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木铎心声诗丛》总序  

2011-11-25 17:16:00|  分类: 序跋与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铎心声诗丛》总序

 李新宇

 

对于当下中国诗坛,许多人都颇为不满。

有人说,当下的诗人,除了吟风弄月拈花草,除了哼哼唧唧呕酸水,还能做些什么?这话未免过于苛刻,却也透露出诗坛实际的问题,而且证明社会对诗人仍然有所期待。其实,早在十几年前,作家张炜就曾发出这样的质问:“诗人,你为什么还不愤怒?”它所表现的,也是对诗人的一份期待。单是苛求诗人固然未必恰当,但既为诗人,就无法逃避社会的评判和期待。

又有人说,这是一个缺少诗歌的年代。尽管诗歌的园地越来越大,甚至大到一望无际;尽管植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却实在是难见杰作。官用或商用的唱诗者不必说,即便一般诗人,也的确并不光彩。因为似乎只有一些类似于伤风感冒的小感触,或者春情发动之类的小躁动,可以显示诗人的才华;一旦写到大处,舌头就似乎只剩了半个。这是普遍现象,虽然大家彼此彼此,五十步不必笑百步,但作为一代诗歌,缺陷却非常明显。

三十年前,孙绍振先生评论朦胧诗,指出的特征之一是“不屑于做时代的传声筒”,而当下的诗歌,却实在是无力做时代的传声筒。考察今日诗歌园地,给人的感觉就像洪水过后的涝洼盐碱地,树木自然很难见到,野草也又细又黄又纤弱,再不见那长剑般的叶子。

这当然不能只是责怪诗人。作家怎样?批评家怎样?学者、教授们怎样?这已经无需回答。所以,如果要责怪诗人,只能责怪他们缺少应有,责怪他们像我们一样可悲可叹。一切事物的生长都需要相应的土壤和气候条件,而且大多可以操控。我是学过一点儿农作物种子提纯和杂交技术的,懂得选优和选劣对一个品种的重要性。也在菜农、花农那里懂得了对植物的控制,比如矮桩素的使用,比如种大棚菜,通过对阳光或水分的限制和给予,都会生产出不同质地的产品。

在这个特别的年代,诗人如何能够逃脱生活的挤压和诱引?在种种挤压和诱引之下,胸腔不适,歌喉不畅,底气不足,脚步不稳,都是必然的,又如何能够悠然吟唱或放声歌哭?

从另一方面说,在我们这个时代,诗人成功很难。遥想古代诗人,他们实在太容易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样的句子也能被广泛传诵。现在有不少孩子能诌出类似的句子吧,可是有谁会去传诵?当大家都不会造句的时候,有人说出一个句子,就是天才;当大多数人不会写字的时候,有人把感想写下来,就是奇迹。而在今天,不仅大家都会写字,而且大家都会写诗,要在诗界引人注目,就没有李白、杜甫的时代那么容易了。

尤其是在网络时代,看上去似乎发表和传播都已经不成问题——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作品贴到网上。但众所周知,一首诗贴到网上,就像一根针投入大海。自己当然可以在那里盯着,可是如何保证让大家都来关注呢?说到底,还需要它本身不同寻常。怎样才能不同寻常,当然不只取决于技巧,也不只取决于题材,而是需要诗人的思想能力和审美境界。而思想能力和审美境界,又需要种种资源滋养。而这资源,又恰恰不是可以轻易获得的。

带着对当下诗坛的种种疑虑读“木铎诗丛”,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从中读到了一些让我兴奋甚至惊喜的作品。在这里,有一般的自然与人性美的歌咏,也有灵魂的揭示和现实的追问。不满足于表现平庸琐事,不满足于无病呻吟,面对现实,揭示生活的沉重和精神的不同状态,显示了诗人对生活的敏感和对时代问题的准确把握。一些作品在沉重和尖锐中显示了深度和力度。当然,作为丛书,作者年龄不同,经验和阅历各异,对诗的理解和追求也不会一致,诗的水平必然参差不齐。但我要说:这里的确有好诗。

丛书主编嘱我为丛书作序。我没理由推辞,又无力全面评价,只好拉杂写下这些话,还望作者、编者和读者原谅。

201012月于天津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