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故乡志异补(一)  

2009-10-24 10:19: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父的经历

 

李新宇

 

    我的岳父大人去世快两年了,今天忽然想起他,很怀念。

    然而随之想起的,并不是他的辉煌和坎坷,而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思绪没有缰绳,所以也没有边界。

    岳父是个读书人,也是军人,而且是从枪林弹雨里滚过来、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种军人。从十几岁报名参加远征军,到30多岁结束军旅生涯,他当了十几年兵,打了日军打共军,打了共军打国军,打了国军打美军,打了十几年仗。开始,他是中国国民革命军的一员,后来,他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参加了淮海战役,过江之后一直打到闽南,再后来,又奉命北上,过鸭绿江,进入朝鲜的冰天雪地。几年之后归来,到南京,进刘伯承任校长的军校,再后来是驻无锡,驻青岛,再后来是转业,成了一个小学校的教员。

    用他自己的说法,他没有做官的命。自从战争结束之后,他就一步步下滑。但十几年的战火,却使他成了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当然,有时他会神秘感地一笑,补充说:“无所畏惧的人是可畏惧的。”

    到了晚年,这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却跟我讲过一些唯物主义者不应感兴趣的事。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往事。孩子们都忙,没有时间听,也没有兴趣听。说起来很惭愧,我看望岳父,是刚刚结婚时年年去,后来就不是每年都去了,到最后,甚至是几年未必去一次。但是,只要我去了,就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这是与别的晚辈不同的。于是,常常是翁婿二人,温一壶酒,相对而坐,漫无边际地聊。我也常常瞎吹一阵,为的是让他高兴。但更多的时候是听他回忆半个世纪之前的往事。

    今天想起的,却是两件怪异的事——

    一件发生在朝鲜战场上。在一次战役中,岳父所在的部队伤亡惨重。当他醒来时,周围一个活人也没有,只有尸体。而他被压在几具尸体底下,其中有一具肚子炸烂了,肠子流了出来,正好堆在岳父的脸和脖子上。岳父伤得不重,只是眉毛被炮弹炸掉一块,回国后做了修补手术,粘了一块黑猪皮。手术做得很好,如果岳父自己不说,我是看不出的。但我有些怀疑:猪皮真能贴到人身上吗?可是,至今也没有向内行请教过。

    那次战后,岳父在鬼门关徘徊了许久。因为他被救回之后,很长时间不吃东西。查不出有什么病,只是吃不下东西,吃多少吐多少。这结果自然是浑身无力,什么也干不了,身体越来越坏。最后医生说:怪病,没希望了。

    有一天,他感觉自己身体好一点,就一个人慢慢地离开驻地,沿着一条弯曲的小路走进一个山沟。在一个山坡上,他发现了一棵杏树,上面结满了青杏。摘下一尝,竟然酸甜可口,于是大吃一顿。回到营地之后,他就狼吞虎咽地开始吃饭了。面对如此奇迹,首长询问是怎么回事,他如实报告,首长说:撒谎!刚过完年,这季节哪来青杏!岳父也糊涂了:是呵,大正月里,冰雪还没化,哪来的青杏呢?可是,自己明明是吃了青杏呵!于是,岳父拉了政委,医生也跟着,沿着原路走进了那条山沟,来到那个山坡,却没找到那棵杏树。政委呵呵一笑,并没有追究岳父撒谎或造谣的责任。但岳父心存迷惑,还是在后来的几天里又去找过多次,可是,都没有找到那棵杏树。

    岳父说:“这就怪了,真耶幻耶?把梦当真了?与政委一起站在那个山坡上,我自己也弄不清了。不过,若没有那些青杏,我大概回不来……”然后一笑:“那也就没有葆莲,没有你这个女婿……”

    另一件发生在淮海战役中。当时岳父在一个指挥部任机要秘书,战争紧张,指挥部人员与连队一起行动。一天傍晚,行军到山东汶上的一个地方,进村号房,发现一座两层小楼,村里人说那座小楼“不干净”,岳父笑了:“当兵的,真枪实弹,一身杀气,鬼也不敢来。”于是,岳父和一个排住进了那座小楼。没想到的是,到了半夜,那座小楼失火了。当他们醒来时已经是满屋烟火,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等他们跑到楼下往上一看,整座小楼大火熊熊,火苗从窗口直窜出来。楼下没有水,他们不熟悉地形,找不到水源,只好放弃救火,另找地方宿营。

    关于失火的原因,当时没有考虑阶级敌人破坏。几个干部一致认定,失火是不奇怪的,因为上下两层都是地板上铺了松软的麦草,战士们只要夜里抽烟不注意,就会导致起火。而好多战士都是抽烟的。

    第二天一早,连长拉着岳父去找楼主,因为无论赔还是不赔,总要跟楼主说一声,否则要违犯纪律,损害部队的声誉。找到楼主之后,连长表示:不小心烧了你的楼房,我们要赔,写欠条,你开个价就行。楼主提出先去看看烧的情况,连长觉得在理,于是一起向小楼走去。他们来到小楼下面,连长和岳父目瞪口呆:小楼完好如初。进楼查看,昨晚新铺的铺草,战士们睡下时压出的坑,慌忙撤离时丢掉的毛巾,样样都在,何曾失过火?!

    岳父说:“如果是一个人经历这些,人们肯定会说那是神经出毛病了。这是几十号人,大家产生了一样的幻觉?”

    看来,他还是认为在朝鲜战场上真正吃过青杏。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