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辛亥百年祭:新军是清帝国永远的痛  

2011-03-02 00:02: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军:清帝国永远的痛

 

李新宇

 

1

    在过去的历史叙述中,学者们常常以阶级分析的方法,费尽心机去寻找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革命性,但面对辛亥革命,这种方法却很无效: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没有表现出多少革命性。正因为这样,辛亥革命似乎很值得怀疑,勉强定义为“资产阶级革命”。可是,只要面对当年的基本事实,就很容易发现,辛亥革命的主力很难说是资产阶级。如果一定要对革命力量进行阶级分析,可以说包括了各个阶级:从达官贵人到下层民众,从进士、举人到学堂的学生,从地主、资本家到无业游民。

    但如果要寻找革命中起决定作用的力量,却并不困难。它主要是两支力量:一是大清帝国军事现代化的结果新军;二是大清帝国政治现代化的结果咨议局。咨议局暂且不谈,这里只说新军。

    辛亥革命之前,同盟会多次起义依靠的主要是会党。湖北的革命党人却很早就特别重视新军,一直在新军中做宣传和组织工作。后来,武昌起义和各省的响应证明,湖北的方针是对的:新军是可靠的革命力量。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绝大多数是新军搞起来的。即使在江苏、广西那样的由旧督抚宣布独立的地方,也无不以新军的名义提出独立的要求。所以完全可以说,如果没有新军,就没有辛亥革命。

    然而,新军成为革命的主力,却多少有点奇怪。因为它本是清帝国为保卫自身而组建的。身为帝国的保卫者,却在关键时刻一齐起来推翻了帝国,这是很有意思的事,其中奥秘值得深思。

    新军为什么会成为革命的主力?按照国民党的意识形态及其指导之下形成的史学传统,一般的解释是革命党人的宣传和鼓动。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方面并不在此。

    新军是清帝国军事现代化的结果。它被组建的目的有二:一是对外抵抗列强;二是对内镇压反叛。二者合而为一,就是确保大清帝国江山永固。

    所以,新军的地位很重要,朝廷给予官兵的待遇也不错。但是,到了辛亥革命前夕,各地新军却相当普遍地对清廷不满,成了一点即燃的干柴。考察他们的不满,最明显的一点是:他们感到被歧视,不被信任。

    这并不是新军官兵的错觉,而是普遍的基本事实。革命风声一紧,清廷就严令各省督抚切实清除新军中的不稳定分子。各地督抚不少都在新军中撤换和逮捕了一批下级军官。武昌起义爆发之后,他们又大多采用了同样的办法:把新军调离省城;收缴新军的弹药。

    在陕西,武昌起义爆发之后,革命党人本计划10月29日起义响应。但陕西巡抚钱能训、西安将军文瑞突然决定将新军调离西安,先是把一标一营调往汉中,接着又限定二标三个营和一标三营在24日前开往凤翔、宝鸡等地。正是这种情况,才促成了他们于22日提前起义。

    在山西,陕西起义爆发之后,刚刚上任的山西巡抚陆钟琦首先想到的,就是把太原的新军调离,令新军第85标开赴蒲州,86标去代州。结果,奉命调离的军队领到弹药之后就起义了。

    在安徽,新军第31混成协辖有第61、62两标。武昌起义爆发之后,巡抚朱家宝从浦口调来江防营,突击解散了61标。

    在镇江,新军有五个营,兵力超过旗营。但是,新军没有重武器,机关枪和重炮都在旗营手里。武昌起义爆发后,副都统载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全营戒备,把大炮拉到城墙上,炮口对准新军营房。弄得新军人心惶惶,有的甚至住在外面不敢回营。

    在南京,两江总督张人骏、江宁将军铁良、江南提督张勋,都对新军不信任。时局不稳,他们就想把新军缴械,只因怕激起兵变,缴械令才未敢发出。反复考虑之后,张勋等人采取的也是严格限制新军弹药的做法,命令士兵把打靶所剩的子弹一律上缴,而且运走了大炮和机关枪。为了震慑新军,张勋还派出三个营的精锐紧靠33标驻地布防,炮口对准新军33标营房。

