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辛亥革命中的严复(三)  

2010-08-19 08:4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亥革命中的严复(三):执掌北大

 

李新宇

 

武昌起义爆发,大清帝国走向了终点。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接受清室《优待条件》,发布《退位诏书》,并授权袁世凯组织临时共和政府。至此,268年的大清帝国终结,两千多年的帝制也同时宣告退出历史舞台。

退位诏书2月12日发出,2月13日孙中山即在南京提出辞呈,并向临时参议院推荐袁世凯接任临时大总统职位。新生的共和国有很高的办事效率,只隔了一天,2月15日,临时参议院即选举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

选举袁世凯做临时大总统的同时,参议院形成一个决议:中华民国首都设在南京,请袁世凯到南京就任。为此,南京组成了以教育总长蔡元培为团长的迎接使团前往北京迎接。但袁世凯以北京局势不稳为由,提议迁都北京。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宣誓就任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

关于这些事,教科书和一些论著的表述常常有一些问题,似乎孙中山的做法表现了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而袁世凯的任职则是“篡夺”。其实,正如有人所说:“南北议和,是辛亥革命的重要转折。议和的结局是清帝退位,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通过和平谈判实现政权更迭的重大事件。清帝退位后,孙中山辞职,南京参议院依法选举袁世凯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只是兑现政治承诺而已。于孙无所谓让,于袁无所谓夺。”[1]

在这段时间里,严复显然曾为袁世凯出谋划策。在他1911年的日记最后,有这样几项内容:

 

车驾无论何等,断断不可离京。

须有人为内阁料理报事。禁之不能,则排解辨白。

梁启超不可不罗致到京。

收拾人心之事,此时在皇室行之已晚,在内阁行之未迟。

除阉寺之制是一大事。又,去跪拜。

设法募用德、法洋将。

 

显然,这是向袁世凯提出的建议。

在严复的政治生涯中,常常为人诟病的是他与袁世凯的关系。面对历史,很容易发现严复与袁世凯的关系比较复杂。严复显然并不完全欣赏袁世凯,但在后来却成了袁世凯的支持者。同时,即使在支持袁世凯的时候,也并未改变对他的基本评价。

戊戌变法之前,严复就与袁世凯相识,但严复只是赞赏他的某些方面,比如军事上的才能,而对他的整体看法并不太好。后来袁世凯做了直隶总督,官高权重,曾经想让严复做他的幕僚。严复当时比较傲气,扫了袁世凯的面子,使袁世凯很不高兴,所以有过这样的表示:“严某纵圣人复生,吾亦不敢再用。”[2]对此,严复自己也曾经说过:“夫仆之不满意于洹上,而料其终凶,非一朝夕之事。不独乙已季廉之函,可以为证,即自庚子以后十余年间,袁氏炙手可热之时,数四相邀,而仆则萧然自远者,可以见矣。[3]

但在1908年袁世凯被罢官回老家时,严复却为之大抱不平。正是这一点感动了袁世凯,也决定了他重返政坛之后对严复心怀敬重。

辛亥革命到来之际,严复支持袁世凯,却并不知道袁世凯并不像他那样在乎君主制或共和制。当共和已成无可挽回之势,严复并未因为这结果与他的理想不合而离去,而是无奈地接受了共和。他对孙中山等人不屑一顾,像西方国家的外交官一样,认定国内唯一有能力控制大局的只有袁世凯。因此,他不仅没有因为袁世凯背叛君主制而疏远他,而是积极为之出谋划策。

1912年2月24日,是旧历的正月初七。这天晚上,严复拜会了袁世凯,立即被派到临时筹备处办事。所谓临时筹备处,是为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而成立的一个临时机构,也是刚刚成立没几天。严复运气不错,尚未就职,就被改派到京师大学堂做总监督。原因是帝国终结之后,那些不愿做“二臣”的臣子们纷纷辞职,以示与大清共存亡。京师大学堂的总监督劳乃宣就是这样的忠臣之一。他得知大清已经“亡国”的消息,立即挂冠而去,使京师大学堂陷入没人掌管的状态。此事报到袁世凯那里,袁世凯马上想到了严复,任命他为京师大学堂的总监督。据1912年2月26日严复写给夫人朱明丽的信中透露的信息:“初七晚见过袁总统,被派入临时筹备处办事,本日又派大学堂总监督,薪水月三百两。此缺本系三品实缺京堂官……得差之后,便有人来荐管理员、教员等,可知凡事同前一样。”[4]

