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贴]读《大梦谁先觉》/十二少  

2007-11-30 10:29:19|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纸温梦

——读李新宇《大梦谁先觉》

 

十二少/

  

1

   历史并非杂乱无章、无迹可寻,并非循环不已、重复演戏,并非毫无规律、守株待兔。年岁越长,我就越相信一切顺其自然,相信一切都是长成的,相信生老熟灭,相信春夏秋冬,相信缘分让一切流畅,相信累积、改良、经验。树是长成的,人是长成的,历史也是长成的。

人的一生都在超越蒙蔽。6岁开始念书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开知”的经历,一张白纸上有了最初的印痕,我们与蒙蔽告别;13岁左右,我们有一个叛逆期和“开智”期,会主动地读书、写字、想问题、做事了,我们与蒙蔽告别;20岁左右,我们将踏入社会,经历一个“开智”期,学会了责任、承受、等待、尊重、感恩、宽容,我们与蒙蔽告别。

如果把历史比作一个人,它也在不断地超越蒙蔽。它需要启蒙、开智。但,谁来启蒙?启蒙的源头在哪里?

启蒙的源头在一群做梦的人。中国近代史,中国近代文化史,就是由这群做梦的人牵引的,他们前赴后继地做梦、发愿,然后做事、拼搏,甚至赴死。没有他们,近代中国就会一直长睡不醒。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2 

李新宇老师的《大梦谁先觉——近代中国文化遗产发掘》,清晰地勾勒出这些起先做梦人的真实情况。

本书梳理了近代以来文化遗产,发掘出历史冰山底下的宝藏,为其价值一;以民主自由在近代中国的历程为线索,看百年来中国人的这个梦,是如何做,如何破灭,又如何继续的,为其价值二;作者李新宇为重量级的学者,对近代历史材料的掌握、分析甚为精湛,落笔如有神,角度特别,对细节的把握丝丝入缕,此为价值三。

作者是敏锐的,切入点很细,他要找的点,正如本书开头那句话:“在历史上,有一些日子特别重要”。有时甚至就是某一天的某一件事,或某个动作。比如,“砍掉谭嗣同头颅的那把大刀,一旦挥起,结果就很难改变”。作者认为,这是一个转折点,一是改良之路的关闭和革命之路的必然,改良者走向革命者。二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从这一刀开始形成。

类似的,在后文还多次可见。切入点很细,影响力巨大,抓住历史的某一点,前后阐发,能小能大,收放自如。这是作者的第一条思路。

第二条思路,如做数学证明题。新宇老师对近代的材料掌握,实在是熟。我跟他聊过一次天,说起近代事,仿佛在现场。这就如同做数学证明题的时候,把已知条件看得非常清楚——明的暗的大的小的轻的重的,一门清。条件(材料)胸中有数了,然后就是证明方法,或顺推,数学上名为“综合”;或逆推,数学上名为“分析”。综合分析结合,即为双管齐下。

第三条思路,写人的心理、情怀、命运。书中好几篇读起来像读小说了,如写秋瑾的那篇,可以发在一本老刊物《今古传奇》上;还有第二人称写的陈独秀,但见作者心中块垒,喷薄而出。在本书中,看不到假学问家的假正经,虽然有严格科学的论证。这源于作者的性格:冷静中的热情。

我喜欢两类文字,一类如高尔泰,沧桑历尽后的真诚和深刻;一类如李老师,沧桑历尽后的热情和冷静。他们都是懂爱的。爱需要学习,需要懂得,需要感受,而太多的人并不知道。灰尘常常蒙住了他们的双眼,不经意中荒草淹没世路。

 

3 

中国人会做梦。

1932年,创刊近30年的《东方杂志》向全国各界知名人物发出四百多封征稿信。胡愈之发起“于1933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梦”,征求两个问题的答案:

1.先生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请描写一个轮廓或叙述未来中国的一方面)。

2.先生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这梦想当然不一定能实现的)

当时,在全国知识精英中开始了一场热烈的“新年的梦想”。在那风雨如晦的年代,梦想弥足珍贵。

然而只有少部分人,把梦当真了。

谭嗣同、秋瑾、林觉民、陈独秀、蔡锷、蔡元培、胡适、傅斯年、陈序经,他们都曾在历史的关节点上,有多种选择:可以选择沉默而不是言说,可以选择逃避而不是挺身,可以选择苟活而不是赴死。

他们最终选择的是自由、民主、共和的路,所以,虽然现实种种让他们分为各派,他们却具有共同的心理和气质。在历史河流的某个拐口处,他们往往惊人的默契和心心相印,比如胡适和陈独秀。做梦的人是相似的,何况他们做着同一个梦。

本书可以读成一本自由史。作者以历史材料为依据,揭开了被掩盖的历史,很仔细地分析了自由民主共和的流变。中国人办事太着急。从戊戌变法到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建立,短短十几年,建立了一个多么美好的制度框架;可是很快就破灭了,寻梦的人,又太冒进,如孙中山的“二次革命”。结果,越来越走上另一条路来。

   李新宇从故纸中清晰地勾勒了他们的梦,试图从寻梦中找出一条生路,以期待同道者,不必再从头开始,可以接续上他们的梦,重新做来。

 

4 

   第一次见新宇老师的时候,我在心中惊呼:卡尔"马克思来了?他一脸的大胡子,双眼特别锐利,的确有点像。

   后来觉得他对历史资料掌握得太熟了,运用自如,落笔有神。而且,他的想法中透露着深深的人文情怀,而几乎没有任何功利意图。

   再后来读他的文字,才发现他还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诗人,不写诗的诗人。他的梦想是拥有一座学者庄园,时有友人来。他远在济州岛讲学,在信中给我描绘那里的风景,说那里的干净,说若是路近,真想招我去玩。真好玩。

   我们之间有缘分,可谓忘年交,我相信缘分让一切流畅。

   《大梦谁先觉》只是揭露了历史冰山的一角,新宇老师的思想也只是露出一角,期待他有更多的作品问世。这个大胡子,不小心就会露出思想的光芒。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