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善耆的开明与顽固  

2011-12-05 12:05: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耆的开明与顽固

李新宇

 

    一直觉得善耆这个人有点怪,因为在他的身上矛盾之处太多:他是大清皇族,是王爷,却与革命党人暗中往来;他是皇室最开明的王爷,曾经努力推进立宪,最后却成了顽固的宗社党的骨干分子;革命之前,他面对刺杀摄政王的刺客都不忍杀害,革命之后,却对革命党恨之入骨;他曾经十分爱国,但到后来,却不允许儿女做中国的官,也不允许做中国的民。而且,他还有那样一个女儿——川岛芳子(本名金璧辉,给日本人川岛浪速做了养女,取名川岛芳子),是著名的大间谍……许许多多的矛盾,在他身上是怎么统一的?

 

1

    客观的情况易于了解:肃亲王善耆(1866—1922),爱新觉罗氏,字艾堂,号偶遂亭主人,满洲镶白旗人。历任乾清门头等侍卫、副都统、统领、民政部尚书、民政大臣、理藩大臣。清朝有八个“铁帽子王”,肃亲王是其中之一。善耆21岁封二等镇国将军,33岁袭肃亲王爵。在清末诸王中,善耆应属佼佼者。他干练,开明,为人豪爽,语言诙谐,有很强的亲和力。

    因此,他很受慈禧器重。1900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太后带光绪皇帝仓皇出逃,善耆是跟在身边的。到山西境内,太后突然改变想法,命善耆回京,协助庆亲王奕劻、大学士李鸿章办理善后事宜。就是这次回京不久,善耆结识了日军翻译川岛浪速。两人竟然相见恨晚,所以后来拜了把兄弟。正是在川岛浪速等人支持下,善耆根据日本的经验编成了巡捕队。这支巡捕队,成为北京警察的雏形。

两年之后,善耆被任命为步军统领兼工巡局大臣。步军统领衙门是固有的,负责京城治安;工巡局是新生事物,领导新式的巡警。善耆在工巡总局之下设立中、东、西三个分局,在北京建立起新式警察机构。后来,善耆出任民政部尚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警政、户口、卫生等建设,为城市带来了新的秩序和规则。有一件事在当时被传为美谈:后来担任过中华民国内务总长的许世英当时在善耆手下主管京师治安。有一次,善耆的福晋不遵守交通规则,被许世英责令罚款十元。许多人都为许世英担心,但善耆却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对许世英大加赞赏。

市政建设方面的成就也值得一提。修筑京城马路,开办新式商场,取消女人不能进戏院的禁律,令戏院楼上为女座,楼下为男座,受到了女人们的热烈欢迎,当时也很轰动。

众所周知,专制王朝的末日总是伴随着社会腐败和官贪吏黩。在一片污浊空气中,善耆却能洁身自好。在那个年代,崇文门是进京物品征税之处,所以,崇文门监督是一大肥缺,不仅能收受贿赂,还能坐收部分税款,一年能弄几万两银子,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肃王府在庚子事变中被拳民烧毁,一直没钱重建。慈禧太后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能破例赏他银两,就寻机会让他做了崇文门监督。善耆不是不明白老佛爷的良苦用心,显然是有意让他捞点好处,以便重建王府。但让慈禧没有想到的是,善耆上任之后,却改革税收办法,增加透明度,最后将税款全部上缴。用今天的目光看,他的做法其实也简单,是谁都能做的,却谁都不愿意做。因为制度越是不健全,规则越是不明确,管理越是不透明,对管理者就越是有利。善耆却对税务制度进行整顿,建立制度,增加透明度,禁止勒索,革除贪污,无论什么人都一样纳税,而且杜绝包办和盘剥的中间环节。结果可想而知,他没有向纳税人多要,却给大清国增加了许多收入。吃亏的只是他和他的部下。

对于善耆的做法,慈禧太后心里很矛盾。她既欣赏善耆的廉洁,又不满于他的不领情,曾叹息道:“若是照肃王这样办,将来还有谁愿做崇文门监督啊!”

孙宝瑄的《忘山庐日记》有几句对善耆的评论:“得材干之人易,得廉洁之人难;得廉洁之人易,得廉洁而能体下情之人难。使天下办事人尽如肃王,何患不百废俱兴焉!”

可惜的是,天下办事人不可能都像肃王。因为像肃王那样做需要许多条件。比如,他是皇族,大清国是他自家的;他是王爷,没有不爱国的道理;他从未受过压迫和歧视,所以没学会偷自家的东西,等等。

 

2

身为大清帝国的王爷,却一再对革命党人表示好意,这令时人不解,也让后人难以理解。

1907年,日知会刘静庵等被捕,是他努力把死刑改为监禁。

同一年,徐锡麟刺杀恩铭之后被捕,主事者主张抄家灭族,是他强调:朝廷正准备立宪,不该以残酷失人心。

他明知程家柽是革命党,却引为幕僚,留在身边,给予各种优待。而且“曾派程家柽辇金三万元赴东献诸同盟会本部,谓此举只对革命党表示好意,并无其他条件”。

正因为这样,才引得章太炎给他写信,在信中提出了两个建议:一是劝满人“旋轸东归,自立帝国,而以中国归我汉人”;二是建议善耆加入同盟会,共谋革命大业,“以皇族而抗政府,则明其为博爱大同之志也”。大清帝国的王爷,怎么会与革命党人一起推翻自己的统治?可是,章太炎写信,却并非一时心血来潮。如果不是善耆对革命党人的友好表示,他是不会有此举动的。而且,善耆看了他的信后,虽然拒绝了加入同盟会的要求,却让程家柽转告同盟会,他愿意扶助革命党人。

开明,能开明到这般地步?

