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重新点燃启蒙的火炬  

2006-12-23 17:52:4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新点燃启蒙的火炬

 

李新宇

 

在告别20世纪而进入21世纪之际,中国思想界对启蒙有截然相反的看法。有人历数启蒙的罪状,劝告知识分子放弃启蒙立场;有人则回顾启蒙被压倒的悲剧,希望在中国“重新点燃启蒙的火炬”。面对思想界的矛盾和种种困惑,有一个问题必须回答:今日中国是否需要启蒙?

这应该是一个无须回答的问题。因为人类文明的健康发展必然要伴随着不断的启蒙。然而,事情却并非如此简单。因为在20世纪,先是有人在阶级论的立场上宣判启蒙思想因其资产阶级属性而“过时”或“腐朽”,接着又有人从后现代的立场上通过对现代性的批判和解构而告别启蒙。这就使启蒙是否需要成为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那么,启蒙是否需要?就今日中国现实而言,启蒙无疑是一个迫切的任务。就中国历史而言,它是一个没有完成就被打断的历史任务。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启蒙精神虽然长期被湮没和遗忘,但这并不证明中国不需要启蒙。现代化的种种挫折都在提醒着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启蒙的任务是不可逾越的。因为人的解放这一目标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将其超越,只要这一目标还没有实现,历史就必须进行补课。

  众所周知,世界上许多国家在历史上都曾有过专制主义与蒙昧主义,但中国的这种传统特别悠久而深厚。一些人认为20世纪中国的悲剧在于激进主义,但必须注意的是,在这段历史上,无论出现过多少过激事件,也无论它激进到何种程度,都没有超出传统的模式,因而也没有冲破传统的模式。尤其是秦代开创的专制传统,更显示了长久不衰的生命力。激烈的批判往往只是伤其皮毛而不能动其筋骨,因而能够在冲击过后起死回生。文化大革命的发生就是突出的证明。虽然传统的确在发生变化,年轻人身上已经很少见到“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之类的礼教影响,但以政治伦理为中心的传统文化阴影却依然笼罩着中国人的精神。面对刚刚过去的历史,我们无法否认中国传统中的专制主义与蒙昧主义仍然根深蒂固。在这种情况下,正如有识之士所指出的:“如果我们不能继承五四先贤的志业,进行持久的、全面的、认真的启蒙,历史不但已经重复了,而且还不是没有可能再重复,至少至今还没有能看到足以防止的保证。”[i]

  一些人否定启蒙的理由是大众的拒绝。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事实。但是面对同样的事实,却也可以做出另一种回答:正因为大众拒绝,启蒙更是必需的。

有人认为,近百年来中国的灾难都源于“启蒙”,因为它明显违反了自然演进理论,破坏了文化发展的自然进程,甚至破坏了正常生长的日常生活和市民社会。事实上,这种认识是不可靠的。在20世纪的中国历史上,破坏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并非启蒙,破坏了市民社会发展的也并非启蒙。一些论者把各种历史灾难算到启蒙的账上,就象把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反启蒙的灾难算到启蒙的账上一样,是很不公正的。我们应该承认,启蒙的确破坏着文化的自然演化,但是,有一个问题需要指出:中国社会几千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由乱入治由治入乱,是否这种文化自然演进的规律?即使有五四那样的启蒙努力,也仍然难以改变其循环往复,其力量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拒绝启蒙,致力于维护它自然演进的秩序,那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事实上,几千年的历史已经提供了证明,自然演进只能在专制与蒙昧的路上滑行。在启蒙打破常规之前,也未见中国向着健康的方向演进。与其说是启蒙导致了20世纪中国人的苦难,不如说是专制和蒙昧导致了20世纪中国人的苦难。而且,如果自然演进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社会就不需思想者操心了,任何人都无须为人的生存状态废话。可惜,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并非如此。

  在西方,启蒙运动把人们从中世纪引向了现代社会,这一过程难道不适应于中国?

另一个问题是:谁有资格进行启蒙?

  一些“后现代”批评家常常以这种方式发出诘难:“什么是启蒙,启谁的蒙,谁有资格启蒙?”这似乎很平民化,使一切反对者都似乎站在大众的对立面,或曰“精英立场”。其实,这样的问题不难回答,而且应该理直气壮。康德认为,启蒙的关键在于敢不敢运用自己理性和是否允许人们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他认为自我启蒙是可能的,只要让他们享有自由。我们承认自我启蒙是重要的途径,却不必讳言启蒙与被启蒙的角色差别。就《启蒙辩证法》的基本理论结构而言,它也仍然承认进步与衰退、野蛮与文明、大众与精英这样一些范畴。这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可能是未能超出启蒙主义的世界图式,但是,世界真的没有差距吗?那些差别是可以通过解构抹平的吗?就思想解放和冲破愚昧和迷信而言,不同的个体无疑有先后与深浅之分,闻道有先后,智愚有差别,一些人必然获得了对另一些人启蒙的资格。思想上和精神上的平等主义对大众并非有益的,否认鲁迅对阿Q启蒙的资格也是徒劳的。

需要警惕的倒是福柯对启蒙的定位:批判。启蒙当然包含批判,但启蒙并不仅仅是批判。当人们将启蒙狭窄地理解为批判时,启蒙者与被启蒙者之间的关系就会受到伤害。因为它使后者似乎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出现了所谓启蒙的不平等。

有学者指出:中国要实现现代化,启蒙是必不可少的。对此,我们还应补充一句:中国人要获得人的自由、尊严和权利,启蒙是必不可少的。

原载《大学人文教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i] 李慎之为《中国启蒙文萃》写的序言。此处引自《世纪中国》200112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