    城内的士绅见此情形,担心火并,建议张人骏把新军调往城外。新军正是在调出城外之后起义的。

    ……

    全国各地都是这样,从朝廷到地方官吏,都不信任新军。

    他们这样做当然有道理:证据确凿,新军已经是不可信任的队伍。许多官兵所考虑的,已经不是如何保卫大清江山,而是怎样颠覆大清江山。

    对于这样一支队伍,当然不能不防。

 

 2

    仔细想来,清帝国实在可悲。他们为打造这支新军,真是没少花钱,没少费心。他们知道自己本来的军队不行了,这在太平军闹事时就已证明,所以才冒险使用汉人,让曾国藩组织湘军。无论湘军还是淮军,对付太平军那样的队伍是行的,但甲午战争证明,要对付列强的现代军队,却还是远远不行。为了帝国的强大,训练新军就成了当务之急。新军新编制,新武器新装备,是一支现代化的国防军。但让统治者没有想到的是,这支现代化的军队却不再对帝国忠诚。

    这真是要命的事:他们在获得现代装备和现代训练的同时,思想观念也现代化了。本来,皇室和他的大臣们认为,新编制、新装备、新战法,这些东西与新思想、新观念是可以分开的。帝国当然不希望全盘现代化,而是只要技术、装备方面的现代化。他们的设想,是只要西方的装备和技术,而决不要西方的思想和观念,尤其是西方的国家理念和政治学说。为了保证这一点,忠臣张之洞等做了不少努力。著名的《劝学篇》就是为防止思想演变而作的,曾由朝廷颁发,一印再印,让臣民好好学习、端正思想。在这部思想教育经典中,张之洞把话说得很清楚,也很到位。比如,“三纲为中国神圣相传之圣教,礼政之原本,人禽之大防。”“知君臣之纲,则民权之说不可行也;知父子之纲,则父子同罪、免丧、废祀之说不可行也;知夫妇之纲,则男女平等之说不可行也。”[①]再比如,把来自西方的民权、自由、平等统统斥为“邪说”,断定它是“无一益而有百害”的“召乱之道”,告诫人们不要受它影响。

    可惜的是,事情总是防不胜防。派人到国外学习军事,却偏偏被西方思想所浸染,学来了西方政治。就是那些没到国外去的,也受到影响,开始崇洋,再也看不上中国几千年的政治传统。不利于帝国统治的思想无孔不入,帝国的思想文化管理者们又缺乏足够的经验,没有行之有效的防火墙。结果,新思想随着新装备、新管理、新训练一起传播开来。最终就把新军弄成了一支不可靠的队伍。朝廷越来越清楚地知道,这支队伍不仅不可重用,而且需要提防。

    不惜血本要造就大清帝国的保卫者,造出来的却是大清帝国的掘墓人。还有比这更可悲的吗?

    皇室和他的大臣们,最终也没有想明白:皇家对新军不薄,新军为什么有那么多不满?为什么那么容易被革命党煽动?

    一些事是他们没想到的。因为他们太一厢情愿了。

    面对现代化的世界潮流,朝廷拒绝全面现代化,一厢情愿地片面择取。比如,要军事现代化,不要政治现代化;要技术装备现代化,不要思想观念现代化。他们以为给官兵足够的薪水,他们就可以忠君报国,誓死保卫大清,却没有想到,“睁眼看世界”的新军官兵面临着一个大诱惑,仅靠薪水、待遇之类已经无法抵挡。那个大诱惑是一种美好的社会,包含了自由、平等、人道等一系列现代价值。因为看到了一种令人向往的生活,所以许多人成了理想主义者。理想离自己的生活越是遥远,就往往越是闪光。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政治,在皇帝治下主权的奴隶生活,在他们那里,似乎再也无法忍受了。因此,那一代理想主义者不惜牺牲性命,也要改变历史,创造新的生活。

