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也从洪洞县的大槐树说起  

2008-06-16 10:13: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从洪洞县的大槐树说起

 

李新宇

 

   写这篇短文,是因为连续读了一些研究明初移民的论著,总是见到这句话:“若问始祖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我也是明初移民的后裔,家谱上写得明白:明永乐年间自山西洪洞迁入青州。所以,对洪洞县那棵大槐树,心中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而对那场大移民的一些细节,也有一些疑问。只可惜我对移民史没有研究,写不出学术文章,因而只有信笔涂鸦,以随笔记下一些胡思乱想。

 

1

在我的故乡一带,几乎每一个村庄都是外来的移民。大多数人家的家谱都是从明朝初年到现在,大约1822世,再向上追溯,就是山西洪洞或直隶枣强。众所周知,青州是一个古老的地方,在大禹治水的年代,已经是天下“九州”之一。《禹贡》中就有“海岱惟青州”的记载。春秋时期,齐国是五霸之首;战国时期,齐国是七雄之一,这里一直是繁盛之地。汉初刘邦封长子刘肥于青州之后,这里曾经迅速发展,史称“人众殷富,巨于长安”。此后历朝历代都在这里设州置府,因而维持和创造了青州的长期繁华,唐朝时人口42万,北宋时到了70万。但是,到了明初,古老的青州却忽然物是人非,几千年在这里繁衍生息的人群不见了,继之而活动在这里的,是一群新移民。尽管辉煌的历史总是修补得很完整,但面对这种情况,任何人都会很容易地发现历史曾经发生的断裂。

这种断裂当然不只是出现于青州,而是出现于山东的大部分地区。除胶东半岛的最东端之外,济南以北,自齐河、禹城到平原、德州,从济阳、滨州到阳信、沾化;济南以西,从茌平、聊城到临清;济南以东,从章丘、淄博到广饶、寿光;大都像青州一样,居民来自山西洪洞或直隶枣强。在鲁南,曲阜孔家和邹县孟家是个例外,历史没有断裂。而从兖州一直到曹州,情况却与大部分地区基本相同,没有几个家族是跨越了元、明两朝的。对此,我一直有点纳闷:山东原来的居民哪里去了?在我们的祖先到来之际,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常以故乡的历史悠久而自豪。但是,当我面对几千年的历史而说“我们青州”时,就会怀疑自己的资格。因为我毕竟是后来移民的后裔,明代以前的历史并非我的先人参与创造的。我们,不过是一群后来者,占有了这片土地,继承了这里的遗产,成了这里的主人。想到这些,再说“我们青州”,心中总有一种掠人之美的愧疚。因为明代之前在这里耕耘和创造的人们,早已连同他们的后裔消失于历史的黑暗之中。

正因为这样,我对那次大移民的原因常常留心,陆续看到了一些回答,比如,它与金国灭辽、灭北宋之后的北方人口南迁有关,与宋金长期的军事对峙有关,与元代末年群雄并起的战乱有关,也与各种灾害和瘟疫有关,等等。学者之论,引经据典,资料翔实,逻辑严密,结论自然令人信服。可是,面对样的回答,我却总觉得缺了什么。缺什么呢?常常并不十分清楚。

   故乡人编撰的《青州上下五千年》中有这样一段:“青州乃至山东全省普遍流传着一种传说:朱元璋做了皇帝,派兵来山东搜杀了三次。杀光居民后,从山西洪洞县和河北枣强县迁来大批移民,建立了现在的座座村落。”这是我所熟知的,于是接着看下去,下面却是这样的话:“朱元璋搜杀山东居民的传说,没有史料依据。相反,史书却记载了朱元璋爱护百姓的事实。徐达、常遇春率25万大军经略山东、北定中原时,朱元璋明确训谕:中原之民,久为群雄所苦、流离相望,故命将北征,拯民水火。……明朝建立后,为巩固政权,恢复经济,洪武初年,大量从山西向河北、山东移民,正是朱元璋关注民生的重要措施。”

   这些说法与我从小听来的传说大相径庭。在这里,皇帝总是好的。发展经济,救民于水火,“移民就宽乡”,自然英明。可是,在故乡的传说中,繁华的齐国故地之所以成为“宽乡”,却不是因为洪水、瘟疫和一般的战乱,而是恰恰因为皇帝,而且是平定天下之后的皇帝。

 

2

在故乡的传说中,之所以需要向山东移民,是因为一次灭绝性的大屠杀。故乡人称作“搜杀山东”,但我知道,搜杀的并非山东全部。

为朱元璋辩护的人大概是对的,因为在故乡的传说中,朱元璋未发迹时曾经流落山东,在核桃园崔家打过工,主人待他不薄,他也知恩图报,做皇帝后曾对崔家有过回报。我家离核桃园不远,而且与崔家也有老亲,所以这些都听说过。

