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记忆中的春节(四):灯笼  

2012-01-20 22:17: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春节之四

 

李新宇

 

    电灯是好东西,使我们在夜晚也能享受如同白昼的光明。但我认为,至少有两种场合,电灯不如蜡烛更有味儿。这两种场合,第一是结婚洞房;第二就是大年夜。

    灯笼的味儿首先是蜡烛的味儿,但蜡烛的味儿并不只是它燃烧时产生的气息,而且在于它的闪烁,它的晃动,它那让人无法绝对控制的光的韵律所带来的特殊的温馨和神秘。

    现在的灯光技术虽日新月异,却终于无法复制蜡烛燃烧所特有的效果。

    直到今天,每到除夕,我总是喜欢在小院里、阳台上挂几个灯笼。但那太简单了:挂灯笼的钉子是预先准备好的,灯泡也是预先装进灯笼中去的,而灯笼是市场上买来的红色纱灯,千篇一律,各地都差不多一模一样,到了除夕,我只是把灯笼挂上去,过年的时候,也只是按一下电源开关就是了。这样的灯笼当然也能增加喜庆色彩,我却总觉得缺少年味儿。

    在我的记忆中,挂灯笼是从竖灯笼竿开始的。

    在院子正中偏左的位置,也就是准备摆放香案之处的左前方,竖起一根高高的竿子。好的竿子并不容易找,一般情况下,人们喜欢用一棵小树,榆树或者杨树,因为只有它们能够长得细而高,高而直。后来去南方,见到细而高的小杉树,去东北,又见到高而直的小松树,我就总是首先想到用它挂灯笼。可是,我的故乡没有杉树,也没有东北那种细而高、高而直的松树,人们只好用小榆树之类,在上面装饰一些松柏树枝。

    我家没有专门竖过灯笼竿,因为院子里有一棵梧桐,还有一棵槐树,树枝都伸向香案的上方,随意选取一枝,就可以挂灯笼。不过,也需要把树枝装饰一下。后来,我在几个不同的地方生活过,发现都有这样的讲究:松柏多见于寺庙、祠堂或机关单位,而一般人的院子里是见不到的。查其原因,是松柏多用于祭悼,摆在家里似乎有些不吉利。我的家乡似乎也没人在院子里栽松树或柏树,但在过年的时候,灯笼竿却要用松柏装饰,取其郁郁葱葱、冬夏常青之意。

    直到今天,想起过年的灯笼,记忆中定格的形象还是这样一种搭配:白雪、青松、红灯笼。过年是常有雪的,银装素裹,漫天皆白,院子上空则有一丛青绿,而青绿之下是在夜风中悠悠晃动的红灯笼……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种绝美的搭配。

    灯笼本身也值得一说。最早的时候,灯笼本是竹制的,但在我记事的时候,已经改用铁丝。灯笼的体型可以是圆的,也可以是长的,还可以是方的或六角的。细铁丝编出整齐漂亮的灯笼眼,里面糊的是专用的灯笼纸,颜色一般是红和黄。灯笼里点一支红蜡烛,灯光不像电灯那样稳定,而是忽大忽小,不断闪烁,忽明忽暗,飘忽不定。而这一切变化,又都在那层薄薄的灯笼纸里面,外面所感到的,只是光线变幻莫测。

    灯罩是纸糊的,里面是燃烧的蜡烛,风一吹,灯笼在空中摇荡,这固然好看,却很容易烧了灯罩。是否出问题,就看主人的运气了。如果一支蜡烛烧完而主人不能及时更换,烛火烧着流淌的烛油,灯罩也会被烧。这就需要主人特别小心。乡下人相信吉凶都有预兆,如果大年夜把灯笼烧了,主人会非常沮丧,甚至胆战心惊整整一年。直到下一次过年一切顺利,那颗悬着的心才能放下。

    当然,也有个别的聪明人,会对做出另外的解释:火烧旺运。这样,窝心的事就成了好兆头。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