    新军中的革命者不同于历代揭竿而起的饥民,也不同于别无出路的陈胜吴广。那些青年官兵一般并无衣食之忧,一些人甚至出身贵族或富豪,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有足够的物质生活资料,但他们革命了,而且不惜献出生命。面对这些人,统治者依靠小恩小惠,依靠一官半职,就想收买他们,的确小看他们了。所以最终无效。

    既然如此,就必须防范他们。但这样一来,就把本来并不想革命的官兵也赶到革命一边去了。

 

 3

    更为重要的是,用谁来防范新军呢?兵来将挡,大清帝国却没有想出组建“新新军”或“后新军”的主意,只好起用旧军队。

    帝国本来是要用新军取代旧军的。所以,一面训练新军,一面淘汰旧军。可是,就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新军已经不可信任,于是马上停止对旧军队的裁撤,并且为旧军配备新装备。尽管知道,那些连正步走都走不好的旧军队,那些连出操也要雇人代劳的老爷兵,即使有了新装备也未必管用,但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帝国末日的国情与军情,旧制度和旧统治,就这样与旧军队和旧装备绑在了一起。维护旧统治,只有依靠旧军队,这倒很合逻辑。

    可是,穿越百年回头看,这一步又走错了。利用旧军队打压新军,整肃、调防、怀疑、猜忌,加剧了新军官兵的强烈不满。对于已经是革命者的官兵来说,这只能进一步磨砺斗志;对于本来没打算革命的官兵来说,也愤然走向了革命。

    我是带着足够的同情去理解大清帝国的。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说到底,都是列强惹的祸。

    本来,专制帝国好好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江山社稷,子女玉帛,都是皇家所有;国家主权只属于少数人,更与百姓无涉。几千年都这样过来了,没人觉得不合理。即使那些起义领袖,也只是要夺江山、抢皇位,没人想过要改变制度。可是,列强来了,带来了一系列新诱惑。朝廷本来是清醒的,所以奋力抵抗,虽然打败了,败了也仍然要抵抗。比如,坚决不与世界各国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坚决不允许外国到北京建使馆;坚决不向各国派驻大使;坚决取缔留学,撤回留学生;坚决不修铁路……如果这些能坚持,帝国未必不能维持下去。可是,这一切却都没坚持住,也不可能坚持住。最后,大清帝国不仅被迫与各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而且不得不派留学生,去向洋人学习。

    这是关键的一步,也是垮台的开端。这个口子打开之后,一系列不愿看到的结果就接踵而至了,挡也挡不住。

    历史的经验证明,开放很可怕。一个社会即使腐败透了,像果子已经枯朽虫蛀化为粉末,只要关紧门窗,不让空气流动,也许仍能维持原状。可是,如果打开门窗,可能一阵风就灰飞烟灭了。只要拒绝开放,不让铁屋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世界,没有比较,习惯跪着的人并不知道百姓也可以站着或坐着,所以也不会抱怨膝盖疼痛,甚至会放声高唱,歌颂皇恩浩荡,歌颂太平盛世,歌唱幸福生活万年长。可是,门窗一旦打开,比较之下,却很容易会对被迫跪着的生活方式有所不满,和谐秩序将面临威胁。

    这时候,试图关上半个窗户,或者给臣民戴上眼罩,不仅做不到,而且带来了最后的结果。

    可怜的大清帝国呵!为了巩固自身,必须改革开放,但改革开放的结果,却是人们对帝国统治的厌弃。没有力量坚决拒绝改革和开放,又没有勇气舍弃集团的私利而实现全面的现代化,所以,既不能满足人们的渴望,又不能消除人们的不满。结果,辛辛苦苦建立的新军,终于成了敌人,防不胜防。

    所谓革命党人的宣传煽动,作用其实微乎其微。如果自身没有火种,无论怎么煽,也是煽不着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