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盗火者严复》后记  

2010-10-20 10:03:00|  分类: 序跋与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盗火者严复》后记

 

李新宇

 

写这本书完全在计划之外。它是绍东兄布置的一篇命题作文。

愉快地接受这个任务,是因为过去20年对百年中国知识分子的考察和清理使我对严复略有所知,觉得不妨展开这个个案。然而,困难也是知道的:关于严复的著作已经不少,光是“传”与“评传”就有若干种。在这种情况下,我有什么理由再写一本呢?或者说,我又能增加哪些新东西呢?学界喜欢谈论突破和创新,比如给博士论文或什么课题结项写评语,是一定要寻找创新之处的。但说句老实话,有意义的突破和创新谈何容易!比如对严复的研究,从周振甫、王等老前辈,到眼下的一批中青年学者,各自都做了许多深入细致的工作。如果把这种工作比作开矿的话,完全可以说:这里已经没有多少未开垦的层面。那么,这工作就像进入一个别人反复挖过的旧矿洞,只能是重复开采。

好在绍东兄给的是这样的命题:丛书题为“带一门学问回中国”,这一本是《盗火者严复》。命题作文有省力之处,就是不必为选题费心思,也无须为之徘徊和犹豫。尤其让我高兴的是,这样一个好题目,竟然真的没人写过!

写这本书并不奢望对严复进行全面研究,而是着力把作为盗火者的严复描述出来。他是如何走上盗火之路的,又是如何盗火的,他究竟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他的选择到底怎么样,这是我首先关注的。鉴于已有论著如林,为了显示一点独特之处,写作中有这样几点追求:

一是文本细读。严复的著作与我们已经相距百年。在这期间,中国的书面语经历了从文言到白话的转变,造成了我们与严复之间的语言障碍。同时,一般的著作大多追求某种深度,因而即使是厚厚的大部头,读完后也常常是并不清楚严复的完整面目。尤其是严复的文章和译著,到底传播了什么?大而化之的概括,或者为我所用的提取,都不利于完整了解严复的形象。本书以文本细读的方式,力求内容具体化。

二是背景的展开。思想史上的现象往往需要放到广阔的背景上才能看得清楚。有时候,细致而严密的逻辑论证可能不如一个背景的细节展开更有用。因为众所周知,只要借助特定背景观察,事物的模糊之处往往会豁然清晰起来。因此,面对严复思想的形成、变化和矛盾之处,本书尽可能地展示了相关背景。以上两点的落实都需要篇幅,因而材料的处理就必须大刀阔斧,详处可能更详,略处可能极略,也许真的“疏能走马,密不透风”了。

三是尽量回到历史现场,直面全部的复杂性。回顾严复研究的历史,一些变化颇为有趣。在20世纪相当长的时间里,一致的做法是批判他的改良主义。因为严复是真正反对革命的,所以必须予以批判。但在这个世纪之交,情况却变得完全不同,在“告别革命”的大背景上,严复似乎时来运转,但仿佛又很可惜,严复虽然反对革命,却偏偏宣扬西学,就难免有文化买办之嫌,自然为一些人很不喜欢。严复如果泉下有知,也该哀叹做人难了。更有意思的是,充满矛盾的多元语境造就了一种特殊的尴尬,使得来自各方面的贴金者和抹黑者努力的结果都可能适得其反。比如,有人由于爱护而刻意隐瞒的某些“负面”,在另一些人眼里却恰恰是光彩。有人竭力张扬的某些光彩之处,在另一些人眼里却恰恰是缺陷。因为价值立场和观念的差异,爱护可能成了损害,攻击也可能恰恰是帮忙。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历史人物,最好的办法还是客观面对,回到他的历史场景,面对他的全部复杂性,尊重历史的客观存在。我所做的,就是用史实说话,用严复自己的言论说话,不回避任何缺陷、问题和矛盾。

本书无意于表达新见解,但问题只要遇到了,就难免做些探讨,发些议论,深浅对错,权作一家之言。

感谢绍东兄、小青兄和天津人民出版社,让我得以面对严复这样的前辈先哲作一次系统发言。言说难免出现谬误,还望方家和广大读者不吝赐教!

作者  20101  天津南开馨名园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