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启蒙的障碍与难题  

2006-12-23 17:54: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蒙的障碍与难题

 

李新宇

 

   在20世纪中国的历史语境中,启蒙之路曲折而艰难,几经浮沉而总是难以顺利推进。其实,这是必然的。启蒙不可能一帆风顺而没有阻力,启蒙者更不可能像得民心的领袖们一样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启蒙必然要面对强大的阻力,而且要面对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

   首先,专制统治者及其一切候补者都要反对启蒙。他们常常希望人们越愚蠢越好,最好永远意识不到个人的价值与尊严,意识不到个人的权利,因而可以永远在统治者的“监护”之下驯服地生活。而启蒙的呐喊能使奴隶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尊严与权利,产生独立与自由的要求,不愿无条件地为主子牺牲和奉献。即使鲁迅所说的铁屋子非常坚固,但醒来的人们在铁屋中的挣扎与撞击也会搅了铁屋看守者的好梦。尤其是在人类文明的主流已经认定吃人和囚禁都不光彩的时候,启蒙的呐喊常常会威胁着专制与残暴的最后领地,或者使试图偷偷摸摸继续人肉筵宴者感觉有点尴尬。因此,他们最怕启蒙的呐喊。在人类构成的社会中,一些人是依靠奴役他人或占有他人劳动成果而生存的。为了他们的荣华或伟业,总需要有人为之奉献和牺牲。几千年的经验告诉人们,让人奉献和牺牲的最好办法不是强迫,而是通过教化而使之成为自觉。所以,一切试图通过欺骗而奴役别人的人,都必然要反对和阻挠启蒙。

   其次,大众也不喜欢启蒙。人类文明的发展需要个体的思想对群体意识的突破,正是这种突破的连续过程构成了文明发展的历史。但是,在文明发展的过程中,任何新思想在刚刚出现的时候都往往是异端,都会因其与众不同和离经叛道而不被接受。传统是有力量的,因为它为社会成员的大多数所共有。人们通过个人社会化的途径接受了传统观念,接受了善与恶、是与非、美与丑的一系列标准。无论这标准是否合理、是否符合人道,只要历来如此,在没有比较和参照的情况下,多数人总是要不自觉地维护着它。启蒙要对这一切提出质疑,努力摆脱对这一切的依赖和迷信,而且要反省自身“未成年”的弱点。这从某种意义上说的确是与社会为敌、与大众为敌。正因为这样,知识分子与大众在精神上的距离是必然的。他们一旦选择了启蒙立场,就不会在精神上与大众一致。他们既不愿为权势者大唱颂歌,也不愿赞美阿Q头上的癞疮以讨他的欢心。不仅如此,启蒙话语往往直言大众的愚昧,这会使爱面子的中国人感觉很丢脸面。更重要的是,启蒙只是启发人们成为自己的主人,意识到个人应有的权利,却并不包打天下,更没有与穷弟兄大秤分银两的壮举。因此,启蒙不仅注定了没有吸引力,而且必然要更多地遭到抵制和拒绝。鲁迅曾说过这样的话:“社会没有知道我在攻击,倘一知道,我早已死无葬身之所了。……我之得以偷生者,因为他们大多数不识字,不知道,并且我的话也无效力,如一箭之入大海。否则,几条杂感,就可以送命的。民众的罚恶之心,并不下于学者和军阀。”(《鲁迅全集》,第3卷,457页。)

   其三,对于启蒙者而言,最大的难题还在于化大众与大众化的怪圈。启蒙需要接受,但任何接受者对思想文化的接受都不是一个完全被动的过程。一种东西是否能被接受,常常取决于接受者的接受机制。而接受机制主要是由传统形成的。因此,对于一般人来说,接受旧东西是容易的,接受新东西是不容易的;接受与传统相符的东西是容易的,接受与传统不符的东西是不容易的。在文化发展的一般情况下,这个问题不是太大,因为本土生长的新思想总是带有某些与传统接受机制相适应的东西。可是,20世纪中国的启蒙运动却不是这样。由于本土思想资源的缺乏,启蒙者不能不向西方拿来,这就使这些新思想因其全面的异质性而更不容易被大众接受。从某种意义上说,20世纪中国的启蒙运动的确是一次民族的精神换血运动。换血往往遇到抵抗与排斥,成功并非容易事。

   当然,办法是有的,20世纪曾经出现的方案是:为了让大众接受,或者选择适合国情者输入,或者进行本土化的处理(也就是所谓“民族化”与“大众化”)。但是,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适应旧机制而进行的选择往往有利于巩固旧机制而不能改革旧机制。因为外来思想一旦为适应国情而选择和改写,就要失掉本来的功能。以文学作品为例,凡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必然是符合传统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意识比较陈旧的;凡是意识超前的作品,一般不会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这是无法改变的规律。因此,启蒙陷入了一种困境:若要化大众,必须大众化;但是,一旦大众化,就往往不再能够化大众。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20世纪有足够的教训。胡适和鲁迅提供的启示是:形式尽可能通俗,使大众易于接受;精神立场和价值观念却不应妥协。为了启蒙,需要拥有更多的接受者,但决不为获得追随者而放弃精神原则。当二者之间矛盾难以解决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启蒙主体的自我强化和基本价值立场的坚守。

原载《大学人文教程》,广西师大出版社,2003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