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严复和他的朋友们(一)  

2010-01-22 10:37:1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复和他的朋友们(1):郑孝胥

 

李新宇

 

考察严复晚年思想状况,还应该注意他的朋友们。人们大多在一定的人群中生活,“朋友圈”的思想状况很容易对人产生潜移默化影响。

在严复的朋友中,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郑孝胥。

众所周知,郑孝胥是晚清政治舞台上的活跃人物,曾经担任过大清帝国驻神户大阪领事,做过张之洞的幕僚。他与严复是同乡,都是福建侯官人。他们于1885年6月在天津相识,从此成为好友。严复陪母亲南归并参加乡试,孩子无人照料,也是交给郑孝胥。郑孝胥去日本,去武汉,到处奔走,回到天津就到严复处。1897年,《时务报》转载严复《辟韩》一文,张之洞看后非常反感,严复差一点因此罹祸,也是郑孝胥为严复解围。百日维新期间,郑孝胥与严复差不多同时被光绪皇帝召见,许多问题都在一起切磋。

可是,他们两个的见解事实上很不一致。严复虽然不赞同康有为等人的激进,却也极力推动变法,因为他看到不变法只有绝路一条,所以希望光绪皇帝有所作为,坚定变法的决心。在这些方面,严复与康有为等人的态度是一致的。但郑孝胥就不同了。他虽然开明,不属于保守派,但对变法更加担心,认为当时的中国并不具有变法条件。他的看法与张之洞比较接近。在入京面见皇帝之前,郑孝胥还专门见了张之洞,谈了自己的见解。从他的日记可见:“余极论宜及时破蠲积习以作天下之志气,因言:‘举世方共保护积弊,非变法之世也。今京师元黄颠沛,是非溷淆,观朝中士大皆不足有成;两湖,天下之中,亟当养士、劝商、兴工、励吏,以待北方之变。’”他认为当时当政者“皆不足有成”,而且朝廷吏治混乱,是非不清,在这种情况下,变法是很难成功的。郑孝胥对康有为等有所了解,对于他们的激进态度很不赞成。他的立场和观点没有超出洋务派,关心的是“养士、劝商、兴丁、励吏”,坚持中体西用。而严复却已经超越了那种思路。

然而,两人日夜谈论,友谊并没有因为见解的分歧而受影响。那么,在他们的谈话中,是郑孝胥妥协迁就严复呢?还是严复妥协而迁就郑孝胥?限于材料,我们不得而知,但郑孝胥的坚决态度却是被后来证明了的。

戊戌变法失败之后,郑孝胥与严复一样,未被捕杀,无须逃亡,而是继续做他们的官。对于变法失败,他们并不觉得突然,但对六君子之被杀,总是不能释怀。得知六君子被杀的消息,他们都不避嫌疑,到清慈寺哭林旭、杨锐,几天之后,还又参加了林旭的殡葬仪式。郑孝胥做《感事》诗三首,《哀林敦谷》3首。严复离开北京回到天津,已经受到弹劾,但还是作了《戊戌八月感事》,写下了自己的感受:“求治翻为罪,明时误爱才。伏尸名士贱,称疾诏书哀。燕市天如晦,宣南雨又来,临河呜犊叹,莫遣寸心灰。”同时,严复在《国闻报》上以《视死如归》为题对谭嗣同被捕前大义凛然的态度做了报道,表达了对他的敬意。此外,《国闻报》还发表了指斥朝政的评论。严复的活动曾经让郑孝胥非常担心,他在日记中写道:“闻前数日或劾严复……军机大臣为力救乃免。……日来《国闻报》指斥朝政,略无忌惮,意在挑衅。彼必有待之者,惟幼陵当益危耳。”

严复的译书,郑孝胥每部必读,《原富》出版之后,他曾购买十部送朋友,为之广为宣传。两人共处上海期间,更是常常把酒共饮,相互唱合,他们两人的日记都记下了这些友谊。

立宪运动期间,他们又都是积极鼓动者。1906年12月,预备立宪公会选举结果产生,郑孝胥被选为预备立宪公会的会长,并连任三年,直到1910年1月辞职。清政府欲实行新政,奏派严复、郑孝胥等为头等谘议官。学部谘议官的任务是“在学务上充当各省和学部之间的枢纽,上情下达,下情上报,备参考顾问”。虽说谘议官只是虚职,却意味着朝廷的认可。在这种段时间里,他们的友谊真如蜜月。

但是,他们的关系没有能维持下去。破裂的原因仍然是思想分歧。随着辛亥革命的到来和袁世凯当政,两人关系迅速恶化。革命胜利,皇帝退位,对郑孝胥来说是一场亡国之痛。作为大清的臣子,就要从一而终,因而归隐上海以遗民自居,拒绝出任中华民国的公职。

从郑孝胥日记,可以看到严复不少的信息。比如:辛亥十一月初二日:“严右陵来,谈甚久。右陵不剪辫,以示不主共和之意。”“经此事变,士君子之真面目可以见矣。南方学者,果不值一钱也。”郑孝胥此时的确错认了同志,对于革命,对于共和,严复虽然反对,却与郑孝胥立场不同。对于辛亥革命,对于袁世凯在辛亥革命中的表现,郑孝胥深恶痛绝。他对革命党人的议论和攻击并不太多,但对背叛的大清臣子却不能容忍,攻击起来不留情面。他认为自己不能自欺良知,宁可让世人讥笑,也不能不忠不义。自己既然是大清国的臣子,就不能做中华民国的官,更不能与革命党人一起颠覆故国。所以,在辛亥革命之后,郑孝胥对袁世凯充满厌恶。尽管袁世凯曾经有恩于他,但在他眼里,袁氏不忠于清室,存心篡位,大节已亏,自然不齿于君子。在日记中,他先是称袁世凯是“妖狐之露尾”,后是为皇室的不争气而哀叹:“闻满洲皇族所争者,优待条款而已,是已甘心亡国,孰能助之,裒哉!”在他看来,是孝钦后和袁世凯一起葬送了大清国,一个甘心亡国,一个吃里扒外,两人都是大清国的罪人。

