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记忆中的春节(三):春联  

2012-01-16 00:13: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  联

——记忆中的春节之三

 

李新宇

 

    春节与别的节日有许多不同,其中之一就是要贴春联。

    当然也有不贴的,那是因为家里有老人去世,子女按照规矩戴孝三年,三年中不能穿红挂绿,也不贴春联。后来读闲书才知道,其实戴孝期间也可以贴春联,只是不能贴红色,而是要代之以白色、绿色和黄色。但我的乡亲们都选择了那几年干脆不贴,因为过年图吉利,贴那并不喜庆的春联,实在不如不贴。所以,过年之后穿过大街,能一眼看出哪一家正在戴孝。

正是这一点,使得家家户户都忘不了贴春联。因为一家人活得好好的,不愿让人误以为家里死了人。

据说,春联的流行始自明朝。明朝以前,有挂桃符的记载,过年时要“新桃换旧符”,但春联即使有人贴,也没有成为普遍的习俗。朱元璋得了天下,过年时就想好好庆祝一番。我猜想,他大概还有另一层用意:想看看天下的百姓是否真的听从他号令,是否真的热爱他的大明帝国。为此,他下令让各家各户都在门上张贴红色对联,上面写上庆贺的词语。试想,无论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刚刚从改朝换代的血泊里胆战心惊地走过来,谁敢不以此表示归顺呢?第二年,无需朝廷下命令,人们就会自觉地贴,几年之后,春联就普遍流行,而且很快成为习俗,成为文化。所谓传统,其实多是那样形成的。

在我的故乡,春联有几种不同的形式:门口正上方的门额上,贴正方菱形的“福”字。窗户上方,影壁的正中,也贴这种“福”字。“福”字下面横的门框上贴的是“横披”。门的竖框上贴“框对”。门扇上贴“门对”。“门对”一般是四个字或五个字,因为字数太多了字就不够大,不好看。“框对”一般是七个字或者更多;“横披”一般是四个字。在门的上框,还要贴过门钱,那是用软纸剪成的,有漂亮的图案,微风一吹,随风飘动,平添几分生气。

至于春联的内容,20世纪5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大概都能记得那些比较经典的旧春联,比如:“向阳门第春常在,和睦人家喜气多”;“天增五谷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梅开五福,竹兆三多”;等等。历代诗词中那些名句,内容喜庆的,也常常被写成对联。沿大街一路走去,看各家各户的对联,可以看到主人的文化品位,还可以获得许多信息。凡讲究一点的,如果自己的书法不怎么样,对联就要请人写。如果春联写得歪歪扭扭,主人一定不太讲究。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爷爷是远近闻名的书家,过年要给别人写对联,而自己门上的对联却让刚学写字的孙子来写,那是图高兴。而且,那样的对联一般是贴在爷爷的房门,而不会贴到临街的大门上去。

对联的内容很容易透露出主人的志趣和品位。如果大门上贴的是“积善之家庆有余”之类,主人一般善良敦厚传家。如果大门上贴的是“东壁图书府,西厢翰墨林”,主人即使不是书香门第,也一定向往书香。如果大门上贴了“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就说明主人上进心正旺,是有志进取的。如果贴的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主人自然是非要出人头地不可的。不过,温柔敦厚之家,一般不允许子弟如此张扬。所以,那样的句子只能写在日记里,而不能贴到大门上。

我对传统对联的记忆,都来自八九岁之前。文革前夕,那些旧文化和旧风俗,上面已经明令禁止。大概是从1964年开始,春联就只能歌颂党、歌颂领袖、歌颂社会主义了。连续若干年,政府有关部门都拟定一些新对联,印刷了发到大队部。大队书记又把它送到学校的老师和几个会写毛笔字的人手上。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受欢迎的对联是“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和“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写在“请示台”的两边,一般百姓却不喜欢。那时候,我大哥已经长大,春节前有许多人找他写对联。而我们自家的对联,二伯父也不写了,让大哥来写。一个印象不知产生于何年,但记忆犹新:大哥在方桌上写着,二伯父拿了印刷的“革命春联”为他选句,念到“翻腾”“震荡”一联,二伯父说:过年还是安宁好。至于那些更加革命化的句子,如“红太阳光芒万丈,走资派垂死挣扎”、“共产主义康庄大道,个人致富日暮途穷”之类,人们嘴上都说好,却不记得有人把“垂死挣扎”、“日暮途穷”的字样贴到大门上。

其实,贴春联并不是轻松的事,因为必须贴平整、贴舒坦。如果贴绉了,不平,不舒坦,都是过年忌讳的。所以,贴之前要先把旧对联撕干净,刮平,刷浆糊也很讲究,贴的过程中,也常要一遍遍揭起来,伸平那些折绉。大冷天里,浆糊很快就会结冰,常常很难做得完美。

有几年特别轻松,因为不用贴春联了。那是1969年之后,全国一片红,到处都在大搞“红海洋”。炎热的夏季,上面突然要求各村都要收拾得像过年一样。于是,只要不是黑五类,大门就被油漆一新,黑漆漆门,红漆刷出对联,黄漆写上“共产党万岁”和“毛主席万岁”之类。那时我家尚未成为黑五类,所以享受了与贫下中农一样的待遇。那幅红漆对联被刷上之后,过年就省事了。而且,想贴也不能贴,因为你不能覆盖了“毛主席万岁”。第二年仍然不能贴,因为门上的“万岁”仍在。如果不刮风,不下雨,没有日头晒,只要再坚持几年,贴对联的旧习俗可能就真的给破除了。所谓习俗,改变起来并不困难,只要有足够的强制,人既可以很快忘记旧的,也可以很快适应新的。等到一代新人成长起来,习俗就更新了。

可是,“红海洋”的运动没有持续几年,那红漆对联被晒爆、剥蚀之后,上面没有下令重写,村干部也没有主动买漆维修,结果,等到红漆对联一片片脱落,看不清是谁“万岁”之后,贴对联的旧俗就恢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