通过汪精卫一案,更可以看到善耆的不同寻常之处。他是满清王爷,主张君主立宪;汪精卫是革命党人,致力于推翻满清。两人的政治主张针锋相对,是革命者与革命对象之间那种不可调和的敌我关系。1910春,汪精卫密谋刺杀摄政王,失败被捕入狱。肃亲王看到从汪精卫身上搜缴的三篇手稿《革命之趋势》、《革命之决心》、《告别同志书》之后,感慨万分,十分佩服汪精卫的人品和见识,更佩服汪精卫的献身的精神。通过公审,他看到汪精卫和黄复生视死如归的精神,看到他们决不出卖同志的精神,明白了这样一点:革命党人不怕死,而且要的就是玉石共焚、杀身成仁。如果杀了他们,不仅不能吓倒革命党人,反而会激发民众对清廷的憎恶。加害皇族,本来是满门抄斩的罪,但肃亲王决定从轻发落。摄政王载沣最初主张杀掉汪、黄,但经过肃亲王反复劝说,也同意从轻发落人。1910年4月29日,清廷以“误解朝廷政策”为由,免除汪、黄二人死罪,判处永远监禁。

更有意思的是,此后善耆多次到狱中看望汪精卫,两人常常辩论半天。作为握有生杀大权的高层统治者,与他的阶下囚,竟有那样的对话兴趣!这是从林思云的著作中抄来的细节:

    肃亲王说:“汪先生在《民报》的篇篇大作,我都拜读过。汪先生主张中国必须自强自立,改革政体,提倡民众参政,效法西方立宪,这些与朝廷的主张都是一致的。目前朝廷正在筹办预备立宪,建立国会让民众参政议政,这些不正是先生所争取的革命目标吗?” 

    汪精卫说:“我们革命党人所主张的绝不是立宪,而是要推翻专制,实行三民主义。亲王既然读过汪某在《民报》上的文章,对汪某的革命主张应有所了解。” 

    肃亲王说:“你们革命党的确有很多杰出的主见,但你们也应该认真倾耳听听我们的看法。说实话,我认为‘三民主义’是一种见识偏狭的理论,不能成为今后中国的指导理念。为什么要宣扬灭满兴汉?这样宣扬民族仇视能够使中国实现五族协和吗?为什么要搞平地起风波的流血革命,我们不是已经答应实行宪政,让各种政治主张都有实现的机会。用和平的宪政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不是比用多量人命财产损坏的革命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更好吗?邻国日本不正是君主立宪的成功榜样吗?” 

    汪精卫说:“我们主张革命的时候,很多人用日本君主立宪成功的事例来反对革命。但日本明治维新,是西乡隆盛用武力从幕府手中夺来的政权,绝不是幕府微笑著把政权交出来的。现在中国搞君主立宪,并不能解决长年的腐败弊害,而且把国会作为民权的支柱不过是一种幻想,国会只不过是君主的傀儡走狗而已。只有民主革命才是救中国的唯一道路。”

    肃亲王说:“中国的政治十分复杂,各种民意纷缠不一,改革政体岂能操之过急?螳螂在前,黄雀在后,列强不是在觊觎著我们吗?不忍不谋则乱,还请汪先生三思。” 

    两人谁也没有说服谁,却互有敬佩之心。肃亲王的涵养和风度不同寻常。汪精卫对人说:肃王是了不起的政治家。

 

3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使爱新觉罗家族失掉了国家。不曾拥有过国家的人们可能无法体会,而那些曾经拥有国家而又失掉国家的人,巨大的落差往往使他们受不了。所以,像阿斗那样亡国之后乐不思蜀的人固然大有人在,但也有人不愿认输,要夺回自己的国家,把复辟作为奋斗的目标。

在清皇室成员的一系列复辟活动中,善耆是一位急先锋。武昌起义爆发,袁世凯东山再起,南北议和,酝酿皇帝退位,反对最激烈的就是肃亲王善耆和恭亲王溥伟、宗室良弼、江宁将军的铁良。良弼被彭家珍炸死之后。皇室亲贵如惊弓之鸟,纷纷逃离北京;清帝随即逊位。善耆在日本浪人川岛浪速等人的安排下潜往旅顺租界。途中赋诗以言志:

幽燕非故国,长啸返辽东。

回马看烽火,中原落照红。

到旅顺后,他联络溥伟、铁良、升允等人,重组宗社党。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善耆等人先后发起过两次“满蒙独立运动”,但均遭失败。

失败和绝望,使他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善耆教育子女不作中国的官,也不做中国的民。他有38个子女,一个儿子去了英国,一个儿子去了德国,还有一个儿子去了比利时,其余的全部进了日本的学校。一般人大概很难理解他的感情。但有一种感受,只要曾被强抢过东西、强占过土地、强拆过房屋,就不难理解。对于爱新觉罗家族而言,辛亥革命所夺走的,比那些要严重得多。只要不认输,当然就想夺回来。历朝历代,亡国之君和王公贵族大多被杀掉了,少有幸存者,所以也就失掉了复辟的可能。辛亥革命却以和平的方式完成,没有从肉体上消灭旧的统治者,这就必然要有复辟之梦。

可是,善耆是那么明白的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一家一姓,一个集团,占有国家,让国人都成为“臣民”、“子民”,凭什么?那样的国家被人夺走,有什么冤屈?能活下来,未被灭族,已经是时代的进步所致,应该像载沣那样知足。何况,时代变了,打天下,坐天下,夺权,复辟,都已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老节目,国家注定要属于全体国民。

可是,他似乎真的没明白。或者是明白了也不愿接受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