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贴]每日新报:李新宇访谈  

2011-05-11 21:48:00|  分类: 对话与答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日新报2011-04-26D01版人物周刊 李新宇与周海婴合作《鲁迅大全集》(图)

作者:王小柔   摄影姚文生

 

李新宇,山东青州人,生于1955年,现为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研究,兼及中国现代思想文化史。研究鲁迅多年,出版专著多部,目前与鲁迅儿子周海婴共同主编的《鲁迅大全集》即将付梓。

 

人文学者眼中的鲁迅

    新报:这次跟周海婴先生合作,对他有什么印象?谈谈鲁迅家人给您的感觉。

    李新宇:我与周海婴交往不多,过去只是在公开场合见过几次,听过他几次发言,并未与之深谈过。这次合作才算有了近距离接触,知道他有许多想法,而且与研究界一些有识之士的想法非常一致。比如,他极想恢复鲁迅的本来面目。在为人处世方面,你知道,许多名人之后都很没出息,自己没本事,靠在先人留下的圈子里混,也就是吃先人。在这一点上,周氏后人是可敬的。鲁迅逝世时留下遗嘱,不让后人做文学家。海婴很听话,遵从遗嘱,学了理科,从事科学技术工作。晚年写了《我与鲁迅七十年》这本书,是情之所至,有话要说,其中涉及不少重要问题,透露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若论性格,海婴颇有乃父之风,没有奴颜媚骨,难能可贵。

    有些人对他总是为版权打官司有所非议,但涉及个人权利,自愿放弃固无不可,争一争,也合情合理。

    新报:在主编《鲁迅大全集》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或者瓶颈吗?在研究鲁迅的时候呢?

    李新宇:这是一个大工程,当然会遇到一些困难。我们有一个几十人的编委会,成员多是研究鲁迅的专家,其中多半是教授,多年从事鲁迅研究工作。困难都是预料之中的,而且难度很大。比如,鲁迅是多面手,而我们的学识都无法企及。我们都知道鲁迅是文学家、思想家,其实鲁迅也是杰出的翻译家,还是成绩卓著的学者。即使他没有《狂人日记》、《阿Q正传》那些小说,不是作家,光是翻译,成就也非常突出,因为他留下了400万字的翻译作品。即使他没有创作,也没有翻译,光是研究中国古代小说,他的地位也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当年他在北京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任教,讲的是中国小说史。他的《中国小说史略》是中国的第一部小说史,直到今天,研究中国古代小说史的人都不能不读。同时,他在美术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自己的书常常自己插图,自己设计封面。他还编过一些画册,有外国的,也有中国的,涉猎很广。除此之外,他还是金石学者,收集了大量金石拓片,做过多年研究……他涉足的领域如此广博,就我个人而言,真感到无法望其项背。今日中国,已经没人能对鲁迅进行全面研究,因为任何人都没有那么广阔的知识准备。对此,我们只好请各方面专门人才分头来做。但我常常觉得很惭愧,从编委到责编,有问题就来与我商量,而我在许多方面却是外行,不懂就是不懂,不敢乱说话。

    新报:《鲁迅大全集》的出版进度如何?

李新宇:这部书2006年开始着手,周海婴先生知道后主动要求参加,所以编委会就让他作为主编,和我一起负责这本书的工作。目前《鲁迅大全集》已完成二校。全书共1500万字,36卷,一套估价在3600元左右。长江出版集团计划在8月份左右该书会与读者见面。以前的《鲁迅全集》仅包括创作、书信、日记,现在的《鲁迅大全集》加入了鲁迅的翻译作品等。(下转D02版)

 

D02版:人物·名人

李新宇与周海婴合作《鲁迅大全集》(图)

 

无书可读年代与鲁迅相遇

    新报: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鲁迅的,他对你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李新宇: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喜欢鲁迅,是很早的事。文革后期,偶然地遇到了鲁迅的著作,一下子就读进去了,而且为此兴奋不已。如果发表一篇研究文章就算研究,那可以说很早,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发表过一篇研究阿Q革命的文章。但是,大学毕业后却没有继续,在长达17年的时间里,我写当代文学批评文章,写现代文学研究的文章,却没写研究鲁迅的文章。直到1997年,我写了一组关于中国现代文学中的知识分子话语的文章,其中谈到鲁迅,但只有几百字。当时《鲁迅研究月刊》的王世家先生看到了,拐了几个弯找到我,要我把它扩写成一篇文章,给《鲁迅研究月刊》。于是,我把那几百字扩写成了一篇5万字的文章。

