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雨花嫂子  

2008-02-14 18:09: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花嫂子

 

李新宇

 

假期回老家,见到了我的一个远房三嫂。十几年不见了,她依然显得很年轻,而且依稀可见当年的风韵。儿女都大了,而且有了媳妇,一说话就露出内心的满足。

见面寒暄之后,她突然问我是否还记得她的名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怪我多次回去都不见她吗?似乎并不是。但仔细一想,这实在是个问题:我已三十多年没有喊过她的名字了!在三十年前,当然也很少喊过,因为我们虽然是同学,并且在一个班里待过一年,但那正是文革初期,上学本来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学校里又很少交往,喊名字的时候的确很少。到了后来,她嫁给了我远房的一个堂哥,见面就一直喊“三嫂”了。但是,对我来说,这个名字是不容易忘记的。这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一个叫桂花的姑娘。她们两人很要好,娶这位三嫂的时候,也是桂花来送的。桂花与我曾有来往,而且一度令我迷恋。所以每次见到三嫂,我就想起这个名字。而她们那一群不远的姐妹,都叫什么花,兰花、莲花、杏花、梨花……一大串,而她又有点特别,不属于植物,叫什么“雨花”。

三嫂让我想起了很多。虽然时间已经过了30多年,但在我的记忆中,仍然是她20岁时的模样,那个沉默不语的女孩,那个脸皮白嫩一害羞就特别红的女孩,那个学大寨会战工地上冻坏了脸却英姿飒爽的姑娘,那个新婚之日泪流满面的新娘子……看着她满足的笑,我总是想到过去,想到“命运”真是不可捉摸。

雨花很漂亮,也很能干,在成群的女孩子中也算“人尖儿”。但是,她家与我的这位远房三哥家一样,成份是地主。一个地主的女儿,在那个年头,对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能有什么设计和希望吗?作为年轻人,梦想总是有的,但是,做梦就是做梦,总有醒的时候,现实冰冷而又坚硬。雨花有两个哥哥,当时都已成年,却注定了娶不上媳妇。而我的那位三哥,当时的年龄已经很是不小,我不知道他到底多少岁,但我知道,我的另一个堂哥也喊他三哥,而我那个堂哥比我大14岁,也就是说,这位三哥至少比我大14岁。而且,三哥那时已经显得非常衰老,头发都掉了,整天有气无力,默默地做事。雨花与我同岁,嫁这样一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而且并不出色的男人,能愿意吗?可是,一切都由不得她。三哥有福,就在于他有一个妹妹,也就是我喊“小姐姐”的。小姐姐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女孩子,因为不仅长得不好看,而且不会说话,舌头又似乎短了一截,说话让人听不清。不知为什么,她还总是弯着腰,身体前倾,走路又风风火火,一副站不稳的样子。可是,不知道是哪一个媒人,想起了这门亲事:“小姐姐”的三哥,雨花的三哥,两个地主子弟,都老大不小了娶不上媳妇,却都有一个年轻的妹妹。于是,“小姐姐”嫁给雨花的三哥,雨花嫁给“小姐姐”的三哥。这就是“换亲”,当时的“黑五类”中流行这样的亲事。这当然不一定公平,拿自己漂亮的女儿换一个丑媳妇,也是常见的。为公平起见,弥补的方法往往是在嫁妆上“找补一下”,也就是多要几套衣裳,额外要辆自行车之类。我的这位三哥真是幸运,拿一个不漂亮的妹妹换了一个漂亮的媳妇。

雨花刚成为我嫂子的时候,大概心里很难过。我看他流过泪,也陪她流过泪。她当然不情愿嫁给这样一个男人,但她没有办法,这是她的命。为了她的三哥,为了她的全家,她只有如此。因此,她不需要老人们劝说,就爽快地应了这门亲。用她的话说,这是她唯一能为她的家做的一件事。何况,作为一个地主的女儿,生在那样的年代,还能梦想嫁什么样的如意郎君吗?

但是,雨花答应这门亲事时心里一定很冷,也许有一种沉到井底的感觉。直到定婚,进城买东西,直到过门,在毛泽东像前鞠躬,然后入洞房,她一直没有说过任何埋怨的话。她的唯一的表现是:只流泪,不说话,也不吃饭。

新娶来的媳妇连续几顿不吃饭,把二大娘急得团团转,于是来叫我。我接受了一个任务:陪新嫂子吃饭。二大娘对媳妇爱护有加,煮好了饺子,小心伺候。三哥也对媳妇十分疼爱,慢声细语,温柔相劝,可是雨花就是不吃。我去陪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就是聊天。我是一边闲聊,一边大嚼,说着说着,发现她的一碗饺子也吃完了。于是下一顿还要去陪。她问我:你信命吗?我说:信。没办法的事,就只有信命。其实明白人无须安慰,一切的化解其实就是一句话:怎么不是一辈子?一辈子快得很呢!

那一年我们只有20岁,对于自己的生命,对于自己的人生,真的就是这么看。

雨花,后来的事实证明,她是一个贤良的嫂子,一个能干的嫂子。用母亲的话说,“真是好媳妇”,“日子过得像铁桶一般”,“里里外外,没人不服”。

多年之后,我在她家说过一句玩笑话:“当时让我来陪着吃饭,就不怕我把刚娶来的媳妇拐跑了?”三哥只是笑,三嫂却一下子不笑了,半天才说:“别说是你,就是随便换个人,说句带我走,我马上就跟着走,去东北,去新疆,都行。可是没有人来拐呵!这也是命!”看着她的神情,我很后悔自己多嘴。

今天写这篇文章,同样是多嘴,破坏人的好心情。好在雨花嫂子大概看不到。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