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废墟上的良知——读有关小思怡事件的网上诗文(一)  

2006-07-30 08:36:59|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中国文坛已经成为一片冰冷的废墟,而文学家已经成为行尸骨走肉。这话有点过分。然而,浏览主流的文学期刊,却不能不承认,当下文学的确过于冷漠,缺少激情,缺少热血,缺少起码的良知。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是,文学的现状已使不少人扭头而去。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失望离去的。因为一段时间以来,文学正在告别理想,告别激情,拒绝呼唤,拒绝呐喊,拒绝任何道义承担。作为作家和诗人,创作中连泪也舍不得流一滴,这样的文学还有生命么?

然而,就在这样的背景上,却有一堆良知之火。正因为背景是那样冷漠,它尤其令人感动。一段时间以来,我持续地阅读这些作品,泪水总是止不住。我们这个时代还有令人流泪的作品吗?我要说:有。——我所说的,是关于李思怡(仪)的大量网上诗文。一个三岁小女孩的死,猛然触痛了人们麻木的神经,唤醒了人们沉睡的良知,通过网络,人们进行着持续的祭奠和悼念,写下了大量诗文。因为这些作品的存在,这个时代的文学不再只是冷漠。

 

一、为了她,多少人痛哭失声

2003年6月22日,《成都商报》刊发一则报道:成都市青白江区发生一起惨剧:一个三岁幼女被母亲锁在家中,母亲一去不回,直到17天后,邻居闻到尸臭而报警,当地警方破门而入,才发现小女孩已活活饿死在卧室的门后,幼小的身子已经腐烂。

最初采访这个事件的记者是刚刚生下一个可爱女儿的李亚玲。她悲痛地写道:“看到了正对房门的里间卧室——那里就是一个幼小的生命倒下的地方,屋里很乱,地板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象着3岁的小思怡哭着敲打房门、直到声嘶力竭最终倒下,想象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死前可能经历过的漫长的痛苦、悲伤、恐惧、无助和绝望,记者的眼泪夺眶而出。”面对小思怡的惨剧,她说:“从没想到,原以为从业八年的自己早已麻木,竟会为一个采访而哭了又哭,我的心痛无法抑止!”她甚至想,如果找到这位母亲,在以记者的身份采访完后,要以一个母亲的身份替那孩子给她两个耳光。

追踪采访的结果出人意外,这位母亲并未把孩子遗忘,她把孩子锁在家里独自外出,却被公安抓住送进了戒毒所。这个叫李桂芳的女人曾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曾在押解途中用头撞车门,希望警察能放她回家安置一下三岁幼女,然后再回来戒毒,但警察无动于衷。于是,从6月4日到6月21日,一个三岁小女孩儿,就这样被锁在房间里,直到活活饿死。《中国青年报》记者写道:“人们发现,门上有她手抓过的痕迹,她的指甲有不同程度损伤,所有的柜子都有被翻找过的痕迹。她可能晚上受到惊吓曾经躲进衣柜。通过地上的痕迹,屎尿被小心地放在卫生纸里的状态看,这个小女孩一直在求生,并慢慢死去。”

李亚玲说:“当了八年记者,什么黑暗都见得多了,我已很少流泪。可是这次领教的黑让我出离愤怒。我不仅是一个普通的记者,更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普通的母亲,我为这孩子放声大哭!我为有这种母亲、这种公安、这种社会、这种世间一哭!”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件。好像小思怡到这个世界上来,就是为了完成一项测验。她像一块试金石,在测验了身边人们的道德和良知之后,通过媒体,又对所有中国人进行良知测验。应该说,最后的测验让人并不那么绝望。因为我们看到,中国毕竟还不是气息全无的墓地,国人也并非完全不见良知。小思怡惨剧的消息传开,网上立即出现了一场道德自救活动。一些人为小思怡建起了纪念网站,一些人自愿举行有期限绝食来体会小思怡的困境,一些人以各自的方式陪伴小思怡。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如潮的诗文出现在报刊和网络。

