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关于五四知识分子的几个问题——答刘洋  

2006-12-05 09:45:26|  分类: 对话与答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五四与知识分子的几个问题
▲刘 洋  ●李新宇
 
  ▲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始,中国有了真正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他们以一种集体的方式呈现了知识分子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精神特质。但是,知识分子的这种精神特质却逐渐消失了,直到今天。您如何看待从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所走过的道路及其命运?而当代中国没有出现思想、学术巨匠是否与此有关呢?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五四时期中国出现了一群真正的知识分子,后来却一步步消失。描述这条道路大概需要一本书。简单的说,这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悲剧,也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悲剧。因为与知识分子的消失相伴随的是逆现代化的历史行进。如果考察其主要原因,大概在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力量太弱小,而传统的力量太强大。一方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人和一小部分追随他们的学生;一方是亿万之众——从工农大众到总统、部长、军阀、党派领袖。力量不成对比。本来知识分子可以通过启蒙改变这种状况,但历史没有提供好的契机,所以很快出现的是救亡压倒启蒙和翻身压倒启蒙。最后,他们不能不被吞没。这是一个文化上“农村包围城市”的过程,也是一个民族性战胜世界性、传统性战胜现代性的过程。当然,知识分子并没有完全被吞没,在大陆也有陈寅恪、顾准坚守着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但是太少了,而且处于边缘的边缘,象顾准那样,只能处于“地下”。当代中国没有出现思想、学术上的巨匠,当然与此有关。独立的人格和思想都没有了,何谈“巨匠”!
  ▲批判性是知识分子的本质,这种批判性在五四知识分子身上则体现为一种强烈的介入社会的精神;而今天,知识分子的批判性却在减弱,从“广场”退回“书斋”,潜心学术。您如何看待知识分子与社会的关系?您认为知识分子角色的转换是一种发展,还是倒退?可否说是在特定时代中知识分子职能的转化?
  ●首先我想说的是,人们在谈论知识分子特征的时候都在谈其批判性,我本人过去对知识分子特征的概括也是“批判性”与“探索性”。但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仅有批判性是不够的,知识分子在坚持批判的同时还必须懂得“价值守护”。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你刚才说的知识分子的消失并非全都源自外力,而是同时源自知识分子自身的叛逃。他们随风跑了,没有坚守在五四的精神阵地上。而在随风跑的时候,他们仍然在批判,只是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五四新文化,比如创造社对鲁迅和胡适的批判,他们在批判中回到了旧营垒,自己却以为实现了对五四的越超。其次,一些人退回“书斋”,潜心学术,我以为是正常的,无可指责。无论什么时候,知识分子也不可能都在“广场”上。但是,如果一个时代的知识分子都回到书斋,而且全然没有一点儿“人间情怀”,那肯定是出问题了。如果那样,肯定不是发展,也不是“职能转化”所能解释的。因为转化不应该是“集体变性”。
  ▲90年代出现否定“五四”的思潮,甚至完全否定其对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价值和意义。您如何看待这样一种思潮?
  ●其实并不奇怪。每当历史到了一个路口,人们总会有不同的选择。90年代有几个重要的思潮都是与“五四”相矛盾的。一是民族主义思潮。面对世界主流文化的压力,一些人要抵抗所谓“西方中心话语”,而五四却主张与世界全面接轨,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全球化。二是保守主义思潮。一些人以为中国的问题在于激进主义,于是要坚决反对激进主义,五四被说成了激进主义的代表。三是所谓“后现代主义”。一些人追随西方后现代思想家,在中国也开始反思现代化,批判现代性,“五四”因为它的现代性而成了罪魁祸首。我对这些思潮基本持批判态度。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看我前年写的《面对世纪末文化思潮对鲁迅的挑战――兼及五四新文化的现实合法性问题》,是由《鲁迅研究月刊》连载的,从2000年第11期到2001年第1期。有些人反对“五四”,是由于对五四的误解,所以我认为需要“重申五四精神”。
  ▲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次新的文化选择,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外来文化压力下作出的“选择”。而一种“文化选择”可以是自我更新,可以是自我否定从而移植外来文化,可以是与外来文化的融合……您认为五四是一种怎样的“选择”?而这种“选择”对中国现代化进程又有哪些影响?
  ●我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主张全力西化的。按照胡适的说法就是“充分世界化”。之所以如此,因为他们认定中国的旧文化是“吃人”的文化,是“侍奉主子”的文化,是“暂时做稳了奴隶”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两个时代轮回的文化。为了中国人能够象人一样生活,必须改变它。新文化运动的几个主要领袖人物都反对“融合”之说,反对调和折衷。他们认为中国固有的文化是一个“酱缸”,这个“酱缸”如果得不到清理,任何新东西加进去都要被“同化”,无法实现更新。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他们认为“中西合璧”、“熔于一炉”等口号的本质都是守旧的,因而不能表示赞同。“五四”的选择没有对中国产生多少影响。后来中国文化的发展实际是“融合”和“杂凑”。它的结果是一些很不好的东西都被保护了下来,比如皇权崇拜和奴才意识。所谓“中体西用”常常是为皇宫添置几套沙发;所谓“融合”也常常小脚女人加上高跟鞋的点缀。
  ▲从某种程度上说,“五四”是个“思想的五四,精神的五四”;今天则是个经济的时代,物质的时代,人们精神领域呈现一种沙漠化的趋势,一片“旷野的废墟”。对于我们当代大学生,如何延续五四种种精神“谱系”呢?
  ●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认识,这样的想法,但如何延续呢?很难回答。我想,应该先了解它,穿越教科书的遮蔽,回到历史现场,回到那些领袖人物的著作。如果能够认同的话,就去守护它,继续他们未竟的事业。(2002/4/24)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