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什么是“新文化运动”?(3)  

2006-11-12 07:51:32|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新文化运动”?

 

李新宇

 

   论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根本特性,人们往往首先想到的是民主与科学。之所以如此,源自陈独秀的《〈新青年〉罪案之答辩书》。陈独秀说:“本志同仁本来无罪,只因为拥护那德谟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才犯了这几条滔天的大罪。要拥护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孔教、礼法、贞节、旧伦理,旧政治。要拥护那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旧艺术、旧宗教。要拥护德先生,又要拥护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国粹和旧文学。”[25]据此,可以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倡导民主与科学的运动。

   然而,这一解释虽然在五四之后的历史上被广泛接受,但显然并不令人满意。胡适说过:“这话虽然很简明,但是还嫌太笼统了一点。假使有人问:‘何以“要拥护德先生,又要拥护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国粹和旧文学呢?’答案自然是:‘因为国粹和旧文学是同德赛两先生反对的。’又问:‘何以凡同德赛两先生反对的东西都该反对呢?’这个问题可就不是几句笼统简单的话所能回答的了。”[26]胡适的思考展开了一个值得认真讨论的话题。因为民主与科学本身并不具有先验的神圣性,它的合法性也是需要论证的。而且,民主与科学只是新文化运动为实现其目的而选择的途径,并非最终目的。无论作为一种主义、制度还是思想方法,民主与科学都只是手段,陈独秀也是把它作为手段来看的:“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27]这本身就是一种合法性论证。只有对其进行这样的论证,才能回答为什么选择民主与科学而不选择专制与蒙昧的问题。

   可是,胡适并没有沿着这个方向去回答“何以同德赛两先生反对的东西都该反对”这一提问,而是在另一个层面上展开了论述。他说:“据我个人的观察,新思潮的根本意义只是一种新态度。这种新态度可叫做‘评判的态度’。”而评判的态度就是“凡事要重新分别一个好与不好。”他告诉人们:对于世俗相传下来的制度风俗,要问“这种制度现在还有存在的价值吗?”对于古代遗传下来的圣贤教训,要问“这句话在今日还是不错的吗?”对于社会上公认的行为与信仰,要问“大家公认的,就不会错了吗?人家这样做,我也该这样做吗?难道没有别样做法比这个更好,更有理,更有益的吗?”在胡适看来,新思潮的意义就在于这种“评判的态度”,而“评判的态度”就是尼采所说的“重新估定一切价值”。[28]如果沿着这个思路,本可以直接进入对民主与科学及其与之相对抗的中国传统的评判,但胡适只是提供了一种方法,并没有接着进行论证。胡适把新思潮的意义概括为“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在这里,前面三项都是手段,目的是“再造文明”。因此,新文化运动也可以说是一场再造文明的运动。

   倡导民主与科学的运动与再造文明的运动,二者并不矛盾,因为提倡科学和民主正是要“再造文明”,而再造的新文明则以民主与科学作为显著标识。

   在文明重建运动中,目的标识非常重要,否则就容易失掉质的规定性,甚至因为失掉明确的目标而走向歧途。比如把新文化的性质定义为反帝反封建,就抽掉了积极的建设目标,使结果无法预料。因为慈禧太后和义和团都反对帝国主义,奴隶主也是反封建的。如果只是高举反帝的旗帜,就无法避免闭关锁国和拒绝先进文化的可能;如果只是高举反封建的旗帜,也无法排除实现奴隶制的可能;同时高举反帝反封建的旗帜,也无法避免关起门来搞奴隶制的可能。只有把民主和科学写在旗帜上,才可以避免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把两者合并,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再造以民主与科学为主要标志的新文明的运动。

   然而,进一步的问题仍然需要回答:为什么要“再造文明”?因为人们完全可以反问: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传统文明光辉灿烂,为什么需要“再造”?新文明并不能因其“新”而自然获得合法性,旧文明也并不能因为其“旧”而自然丧失合法性。新的并不一定就是好的,“再造文明”的合法性并非无须证明。

   那么,为什么要“再造文明”呢?回答当然是旧文明不好。旧文明怎么不好?新文化运动的明确回答是:“吃人”。新文化运动系统审视了传统文明,对其方方面面进行了重估,如:孔教问题、伦理问题、贞操问题、婚姻问题、父子问题、教育问题,等等。在这种重新估价中,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明做出了否定的结论,并且认定传统文明犯有“吃人”的罪恶。借助人类健康文明的参照,他们发现了中国人几千年生存秩序中的血腥,发现了传统文明对人的自由、尊严与权利的剥夺,发现了种种传统的枷锁对人性的扭曲和扼杀。于是,他们要掀翻几千年的“人肉筵宴”,结束“暂做稳了奴隶”和“想做奴隶而不得”两样时代循环的历史。他们要让每一个人都能意识到自己的自由、尊严与权利,让中国人也能像人一样自由而尊严地活着。

   新文化运动要以西方近代文明作为建设的蓝本。那么,西方近代文明有什么好?根据陈独秀在《敬告青年》中的回答,欧洲近代历史是一部“解放的历史”,“破坏君权,求政治之解放也;否认教权,求宗教之解放也;均产说兴,求经济之解放也;女子参政运动,求男权之解放也。”“解放云者,脱离夫奴隶之羁绊,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之谓也。我有手足,自谋温饱;我有口舌,自陈好恶;我有心思,自崇所信;绝不认他人之越俎,亦不应主我而奴他人。盖自认为独立自主之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切权利,一切信仰,唯有听命各自固有之智能,断无盲从隶属他人之理。”[29]在这篇文章中,陈独秀提出“科学与人权并重”。人们大多只记得陈独秀说过民主与科学,其实,在创办《新青年》之际,他提出的是人权与科学。在《法兰西人与近世文明》中,他认为“近代文明之特征,最足以变古之道,而使人心社会划然一新者”,首先是“人权说”。[30]他对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进行比较,结论是肯定西方文化而否定东方文化,肯定的内容是:“举一切伦理,道德,政治,法律,社会之所向往,国家之所祈求,拥护个人之自由权利与幸福而已。思想言论之自由,谋个性之发展也。法律之前,个人平等也。个人之自由权利,载诸宪章,国法不得而剥夺之,所谓人权是也。人权者,成人以往,自非奴隶,悉享此权,无有差别。……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名与个人主义相冲突,实以巩固个人利益为本因也。”[31]正因为这样,告别中国东洋传统而走向西方文明,就可以给人带来自由、尊严和权利的保障。

   从这个意义上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既是一场人的解放运动,也是一场争取个人权利的运动。

   1920年4月1日,陈独秀曾经写下这样一段话:“新文化运动影响到军事上,最好能令战争止住,其次也要叫他做新文化运动底朋友不是敌人。新文化运动影响到产业上,应该令劳动者觉悟他们自己的地位,令资本家要把劳动者当作同类的‘人’看待,不要当做机器、牛马、奴隶看待。新文化运动影响到政治上,是要创造新的政治理想,不要受现实政治底羁绊。譬如中国底现实政治,什么护法,什么统一,都是一班没有饭吃的无聊政客在那里造谣生事,和人民生活、政治理想都无关系,不过是各派的政客拥有各派的军人争权夺利,好象狗争骨头一般罢了。他们的争夺是狗的运动。新文化运动是人的运动;我们只应该拿人的运动来轰散那狗的运动,不应该抛弃我们人的运动去加入他们狗的运动!”[32]内容的指涉相当复杂,但结论却掷地有声:“新文化运动是人的运动!”人的运动,既是人的解放运动,也是争取个人权利的运动。

2004/1/20 天津

原载《社会科学战线》2004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