来,批判国民性是一个现代性神话,鲁迅对阿Q的态度,高晓声对陈奂生的态度,都是有问题的。因为国民性话语不仅表现了知识分子居高临下的启蒙心态和对农民大众的蔑视,对于80年代文学而言,还颠覆了“工农兵文艺”中农民的主体地位。更为重要的是,在“国民性”话语的背后,事实上是一个西方他者的目光。有人为此而批判五四和80年代知识分子“崇洋媚外”、“甘于臣服”,有人则为他们“看不起大众”而义愤填膺。

对此,需要注意的是:80年代之所以重提五四的任务,是因为人们发现那些任务没有完成;之所以重提五四的口号,是因为那些口号正是我们急需的。无论那段历史是现代性也罢,是反现代性也罢,或者是“反现代性的现代性”也罢,难道不需要反思与批判吗?呼唤人情、人性、人道主义,大概决不是无病呻吟;重新走上探讨国民性的道路,同样不是无事生非。80年代的文学改革者确没有想到抵抗西方话语,也没有害怕他者化,更没有致力于抵抗文化侵略。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一切相比之下都不重要。他们所面临的当务之急,是摆脱文革遗留的文化状态。而且,包括反对自由化、反对全盘西化、防止和平演变,都是权威意识形态一直在做的。如果说他们有错,那就是没有好好地给予配合。

在一些人的反思中,受到质疑和批判的还有人性论、人道主义、主体性等。但那些言论,我们在80年代的批判文章中,在改革开放之前的批判文章中,大多已经见过,所以并不新鲜。所以在此不赘。但令人困惑不解的是,一些酷爱自由、张扬个性的年轻人,竟也竭力批判五四人道主义话语。好像反抗对人的压抑和扭曲都是不应该的。好像反对社会对个人的压抑和剥夺,强调个人的自由、尊严和权利,都是不可原谅的错误。这有什么错呢?理由往往是简单的一句话:那是西方话语。那么,坚持中国自己的话语,压抑人性、践踏人的价值与尊严,就是天经地义的吗?

一些文章如果放在80年代,人们会轻易地断定它来自保守派,但在今天,它却往往是出自年轻的学人之手。文学,真的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我真希望这都是后现代的游戏。

20世纪不是一个辉煌的世纪,因为它不仅给人类带来了太多的灾难,而且破坏了人类的自信,破坏了人类通过长期奋斗而建立的一些基本价值。但20世纪也不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世纪,在世界范围内,毕竟邪不压正,大多数破坏力量都以失败告终。在中国,20世纪经历了许多灾难,却也留下了一些财富,其中最珍贵的精神遗产,就在五四和80年代。反思五四也罢,反思80年代也罢,只要不是别有用心,就应该在反思与批判的同时,知道爱惜那些遗产。

?/P>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