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科举制废除之后  

2006-10-23 07:48:3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举制废除之后

 

李新宇

 

1905年,科举制度被宣告废除。研究知识分子或思想文化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重大事件。

放在前现代的历史上考察,应该说科举制是一个很不错的制度。它至少在形式上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平台,使平民子弟也有可能进入上流社会,因而打破了社会阶级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穷苦人家的孩子,通过自己刻苦读书,就可以成为状元,进入社会最上层。无论这条路有多么窄,仅凭这一点,都应该为它献上一曲赞歌。

但是,它的消极之处也是明显的:一、它把读书人紧紧系于仕途,在科举指挥棒的引导之下,读书人不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文人,而是成了官僚阶层的预备队。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学问不过是敲门砖,读书不过是进入仕途的手段,而目的是做官。所以,思想和行为都要适合于官场的规范,养成了对官场和经典的双重依附。二、作为一种选拔人才的形式,科举考试的内容和形式严重限制了人们思想的活力。

清代科举考试的主要内容是八股文和试贴诗。童试首场、乡试首场、会试首场的八股文都是在四书中抽取词句为题,乡试和会试第二场的八股文则以五经的词句为题。考生必须顺着两千多年之前讲这些话的人的思路,模仿他们的语气写作,这就是所谓“代圣贤立言”。代古人说话,就只能讲古人知道的事,八股文不能涉及孔孟以后的情况。这就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但八股清通,楷法圆美,即可为巍科进士、翰苑清才;而竟有不知司马迁、范仲淹为何代人,汉祖、唐宗为何朝帝者。若问以亚非之舆地、欧美之政学,张口瞪目,不知何语矣。”[1]

在明代,八股文末尾还有“大结”,允许考生自由发挥,触及现实,字数从几十到一百不等。到清朝康熙年间,八股文的“大结”被取消,更失去了考生唯一有可能稍作自由发挥之处。[2]试帖诗是清代乾隆二十二年(1757)增加的考试内容。它的特点是完全脱离现实,高度形式化。一般都是从前代的经、史、子、集中抽取一些词语为题。音韵和用典都有严格要求,动辄犯忌。作者不能议论褒贬,抒发己见。

显然,这种考试有利于培养思想僵化的卫道官员,却不可能培养出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

众所周知,并非所有的读书人都能敲开官场的大门,但值得注意的是,那些被淘汰的读书人因为这种训练,也很难成为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落第的考生像失意的官员一样,虽然常常表现出某种批判意识,但那往往不过是想帮忙而不得的委屈和牢骚。对于被淘汰者而言,他们的出路不外两种:一是躲进山林,成为超脱世俗的“隐者”;二是设馆授徒,从事基础教育。对于前者而言,出世又有真假之别,真出世者已经无须谈起,因为他们事实上已从社会消失;假出世者的“终南捷径”最后仍然直指庙堂。对于后者而言,由于读书以科举为目的,教育与官场紧密连接。在政教合一的科举教育体制之下,塾师所能做的,不过是机械地传授规定的知识。科举杠杆限制了教育的独立性,教育者的独立性和创造性也不可能获得发展。即使偶尔有些萌芽,其思想成果也得不到传播。在这种情况下,真正的知识分子是难以诞生的。

废除科举制本是维新运动的重要议题,但这一议题并未因维新运动的失败而长期拖延。就在1901年1月清廷宣布改革并且号召大臣提出建议时,湖广总督张之洞就会同两江总督刘坤一连续上奏章,建议重新推行戊戌变法时期兴办新学和改革考试的措施,要求逐渐废除科举。于是,1901年8月,朝廷命令废除八股,科举基本按戊戌变法时颁布的制度进行。9月,朝廷又命令切实整顿京师大学堂,并按戊戌变法时的规定将书院改为学堂。此后几年中,经过张之洞、刘坤一、袁世凯等一再请求,朝廷于1904年1月宣布,从1906年起逐年减少科举名额,到1912年将所有名额都拨归新式学校毕业生。

在重重危机面前,张之洞、袁世凯等深感逐步废除科举的方案为时已晚,因而强烈要求立即停止科举考试。朝廷最后终于接受他们的意见,在1905年9月宣布所有乡试、会试、岁试和科试一律停止。于是,科举制终于寿终正寝。

科举制的废除对现代知识分子的成长可谓意义重大。

首先,它切断了读书人与“八股-经典-国家体制”的必然联系,使读书人的前途不再系于经书和官场。当然,一些读书人的确为此后的道路感到茫然,为十年寒窗的奋斗目标突然消失而无比痛苦,但是,失落和痛苦却伴随着某种解放。他们不必再进行八股文的训练,不必再死守经典,不必再为生存而拥挤于科举这座独木桥。摆在他们面前的是非常陌生的新道路。