李思怡,那个生前被人遗忘的小姑娘,那个在饥饿、干渴、黑暗、恐惧中孤独死去的小姑娘,死后得到了空前的关注。她的名字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媒体上,出现在香港凤凰卫视的画面上,在地球另一面,美国之音也报道了她不幸的身世,主持人泪水滚滚,为之默哀。她的悲剧在互联网上引来了汹涌的评论,她短短的三年生命旅程所居住的房子被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围得水泄不通,她唯一的玩具——那个破旧的绒毛熊——也淹没在炫目的闪光灯之中。

而且,关于这一事件的报道和评论高潮迭起。6月下旬和7月上旬是第一个高峰期,李思怡百日忌辰掀起了第二个高峰期,开庭审判王新和黄小兵又引来了第三个高峰期。一周年祭,两周年祭,表现了持续哀思。

2003年6月29日,有人为李思怡建立了一个公益纪念馆(http://lisiyi.netor.com)。纪念馆的首页上注明李思怡的生辰为“1999年12月18日”,忌日为“2003年6月11日左右”,籍贯为“成都青白江区(无户口)”。人们可以在这里凭吊李思怡,为她献花、献歌、点烛、上香。纪念馆还设立了“历史相册”、“活动年谱”、“纪念文选”、“人物讨论”、“请您留言”等栏目。“历史相册”里没有小思怡的照片,只有她唯一的玩具——那个破旧的绒毛熊。“活动年谱”也是空的。“人物讨论”和“请您留言”记录了网友的在线讨论。“纪念文献”收录了大量相关报道和纪念文章。康晓光说:“这里汇集了汉语世界里最高贵的情感、最美好的心灵、最优美的文字。”李思怡之死还促生了一个以救助儿童为宗旨的网站——思怡网(http://www.lisiyi.org)。

小思怡临死前经受的痛苦和她那短暂而不幸的身世令人心痛至极,许多人禁不住痛哭失声、泪流不止。一位记者写道:“我的眼泪流满了脸……骑车走在路上的时候,大街上所有的小男孩小女孩子都像风中的一颗颗沙子在冲击我的眼睛我的泪腺,使我忍不住想停下来坐在路边狂哭一场。”(《我的第一滴新闻泪》)想到这是一个如此繁荣的时代,人们更是怒不可遏。一位网友写道:“在一个人类已经从愚昧和粗野的黑暗时代走出来几百年的今天,在食物摆满了超市、清水充溢了每一根水管的城市里,在一栋住满了人的楼房里,在一个距离警察只有100米的巷道里,在一个母亲恳求警察照料一下她被关在家里的孩子的跪地哭喊里,让一个三岁的无助生命,慢慢地在饥渴中死去……我一生里从没有过这样耻辱和罪恶深重的感觉。”

高云在《让我们一起体味小思怡的苦痛》中写道:“2003年6月4日至6月21日,这段日子既不是什么盛大的节日,也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历史事件。只是我们应该永远记住,在中国的四川成都,李思怡,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在经历了17天的生死煎熬之后,像一根轻盈的羽毛,离开了这个她曾经充满好奇最后却深恶痛绝的世界。”

一首署名明辉的几百行长诗《哭小思怡》写道:“我夜夜梦见你在天国嘤嘤啜泣/你像迷途的羔羊找不到归宿/你急切呼唤‘我要妈妈’的稚嫩声音/像雷霆一样将我从梦中惊醒”。“小思怡的故居/一间并不起眼的陈旧小屋/便成了永远供人凭吊的伤心之地”。

有人为小思怡而祈求:

 

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

我们来叩你天堂之门了

叩门,求你接纳

一个可怜的三岁小女孩

孤苦的灵魂

求你给她一个自由的王国

一个不会有孤单寂寞的王国

一个不会有饥饿痛苦的王国

一个不会有麻木冷漠的王国……

 

   有一首诗这样写道:“你的灵魂永远纯洁/纯洁得只有害怕和期盼/纯洁得不会埋怨和诅咒/纯洁得/同这块土地/同这块土地上的罪恶/水火不容”。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