与郑孝胥相比,严复平和得多。他反对革命,但革命到来了,清皇室无奈放弃了政权,他并不为之叹息。袁世凯“窃国”之后,他支持袁世凯。在郑孝胥看来,袁世凯是“窃国大盗”,但在严复看来,袁世凯做总统也罢,做皇帝也罢,并不比宣统更少合法性。所以,严复能够支持袁世凯,而郑孝胥则拒绝与袁世凯合作。

更有意思的是,严复一再与郑孝胥套近乎,而郑孝胥对严复却不再理睬,因为在郑孝胥眼里,严复已经是一个不忠不义之人,所以不再与之往来。1914年3月5日,严复作《寄苏戡》一诗,郑孝胥没有回应,甚至日记中也未记载。1918年11月27日,严复在日记中写道:“菊生请晚饭,坐有梦旦、伯训,独苏戡不至,想持高节,以我为污耳。”郑孝胥同一天的日记写道:“张菊生宴严又陵及其子叔夏,约余作陪,辞之。”道不同不相与谋,因为严复不忠于大清,因为严复追随“窃取大清天下”的袁世凯,郑孝胥已经不屑与严复为伍。

可是,严复很珍惜两人之间的友谊。一首《寄太夷》写道:“世乱怜樗散,家贫仰鬻书。相看六年别,白了几茎须,脉脉望江南,吴淞秋水深。殷勤二十字,为寄万重心。”而郑孝胥的《答严几道》二绝中竟然是这样写的:“群盗如毛国若狂,佳人作贼亦寻常。六年不答东华字,惭愧清诗到海藏。”“湘水才人老失身,桐城学者拜车尘。侯官严叟颓唐甚,可是遗山一辈人?”

对于严复列名筹安会之事,郑孝胥永远无法释怀。潘静超在《郑孝胥与严复交往始末》一文中说:“六年里,不回复其信件也不见面,真是够顽固的!”[1]其实,之所以顽固,是因为涉及郑孝胥的原则。如果说革命之后就成为新朝顺民还可以原谅的话,大清皇帝仍在宫中,就拥戴袁世凯做皇帝,是无论如何不能谅解的。因为这种“卖国”行为比革命更加可恶。所以,郑孝胥对严复列名筹安会的态度与革命党人不同。他不是反对复辟帝制,而是反对由袁世凯称帝。如果严复他们是请出宣统重登皇位,实行真正的复辟,郑孝胥等人不但不会反对,而且会积极充当马前卒。可惜,严复他们在郑孝胥等人眼里早已忘了君臣之义,有奶便是娘,竟然要把大清的江山社稷交到袁世凯的手里。按照郑孝胥等人的看法,还有比这更不仁不义的吗?这种“卖国贼”比“叛贼”更加可恶百倍。

所以,研究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矛盾和冲突,不了解各派的想法,只是盯着几个主要的领袖人物,是不能真正理解其中奥秘的。袁世凯称帝之际,反对最激烈的,不但是坚定的革命派,还有坚定的保皇派。后者因为对大清帝国的忠诚,更不能容忍袁世凯称帝。“窃国大盗”这个称谓,也是遗老们更喜欢用的。革命党人说袁世凯“窃国”其实没道理,因为孙中山辞职和袁世凯当选也罢,一切都光明正大,是在履行政治承诺。而站在满清皇室的立场上看,袁世凯才真正是“窃国大盗”。

郑孝胥对严复的“背叛”一直耿耿于怀。他自认一生爱国,一生追随皇帝。他的爱国与忠君是不可分割的。革命后他不再出任任何公职,因为他事实上并未承认这个国家。他的国家仍然是大清帝国,中华民国不是他的,他虽然居住在民国,却是大清国亡之后的遗民。当时有不少这样的人,他们以“遗老”自居,心中的“故国”仍是大清,江山虽然被人夺走了,但作为大清的臣子,如果像严复那样再到别人的国家去服务,那就是为人不齿的“二臣”。

正因为对大清帝国的忠心,郑孝胥才在30年代追随溥仪到东北,并且出任“满洲国”的总理大臣。这一切,其实也是他那种思想观念的必然。其实“满洲国”的许多官员都像郑孝胥一样,并不一定是为政治投机者,也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他们所理解的国家,为了他们所理解的伦常纲纪和为人之道,为了他们自幼所学的忠君即爱国、爱国即忠君的传统。在他们看来,虽然在日本人支配之下并不体面,但皇帝跑到哪里建国,哪里就是他们的国家,这一点却是没有疑问的。面对人们的唾骂,他们埋怨人心不古、道德堕落、社会完全没了是非,却不愿进行自我反省。郑孝胥所代表的,是中国传统爱国主义的一种,最后为什么成了卖国,他大概最后也没想明白。

对于大清帝国的忠臣们,人们往往不屑于理解。其实,不理解他们,就不理解中国传统的忠君爱国思想,也不了解中国现代化进程的艰难。

严复没有因观念分歧而远离郑孝胥,恰恰相反,他为此而承受了很重的压力,好像郑孝胥道德高尚,而他自己好像在道德上有亏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89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