其次,它改变了教育状况,使中国教育开始向现代转化。在科举时代,即使是“私塾”,也只具有一个私人性的办学形式,而教学内容是国家指定的。四书五经是固定的教材,教师的讲解不能离经叛道,因而不可能通过教学培养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科举制废除之后,情形就不同了,学校的培养目标不再只是官员预备队,而是各方面的人材;教学内容自然不再只是经书,而是包括了来自西方的许多学科。办学堂以西方为榜样,而西方的教育是独立的,教学内容丰富而自由。中国的学堂虽然不可能一下子获得这种独立,但它毕竟不同于已往的科举,因而使教育者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独立创造和传播的空间。

对清王朝的统治来说,废除科举实在是雪上加霜之举。如果不是出于无奈,大概是不会废除的。因为结果非常明显,它破坏了国家吸收和垄断精英士子的渠道,造成了人才资源的流失和权力对读书人的失控。而且,一些人突然失去了通过科举取得功名的指望,多年奋斗的道路被突然打断,一时想不出别的出路,因而对现实产生了严重不满。想一想那些因为废除科举而自杀的读书人的心理吧,他们本来一心一意要攀宫折桂效忠王朝,却突然被无情抛弃,他们的前途失掉了保障,成了最不安定的社会阶层。从这个意义上说,科举制的废除不仅使清王朝失掉了本来的支持者,还把他们转化成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事实就是这样,在科举废除、学堂开办之后,读书人迅速增加,大都市充满了因无法就业而深感前途渺茫的青年知识分子。他们处于游离状态,社会地位很不稳定,前途渺茫,心理失落,因而有发展的多种可能性。在这一基础上,革命的情绪在这个人群中很容易蔓延开来。同时,随着清末新政期间集会、结社、言论自由日益扩大,追求自由、民主的公开或秘密的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清王朝仍然试图加强控制,结果却不仅无效,而且加剧了双方的矛盾。

当然,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清王朝虽然不得不进行改革,却始终没有放弃力所能及的努力。

正因为这样,仅仅是废除科举,并不能改变中国的教育和文化面貌,也不能造就一个现代知识分子成长的土壤。看一看科举制废除之后中国学堂的状况吧——

国家规定:大学堂毕业相当于进士,中学堂毕业相当于举人……学堂成了变相的科举。于是,过去赶考是为了功名,现在上学依然是为了功名,国家权力的介入使学堂不可能像西方那样成为独立自主地培养人才的地方。

而且,所谓新式学校,事实上新的东西非常有限,相反,倒是保留了许多旧的东西。许多新学堂都在旧书院的基础上挂了一块新牌子,而教学内容也不过是在照旧教四书五经之外,增加了外语和部分理科课程。从教育思想、教学内容到教师队伍,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成为新的。从清王朝来说,一切改革都是要为巩固其统治服务,废科举、兴学堂不过是认为它对大清更有利。目的则是通过新式学堂培养既懂得现代科学技术又能够效忠于王朝的奴才式的人才。所以什么独立人格自由思想之类是要绝对提防的。两江总督刘坤一是废除科举过程中起过推动作用的人,但在他那里,对师范学堂的教学要求也是:“以四书五经、纲常大义为主,以历代史鉴、中外政治艺学为辅。”[3]在两湖总师范学堂,礼堂所挂的对联写的仍然是:“志在春秋,行在孝经,此为臣鹄子鹄;虽有文章,必有武备,法我先贤先师。”其《学堂歌》贯彻德育第一的原则,写的更有意思:

 

大清深仁厚泽十余朝,

列圣相承无异舜与尧,

仁政最多,钱粮又最少,

汉唐宋明谁与本朝高?[4]

 

通过唱学堂歌,为王朝歌功颂德,向学生灌输这样的思想,进行政治思想教育。

教育思想、教学内容和教师队伍陈旧的问题,越是下层,越是偏远地区,越是低级的小学堂,就越是严重,新的东西也就越为稀少。

因此,学堂对科举的取代并未从根本上使中国文人获得解放,也不可能使中国传统文人由此蜕变成现代知识分子。

最先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成长于异国的土地上。国内知识分子的大面积成长是在专制王朝崩溃之时。





[1] 康有为:《请废八股试帖楷法试士改用策论折》,汤志钧编《康有为政论集》,271页,中华书局,1981

[2] 参见商衍鎏:《清代科举考试述录》,232-234页,三联书店,1958

[3] 刘坤一《奏陈筹办学堂情形折》,转引自李良玉《动荡时代的知识分子》,58页,浙江人民出版社,1989。)

[4] 朱峙三:《张之洞与两湖总师范学堂》,《文史资料选辑》第99辑。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