从北京大学档案材料可见,严复正式就任京师大学堂的总监督是3月8日,但他到学堂接印的时间应该是3月11日。因为严复在到京师大学堂上任的当天,在给外甥女何纫兰的信中写下了这样的话:“袁世凯昨午受职宣誓,甚为热闹。本日舅往京师大学堂接印,除管理员二三十人外,余者全不在堂。存款只剩万余金,洋教员薪水照常支发,非一翻整顿,恐将不支。”[5]由此可见,严复是等袁世凯宣誓就职之后才到京师大学堂上任的。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的时间是1912年3月10日,严复于11日到大学堂就职。

北大校长做得很不顺利。上任之后,困难重重。但这个职位对于严复来说,是个理想的位置,所以他非常珍惜,没有知难而退。他兢兢业业,改革学制,筹措经费,努力要把学堂的事办好。

但是,有一个问题严复和袁世凯都似乎没有想到:严复于历史转换时刻出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如果按照旧制,那没有什么不合法,袁世凯一句话自然就是合法性的依据。但此时已经进入民国,南京已有新制度,总统是否有如此任命大学校长的权力,却成了问题。因为袁世凯任命严复之时,显然没经过教育部。因此,它的合法性是需要确认的。

一些矛盾和问题在一些文件中也可以看出蛛丝马迹。

1912年5月1日,教育部颁布命令:京师大学堂改称北京大学校,大学堂总监督称校长,大学校长由教育部于分科学长中举荐一人任命之。然后,蔡元培有一份给临时大总统的正式呈文,是这样说的:

 

为荐任大学校长事:北京大学堂前奉大总统令,京师大学堂监督事务由严复暂行管理等因,业经该监督申报接任在案,窃维部务甫经接收,大学法令尚未订定颁布,北京大学既经开办,不得不筹商目前之改革,定为暂行办法。查从前北京大学堂职责,有总监督、分科监督、教务提调、各种名目,名称似欠适当,事权亦觉分歧。北京大学堂今拟改称为北京大学校,大学堂总监督改称为大学校校长,总理校务;分科大学监督改称为分科大学学长,分掌教务;分科大学教务提调即行裁撤;大学校长须由教育部于分科大学学长中荐一人任之,庶几各实相符,事权划一,学校经费亦得借以撙节。现已由本部照会该总监督任文科大学学长,应请大总统任命该学长署理北京大学校长,其余学科,除经科并入文科外,暂仍其旧。俟大学法令颁布后,再令全国大学一体遵照办理,以求完善而归统一。[6]

 

由此可见,蔡元培在委婉提醒袁世凯,北大校长的任命不能越过教育部,严复只是临时“暂行管理”。当然,蔡元培不会直接与袁世凯争执,更不会直接罢免严复这个未经教育部而由总统直接任命的校长,但他显然想让袁世凯知道共和国的行政规则。在新旧交替的特殊情况下,总统直接派人去管一下京师大学堂当然是应该的,但既然是一个权力转换的时刻,未经正规程序任命,那就应该是“临时”。这样一来,严复与教育部的关系就微妙起来。加之教育部多是革命党人,双方自然也有成见,合作就很难愉快了。

严复的积极动作有点不合时宜了。他的所谓改革,教育部也无法认可。

5月3日,根据教育部呈文,袁世凯批准京师大学堂改名北京大学校,并且正式任命严复署理校长。5月4日,严复正式就任。5月15日,北大正式开学,举行了隆重的典礼。教育总长蔡元培参加了典礼。

但是,严复与教育部的矛盾并未解决。最后,他还是不得不辞掉了北京大学校校长的职务。

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加上北京大学校校长,严复总共做了6个月。这段经历,使他对新制度没有好印象。

 



[1]范福潮《袁世凯当选临时大总统前的南北博弈》,《南方周末》2008924日。

[2]王栻《严复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91页。

[3]严复《与熊纯如书》,《严复集》第3册,636页。

[4]严复《与夫人朱明丽书》,《严复集》第3册,第770页。

[5]严复《与甥女何纫兰书》,《严复集》第3册,第842页。

[6]《政府公告》第5号,19125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