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关于西方学人对启蒙的反省  

2006-12-23 17:58: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西方学人对启蒙的反省

 

李新宇

 

   关于启蒙运动及其启蒙哲学,西方思想家的理解也很不一致。从启蒙运动开始之日,非议之声就不曾停止过。尤其是进入20世纪之后,否定启蒙的声音可谓日益响亮。一些人开始站在大众或平民主义的立场上指责启蒙思想家的精神上的自负,抨击他们那种居高临下的精神姿态。加之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一些西方学者对启蒙运动以来的西方思想主流产生的深深的怀疑。他们从对纳粹制度根源的追寻走向了对启蒙的批判,认为启蒙是一种对权力的追求,这种追求试图对一切进行支配和征服,即以各种知识的形式把主体的暴力施加于人类社会和自然界。在他们看来,正是启蒙导致了法西斯主义,科学和理性导致了极权主义,因而启蒙的结果是对群众的蒙蔽与欺骗。

   在这些见解中,霍克海默与阿多尔诺合写的《启蒙辩证法》是突出的代表。该书写于1940年至1944年,1947年正式出版。作者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人类不是进入到真正符合人性的状态况,而是堕落到一种新的野蛮状态。”(重庆出版社1990年版,第一页。)他们在书中揭露和批判了法西斯主义的罪行,指出了当时极权主义增长的趋势,但是,它把对法西斯主义的批判追溯到启蒙精神,把极权主义归结到科学和理性,进而对西方近代以来的主流思想进行了激烈的批判。在该书的作者看来,启蒙的目的是使人们摆脱恐惧,成为主人,但是,受到启蒙的世界却充满着巨大的不幸。启蒙的理想是消除神话,用知识和理性使人清醒,结果却是启蒙自身退化为神话,成了社会统治的工具。该书从各方面有意无意地曲解启蒙,把启蒙弄得面目全非。他们甚至认为神话就是启蒙,启蒙最后又必然是神话。他们认为“启蒙精神首先概括地体现在生产和宣传的活动以及技术中”;“启蒙向来都是‘伟大政治家(例如中国的孔夫子,罗马帝国的皇帝,拿破伦和权力威慑世界的教皇)的手段。’”(同上,5页,39页。)因此,他们猛烈地抨击启蒙:“启蒙精神与事物的关系,就象独裁者与人们的关系一样。独裁者只是在能操纵人们时才知道人们。科学家只是在能制造事物时才知道事物。”“在整个自由主义发展阶段,启蒙精神都始终是赞同社会强迫手段的。”(同上,7-10页。)“启蒙精神为了效力于现存制度而疯狂欺骗群众。”(同上,37页。)

   在法兰克福的这一基础上,一些“后现代”思想家进一步对启蒙进行了各种质疑。后现代的根本特征是对既有的主流、中心和权威的解构。它对一切既有的设计表示怀疑,而且常常是在健康肌体上吹毛求疵。这并不奇怪,作为批判的知识分子,即使是面对成熟的制度和健康的文明,也不应放弃批判的精神。但是,人类并不能保证批判没有误伤,也不能保证探索不误入歧途。当后现代的批判把矛头指向人类文明的健康主流时,必然地指向了这种文明的价值基础和核心概念:人,科学,理性,启蒙。他们高呼“人死了”,致力于解构“人的神话”,于是一切建立在人性、人的价值、尊严与权利基础上的思想和实践便都变得可疑起来,一切对人类美好未来的探求和设计都失掉了意义。一旦不承认历史是人的历史,不承认人的尊严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启蒙除了它的批判性之外,其他意义就无从谈起了。正因为这样,福柯对康德回答的问题重新做了回答。他说:“可以连接我们与启蒙的绳索不是忠实于某些教条,而是一种态度的永恒的复活……这种态度是一种哲学的气质,它可以被描述为对我们的历史时代的永恒的批判。”(汪晖译,福柯《什么是启蒙?》,《文化与公共性》,433-434页,北京,三联书店,1998。)福柯批评启蒙“并不在人的自己的存在中解放人”,而是“强制人完成制作自身的任务”。他看到了“20世纪最糟糕的政治制度老调重弹什么新人的诺言”,但是,他与他的法兰克福前辈一样,都犯了一个认识错误:把最糟糕的政治制度这一反启蒙的结果看作启蒙的结果。他在文章的最后说:“我不知道我们有朝一日是否会变得‘成年’。我们所经历的许多事情使我们确信,‘启蒙’这一历史事件并没有使我们变成成年,而且,我们现在仍未成年。……我们自身的批判的本体论。绝不应视为一种理论、一种学说,也不应被视为积累中的知识的永久载体。它应被看作是态度、‘气质’、哲学生活。”福柯接受了启蒙的批判性,却把它与人文主义分离开来。因为在他看来,人不过是一个神话。

   除此之外,利奥塔等人从质疑启蒙叙事入手,质疑一切现代知识形式及其法则;杰姆逊和萨义德等人则把启蒙看作西方中心主义所衍生的文化霸权和文化侵略形式,把后发达国家的启蒙运动看作为对西方文化的臣属。

   对于西方思想界来说,这一切并非全无意义,但在中国语境中却很容易导致对中国问题的遮蔽和对现代化进程的侵害。如果对启蒙没有全面的了解而片面接受这些见解,就会对与之相关的科学、理性、现代性和全球化等一系列问题做出错误的判断。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现在还远远不是批判和否定人类健康文明所形成的基本价值的时候。如果象西方后现代思想家那样怀疑我们的追求,进而放弃现代化的努力,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原载《大学人文教程》,广西师大出版社,2003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