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遥望佛罗伦萨——我的读书生涯之六  

2006-09-08 19:20:1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学刚刚毕业的一段时间里,我漫游于历史之中,但我的读书兴趣不在中国的历史,而在欧洲的历史。这并不是因为听从鲁迅的教导而不读中国书,而是文艺复兴运动以它强大的吸引力吸引了我。我已经无法记起是什么原因使我对文艺复兴运动那样迷恋和向往,但我知道,在我的心中,佛罗伦萨一直是一个光荣而神圣的城市。因为是它成为人类告别苦难和愚昧的伟大进军的里程碑。

   我知道,我对文艺复兴运动的热情绝不源于外国文学课堂,因为外国文学课的教材和讲授都没有吸引我。也许,站在五四新文化立场上的我被文艺复兴运动吸引是必然的,《新潮》的英文译名就是“TheRenaissance”,一些西方学者都把五四称作“中国的文艺复兴”。但是,我对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趣大概主要来于一本书--布克哈特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一个人一年能读很多书,但过去之后,能够记着的也许没有几本。对我来说,在留下深刻印象的书中,历史著作首先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

   一些句子虽然经过十几年,但我相信,凭着记忆仍然不会出大错:在中世纪,人类意识的两方面--内心自省和外界观察,都一样是在一层共同的纱幕之下,处于睡眠或者半睡眠的状态。这层纱幕是由信仰、幻想和幼稚的偏见织成的,透过它向外看,世界和历史都罩上了一层奇怪的色彩。人类只是作为一个种族、民族、党派、家族或社团的一员,通过某些一般的范畴,而意识到自己。在意大利,这层纱幕最先烟消云散,于是,对于国家和世界的一切事物做客观的处理和思考成为可能的了……也许,正是这种描述使佛罗伦萨在我的心中从此闪闪发光。

   通过布克哈特的介绍,我认识了当年意大利的人文主义者。他们是那样闪耀着自己独立人格的光彩。也是从这本书中,我才第一次知道但丁“我的国家是全世界”的响亮宣言。面对放逐,但丁说:“难道我在别处就不能享受日月星辰的光明么?难道我不屈身辱节,便不能思索宝贵的真理么?”吉贝尔蒂说:“学识渊博的人能四海为家;他虽被剥夺了财产,没有朋友,但他是每一个国家的公民,并且能够无所畏惧地蔑视命运的变化。”乌尔塞斯说:“一个有学问的人定居在哪里,哪里就是家。”……的确如布克哈特所说的,放逐的结果有两种,一种是使被放逐者困顿而终,一种却是使他身上本来年有的最伟大的东西更加伟大。对于觉醒的人来说,如果自己的故园是一座监狱,为什么不可以逃走呢?尽管每一个人都热爱自己的故园。

   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灿烂群星告诉我:上帝为什么创造世界的时候也创造了人,因为否则就没有什么能够认识上帝这伟大的创造。正因为如此,上帝给人以选择和改造的自由,在生存环境上,上帝给人以任意挑选的自由,不把人固定在一个地方;在生存方式上,上帝给人以创造的自由,从未用铁的法则来束缚人。上帝的意思是使人自己创造自己,使人自己决定自己的生存方式。

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灿烂群星告诉我:任何地方都最终不可避免地要把人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专制统治中解放出来,把人应有的权利统统还给人!

   文艺复兴时期的灿烂群星照亮了人的觉醒和解放之路,他们提出人是宇宙的中心,肯定人的价值而反抗以神的名义对人的权利的剥夺,以理性之光照亮蒙昧。他们以人性反抗神权,以人的生命欲望对抗禁欲主义,肯定现世生活,认为人生的目的就是追求个人的自由和幸福,追求与生俱来的欲望是天经地义的。人的价值高于一切。人的权利不可剥夺。

   这一切使我无限向往。遥望佛罗伦萨,我充满崇敬之情。我在历史地图上寻找佛罗伦萨,在浩如烟海的图书馆里寻找佛罗伦萨。在一段时间里,我努力搜求的都是关于文艺复兴的著作。这种阅读使我几乎成了一个文艺复兴运动史的专家。但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写一篇关于这个伟大运动的文章。我怕不慎而像大量的出版物那样亵渎了它。

   因为一种向往,我比较系统地读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作品。因为这些东西与历史学著作不一样,它有大量的译本可以阅读。从但丁的《神曲》到薄伽丘的《十日谈》、拉伯雷的《巨人传》、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我遗憾当时《十日谈》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译本,而《巨人传》中对卡冈都亚所受的经院教育使我感到如临其境。因为我自己也曾经在某种教育之下越学越傻。它使我知道中国的大学足以把天才造就成庸才。我向往那种人文主义教育,但我不知到哪里去寻找。我读《堂·吉诃德》,竟然从来没有觉得主人公有什么可笑之处。我读莎士比亚,虽然对他的思想略有不满,但能够接受他的大部分戏剧和诗歌,并且为“哈姆雷特的精神状态”写过几万字的笔记。

   尽管当我读到罗素《西方哲学史》中关于文艺复兴运动的评价时,不得不承认罗素的冷静的目光,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文艺复兴运动的感情。翻阅国内出版的所有有关文艺复兴的著作,差不多都要在介绍之后指出它的局限,我却吃惊地发现,我所赞赏者正是那些局限。

   然而,应该感谢罗素,是他的批评使我进入另一种思考:个体与群体、生命与道德。但作为一种基本点,我选择了前者,于是,我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个人本位主义的人文主义者。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