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感悟生命又一章  

2010-10-11 09:52: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搁置的香雪兰

——感悟生命又一章

 

李新宇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年都种香雪兰。

这是一种普通的花,我小时候就种过。那是在园子里,在小麦播种的季节像种大蒜一样把它种在地里,基本不用管,第二年5月就开花了。香雪兰的香味很浓,而且是那种甜甜的香。正因为难忘那种香味,我才在几十年后又种它。可惜的是,生活环境与童年不同:没有园子,只能在房间或阳台栽种;房间里有暖气,季节气候已完全混乱,所以我一直不能很好地管理它,不是开花过早,就是长得过高。我的学生和朋友丁玉美大概是年年栽种,而且养得特别好。我在网上请教过她,学会了使用矮桩素,也算解决了一个问题。

香雪兰不像有些花那样栽种可以一劳永逸,而是需要年年重新种。花开过之后,枝叶自然干枯。这时要把它的根茎挖出来,放在干燥通风之处。到秋分过后,也就是种小麦的季节,再把它播种入土。自从住进南开西门外馨名园的房子,因为有26平方米的阳台,我每年都在阳台上栽种。

然而,2006年到2007年间,我在韩国济州大学任教,却耽误了一年。花种就在一个空花盆里,而且用纸袋装着。秋天过去了,我没有回来。春节回来了,却没有管它。直到又一年栽种的季节,我才想起它。从纸袋中出来一看,它的模样变了:



    本来滋润丰满的它,变得瘦长而干瘪。表层的皮已经干枯,一看就知道它已经差不多干透了。这并不奇怪,存放一年多,瘪下去是不可避免的,干枯也是情理中的事。但是,当我把它们那干瘪的表层剥去之后,呈现的却是这样的形象:



    每一个小蒜头都变成了两个,中间亚腰相连。根部那一个,就是本来鲜嫩丰满的那个蒜头,如今已经干瘪,有的甚至已经非常坚硬。顶部的那一个,鲜嫩丰满,却不是去年那一个,而是一个新的生命。它的样子完全像它母亲当初的模样,只是因为缺乏营养,个儿要比母亲年轻时小。

这个新的生命是在纸袋中生长的。缺肥缺水缺营养,它却没有死去,而是在不可抗拒的规律使它走向干瘪的时候,用自身的养料推出了新鲜的下一代。由于我的耽误,没有把它种进土里,种子被搁置了一年。它却在被搁置中完成了生命的新陈代谢,没有耽误传宗接代。

这种现象我应该早有所闻,但面对这些香雪兰,我还是有些震惊。我肃然,对它充满敬意。

带着这种敬意,带着几分愧疚,我小心地把这些新生命从它的母体上掰下来,一粒粒种进花盆。春节过后,这些在无土、无水状态下繁衍的种子开花了,一切都与它的前辈一模一样。

种子承担着延续生命的重任,但不同植物的种子情况很不相同。有的种子生命只能维持一年,如果第二年不栽种,它就死掉了。有的种子可以保存多年,甚至千年之后种下去仍能发芽。但无论生命是长是短,我们熟知的那些植物,从小麦、玉米到南瓜、葫芦,只要不播种栽培,种子不会自行孕育出新种子。

不必种植,能够在种子库中传宗接代孕育出新种子的植物还有吗?我想起了大蒜。夏天到来,新蒜上市之后,如果家中的陈蒜尚未吃完,你一定会发现剥蒜皮变得容易了,因为它已经干瘪,蒜皮已经脱落。这时候,蒜瓣无论多么干瘪,都有一个臌臌的小肚子,轻轻剥开肚皮,就会看到本来细小的芽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蒜头。也就是说,在正常的环境中,大蒜被搁置一年,就会不动声色地繁育下它的下一代。如果把那干瘪的蒜瓣种进地里,仍然会生根发芽。不过,从它的躯体上生长出来的,却不是它的儿子,而是它的孙子。

香雪兰与大蒜不同。大蒜在囚禁中能悄悄孕育出下一代,但下一代被紧紧包裹在自己的躯体中,像尚未分娩的状态。香雪兰的下一代是已经分娩的,它把儿女顶在头上,让自己的血液慢慢倾注进新的生命,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自身干瘪,后代丰润。



    面对被搁置的香雪兰,我看到了生命延续中最自然、最本真的代际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