    写完后觉得话还没有说完,又写了《鲁迅人学思想论纲》,还是5万字。一旦开始,竟然难以停止,又写了两篇这样的长文,还是每篇5万字。河南人民出版社的蔡瑛先生从刊物上看到那些文章,与我联系,为我印成了一本《鲁迅的选择》,那是2003年。因为已经发表关于鲁迅的东西,就干脆把自己读鲁迅的对话体笔记也拿出来,交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了,书名《愧对鲁迅》;把自己读《呐喊》写下的评点也拿出来,交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带原文,书名《〈呐喊〉点评》。至此,我才算正式介入鲁迅研究。目前除了正在编辑《鲁迅大全集》,还有一本15万字的《鲁迅语录》即将出版,以及编写几本与辛亥革命有关的书籍。

    新报:有人在批判鲁迅有人在神化鲁迅,在感觉中,真实的鲁迅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新宇: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主流文化一直在神化鲁迅,把他送上高高的神坛,给他披上大红袈裟,把他弄得有点吓人。可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来,鲁迅又突然变得不合时宜,有人说他能引发地震,有人认为他的思想有碍社会和谐,有人要搬掉这块老石头,网上还有人说他是汉奸”……各种说法都有,总之是要告别鲁迅。可是,无论神化还是妖魔化,都与鲁迅本人关系不大。鲁迅是一个什么人?一个好儿子,一个好父亲,一个负责任的丈夫,一个愿意提携后进的师长,一个有七情六欲、敢爱敢恨、敢于特立独行的人。他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典范之一,与胡适一起支撑起了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大厦。他在权势面前决不肯弯一弯的骨头,他面对现实决不肯闭上眼睛的精神;他那洞穿一切假象和欺瞒的目光,把真相告诉人们的勇气,这一切,都不应告别。鲁迅有大悲悯,关心国人的生存,想让中国人也能像人一样生活。这是一种大爱。有大爱,才能成为大家。

    新报:看过很多您写的散文,能看见其中的铁汉柔情,这些与学术文字非常不一样。您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新宇:铁汉柔情,很喜欢这个词,可惜我算不上铁汉。人总有一些柔软的地方,或者是软肋?想起母亲,想起亲人,想起故园,自己长大的地方,一草一木,都常常牵动情肠。这时候,无论是铁汉、莽汉,也无论是壮士、斗士,大概都会眼圈红红,鼻子酸酸。这时执笔为文,会是另一个样子。就说鲁迅吧,常常是横眉冷对,但读他的《朝花夕拾》、《我的第一个师父》等,却会感到一个赤子的情怀。其实,多几副笔墨,对于学者,也是有利于身心健康的。有所爱,有所牵挂,时时重温,也是对自身的一种滋润。

    我算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没认真想过。可能不算坏人。《广州日报》曾经发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懒人李新宇》,我口服心服,因为我的确应该算是懒人。山东《大众日报》曾有文章说我是最后一个士大夫,是否最后一个,很难说,但士大夫的习气大概是有的,包括喝茶饮酒的习惯,包括喜欢夏鼎商盘魏晋文章,包括自己写竹简、木简,大概都与这个时代的生活节奏很不协调。江苏一个青年作家在他的一本《思想长征》中写了几位学者,写我的题目是《行进在鲁迅路上的诗性学者》,我觉得也对:虽然不如鲁迅彻底,也没有鲁迅勇敢,却是走在鲁迅的路上;是学者,却不愿做那些没有体温的学问,改不掉诗人的毛病。

 

记者手记

    李新宇谈起历史和鲁迅滔滔不绝,谈起一些轶事经常大笑出声,那笑容尽管有满脸有型的络腮胡子掩盖,依然能感觉出一个人文学者一个读书人的单纯快乐,孩子一般的。

    恢复高考后,李新宇参加了1978年的考试,因为只有初中文化,在他的记忆里,数学仅在一道几何题下面画了一条线,这条线为他得了唯一的10分。他考上了山东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而高考前在图书馆借的一套20卷老版的《鲁迅全集》成为注定他日后研究鲁迅的一个缘分。今年8月份,他和周海婴先生主编的《鲁迅大全集》即将付梓,这也将是鲁迅作品最全面的一个读本。

    在李新宇的手边放着的全是各种版本跟鲁迅有关的书,而地下摆了很多摞打印纸,那是《鲁迅大全集》的校对稿,所有内容都要由李新宇一字一句地查阅,怕内容有所疏漏。对于一般人,能一遍一遍地看完这1500万字是痛苦的,可对于李新宇而言是件快乐的事。他在我坐下没多久,就开始给我普及鲁迅的知识,他递过一本又一本的书,我才发现,鲁迅那么早就翻译过凡尔纳的小说,还有诸多的外国童话。但有个问题,无论是《地心游记》还是童话故事,全是文言文。这样的行文方式让阅读很生疏,一下就把我们拉到鲁迅的那个年代。

    新报记者/王小柔  摄影/姚文生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