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难忘那片青山白云  

2009-09-04 12:0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那片青山白云

 

李新宇

 

    在怀乡的文字中,我曾写过淄河,写过阳河,写过裙带河,怀念过云门山下的苹果园,赞美过小清河入海口那奔腾翻滚的小螃蟹。但在我的心里,还有一块很美的地方。对我来说,它很重要,所以不愿轻易碰它,怕不经意的叙述损伤了它。

    这个地方在当今青州市的西南山区的仁河水库岸边。那是几个小村:局子、富旺、唐庄。我不知道它现在属于青州市的哪一个乡镇,在70年代,它属于益都县杨集公社。而现在,杨集已不是乡镇治所。

    曾有几千名青年男女响应召唤聚集到那里,用了长达五年的时间修成一个水库。大多数人都像我一样,去的时候一脸稚嫩,离开的时候已经长出了胡子,有了一张结实的脸。大概有这样一个规律:一个人最美好的青春留在哪里,哪里就是他不能忘怀的圣地。仁河,以她美丽的怀抱接纳过我,养育过我,我永远记着她,想着她。

    我喜欢旅游,特别是获得了一定的物质条件之后,更是有机会就想走一走。但我不喜欢城市,尤其不喜欢被帝王的马车碾压过的大都市。所以,留给我的去处只有山川。认真计算起来,中国的名山除了边远地区的喜马拉雅、天山等等之外,内地的名山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是,无论泰山、黄山、庐山,还是峨眉山、五台山,在我的印象里,都不如那片青山。以泰山为代表的山早已远离了自然,成了一种文化,因而承载了太多的污泥浊水。以黄山为代表的一类山让人感觉太高大、太险峻,只能仰观,很难产生亲近感。庐山很美,但历代权贵留下了太多的足迹,太多的刀光剑影,当你领略美好的自然风光时,突然想起一个血腥的故事,真是大刹风景。所以,我还是更爱仰天山、金鸡岭、滴水崖、和尚崖以及那些没有名字的小山头。

    什么叫自然的美?生活于都市的人面对各种污染,想象力已经无法达到大自然本来所具有。那里的山是真正山,未被修饰,未被破坏,一切都按自然的规律形成。除了本地的山民偶尔上山砍一捆柴,猎人进山打一串山鸡,一般都不被触动。而且,樵夫和猎人本身也早已是自然的一个环节。松林中随处可见的蘑菇,山坡上开成一片的黄花,只有少量被人采摘,而绝大部分仍然要静静地回到泥土中。我们刚到的时候,河中的鱼虾没人捉、四周的山鸡也没人捕。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在哪一堆松土或乱草中,就会掏出几十个山鸡蛋。

    夏天的中午,独自一人走向山间的小溪,——那是什么样的小溪呀,流水清澈透底,因为它从石缝中流出,从青石上流来,没有遇到过泥土,保持了生命本来的清纯。脱光了衣服,躺在深浅恰到好处的青石板上,让被太阳晒得温温的溪水从肚皮上流过,真是一种与大自然完全合一的感觉。洗过的衣服晒在巨大的圆石上,与其说是晒,不如说是烫,晒得很热的石头很快就把它烫干了。一群群小鱼虾纷纷游到你的身边,让你想不到要去伤害它。

    杏子成熟的时候,你从杏树下走过,可以随意地走向任何一棵杏树,摘下杏子一饱口福。看守杏林的姑娘就在不远处站着,面带微笑望着你,但她不会制止你摘杏。她们看守果树,只是防止有人拿了口袋或背筐去采收,至于过路人想吃几个,是从来不管的。遇到热心的姑娘,她还会告诉你哪棵树上是甜的,哪棵树上的杏子比较酸,甚至亲自动手,帮你摘来一些好吃的。按照山里的规矩,你尽可放开肚皮吃,只要离开时把杏核捡起来,堆放在一起,看守杏林的人就会送你一个微笑,那是对你懂规矩的赞赏。

人的记忆常常是不可靠的,经过岁月的淘洗,充满苦涩的生活也会成为美好的记忆。当我想起那片青山,首先想到的总是它的美好。然而,我们在那里生活的岁月却是中国人生活中最苦涩的一段日子。山里人很穷,穷得穿不上裤子,真的,山里的姑娘很爱美,可是她们几年能做一条新裤子呢?山里人过得很苦,许多人从来没有睡过午觉,无论怎样炎热,都在山上劳作。许多年后,我画过这样一幅国画:

 

难忘那片青山白云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画面上是一群背着柴草下山的姑娘,我只画了一捆捆的柴草,像小山一样蜿蜒移动,柴草上面露出黑色的头发。但需要说明的是,这幅画有点不真实。因为画面色彩的需要,我抹了几笔红色,那已不是生活的真实。因为当年我所看到的那群姑娘,还没有那样的红衬衫。

    就是这样贫困的山里人,却对离乡背井来到这里的青年男女给予了母亲般的温暖,真是倾其所有。我曾经无数次走进老乡的家,无数次受到热情款待。无论是白发老人,还是尚未长成的小姑娘,见到有人走进他们的家,都会非常兴奋地翻箱倒柜,找出好东西招待客人。往往是你刚刚落座,在你面前就会摆上了一堆核桃、杏核、柿饼之类。

    从1976年的夏天到1978年的秋天,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多的时光。从那以后,我一直四处流浪,但无论走到哪里,都常常想起那片青山白云,想起那里的人。我常常乞求上苍,希望那里的空气不被破坏,希望那里的人不再受穷、不再被欺。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