可是,在我所听到的传说中,搜杀山东的本来就不是朱元璋,而是他的儿子“永乐爷”。至于搜杀的原因,老辈人说,那是因为永乐爷在山东打败仗的时候,山东人对他不好。具体的说法很多,但主要似乎是抗粮抗捐、帮助敌军、趁火打劫之类。比如,把钱粮交给另一个皇帝,而对永乐见死不救。所以,永乐爷凯旋归来,发誓杀尽山东人。

一遍是杀不尽的,于是杀二遍。二遍还不放心,那就再杀三遍。三遍之后还有活的人吗?夕阳西下,正是生火做晚饭的时分,永乐爷派人上牛山上瞭望,发现哪里有炊烟,就派人到那里去搜杀。牛山,位于淄河岸边,齐国故都之南,也就是《诗经·齐风》中的“南山”。牛山之名,传说起于姜太公。完成灭商大任之后,姜太公被封于齐国。赴封地时,他连夜赶路,朦胧的月光下看到一头牛就在他的前面,他以牛为向导,走到淄河岸边,牛却忽然不见了,面前出现了一座山。姜太公把这座山命名为牛山,并在山北建了国都。

我家离牛山9公里。小时候,每次从牛山脚下走过,总要想起那些在山上瞭望的士兵,一旦想起那些士兵,脚下的路边就似乎到处都是尸体。

永乐爷的士兵们在牛山之巅放眼望去,无论早晨还是傍晚,炊烟都不再升起。于是,他们准备凯旋了。永乐爷却又想出一个办法:在大道上摆满元宝,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五步一个银元宝,十步一个金元宝。第二天,再派人沿大道查看,哪里的元宝少了,证明附近还有活人,兵马立即赶来,进行更为深入的搜杀。最后,摆在大路上的元宝不再丢失。永乐爷说:再看看。三天过去了,元宝如数存在,五天过去了,元宝如数存在,半月过去了,元宝依然如数存在……永乐爷说:好了!于是撤兵。

留下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春燕归来无栖处,赤地千里少人烟”。那该是第二年春天的情景!

 

3

经过反复搜杀,却还是有人活了下来。我们村的后街李就是幸存者的后裔。

据说,他们的祖先当时不很年轻,独自一人躲在一个油篓坟里,吃了一条棉裤,还吃了几只老鼠,终于熬到了撤军之后。故乡很少油篓坟,几十里只有那一个。小时候到饮马村上学,那油篓坟就在小路的旁边。它之所以被保留下来,因为是后街李的圣地,所以一直受着维护。但到了文革前夕,这些都顾不上了,坟顶塌陷,在路上就能看到里面的究竟。我们那一带的墓坑一般都是长方形,无论用石头砌的,还是用青砖砌的,无论是青砖拱顶,还是青石盖板,都是长方形。唯独油篓坟不是这样,它是圆的,像一只油篓,似乎尸体在里面不是躺着,而是坐着似的。后街李的祖先就在那个油篓坟里逃过了搜杀。

我不知道这样逃生的人到底有多少,但我知道,他们在所谓“正史”里没有发出声音。我想,如果搜杀再彻底一些,大概就连民间的传说也不会有了。

而且,永乐爷留下了诅咒:“纵使逃脱,孩伢不发。”老辈人说起来,常常要感叹这金口玉言的力量:“从永乐爷到现在,多少年了,还是那么几十号人!”后街人自己也承认:“真是怪了!六百年了,怎么就只有这十几户呢?”

在传说中,那次移民似乎并不顺利。因为人们都不愿离开故乡,所以,人们是被官府绑了押来的。他们的双手被绑在背后,许多人被串在一条绳子上,由官兵押着,从山西到山东,翻山越岭,一路走来。要大小便的时候,就要请求官兵把手上的绳子解开,简单地说,就是“解手”。我们的文化保留了这个痕迹,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把大小便叫做“解手”。

   还有一种说法:就在永乐爷为移民总是逃跑而犯愁时,山西等地出现了红头苍蝇,飞到哪里,哪里就瘟疫流行。于是人们纷纷外逃,心甘情愿地到山东来了。一些著作写过这样的故事,与我故乡的传说很相近。不过,在我故乡的传说中,红头苍蝇却不是移民的原因,而是移民过程中发生的事。那是天佑永乐,让红头苍蝇帮他完成了移民大业。一些人说到移民的事,不愿承认祖先是被绑着来的,而是说老家瘟疫流行,所以就跟着官兵跑来了。这样,就为自己保留了面子。为了自己的面子,也使永乐爷有了面子。

   我常常想到后街李的祖先。他虽然顽强地活了下来,并且把历史的一幕说给了后人,却没有办法把它写进官修的史书,因而算不上“史料依据”。即使他在天有灵,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歌颂永乐爷伟大英明。(2008/6/8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