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帖]听李新宇老师的创新思维讲座  

2012-10-25 22:13:00|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李新宇老师的创新思维讲座

冯宝宝

 

李新宇老师的这一场最令我受益匪浅,因为他讲座的中心思想是“如何扫清创新的障碍”。其实,这是比“如何创新”更为重要的,因为如果四处是障碍,又怎能创得了新呢?这是创新得以发生的前提。

首先是不迷信。第一不迷信书本,第二不迷信权威。我的理解是,要有怀疑的精神。怀疑微不足道的事情是容易的,比如看见一杯凉水,我会怀疑它是生水,喝之前要先尝尝,确定了再喝;但如果专家天天在电视和报纸上说所有凉水即使是生水也是安全的,喝了对身体有好处,我恐怕在喝之前就不会那么仔细了。人就是这么容易受蒙蔽,认为书上印的和专家说的就是对的,轻易放弃常识。喝了生水只是闹闹肚子,几天就好了;往脑子里灌一些有害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好恢复了,留下的毛病甚至永远恢复不了。因此,在接受之前,就要思考,审视,筛选,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次是超越。

    第一,超越时尚。李老师讲到,追随时尚的日子最好过。因为这样就与大家一样,打成一片,都是同类,不被排斥。创新就不同了,它意味着你要与众不同。比如,如果一个女孩子剔个光头走进教室,大家肯定要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她。可是,女孩子光头就不好看吗?谁规定光头就不好看的?时尚规定的,没有多少道理可言,却有很大的力量。大部分人都喜欢过安稳日子,所以要从众,也就是追随时尚。只有个别的天才不盲从时尚。他们有独立的自我,有自我造就的精神。自我选择,自我造就,是80年代的先锋思潮。80年代的很多年轻人喜欢萨特和尼采,萨特相信人可以自我选择和自我造就,尼采崇尚超人,超人当然与大众不同。告别80年代之后,这一切都不时兴了。一个事实摆在那里,人的自我造就有多少是能够成功的?答案是:极少。可是,历史常常就是这样,机遇只给予有准备的人。历史永远不会把责任放到某个人的身上。没有人规定谁必需对这个群体或这个国家负责。那些责任和承担,都是自己找来的。所以无论时代环境怎么样,满足于庸碌生活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我想,迷信和追逐时尚的症结在于懒惰,懒于动脑子,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被动地等待别人的设计和安排,被动地接受一切。这样,自己拥有的一切就都是流行货色,“不自觉地让自己的大脑成了别人的跑马场”。

第二,超越传统。李老师说,再激进的思想家也不可能完全摆脱传统,而只能是部分地挣脱;一般人则只能是不自觉地活动于传统之中。因为传统的力量太大,不论对错,先入为主,后来遇到新东西,就容易“不兼容”。比如说,怎样是漂亮?这好像很容易做出判断,但我们进行这种判断的尺度从何而来?有没有问题?事实上,不同民族、不同时代使用的尺度是不一样的。一般人很少审视自己的价值尺度,有思想能力的人才有这种审视的自觉。有这种审视的意识自觉,才有真正的创新。置身于某种传统中,不能审视,是看不到问题的。老师举了两个例子,对我启发很大。首先,中国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女人都要裹脚,这就形成了一种审美观——看一个女人漂亮不漂亮,要看脚,脚越小就越漂亮。它的道理是什么?为什么脚小就美?脚大就不美?不知道。但一代又一代女人就那样受着,而且成为传统。多么残酷的传统!胡适说过:“看着自己的姐妹受此痛苦,却没人吱一声,还大谈什么道德!”即使是辛亥革命后下令让男人剪辫、女人放脚,一些人却拒不执行。要不然,现在就看不到小脚老太太了。其实,满清入关时,就下过“放脚令”,是与“剃发令”一起出台的。由于不剃发就杀头,所以最后执行得很好;不放脚没事儿,所以大家都不执行。满清统治者也不坚持,你们愿意继续受罪,就受着去吧。第二个例子,是英国殖民者对印度传统文化的改造。印度有一个传统,丈夫死后,妻子要为他殉葬。英国人废除了这个习俗,但一些印度人不愿服从,要保卫自己的传统。一些女人在丈夫死去之后,觉得自己如果继续活着就见不得人,所以要求家人偷偷把她烧掉。这两个例子中,传统都能给人带来极大伤害,却仍然能够占据人们的头脑,控制人们的行为,那些“中性”的、比较温和的传统,就更不容易消失了。它潜伏在人们的思维中,影响着人们对人对事的方式,其实,它是创新的极大障碍。就像李老师说的,其实一切文化都应是为了人自身,应该是趋利避害的。但趋利避害要有独立的意识,否则就会把违背个人意愿的东西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就像裹脚的女人,宁愿把自己的身体弄得畸形;就像殉葬的女人,宁愿被活活烧死。这样做,在形成制度的硬性环境里,是没有办法,但在制度改变的环境里,仍要坚持,却只是为了不被嘲笑,不被议论。人不能杀掉嘲笑者和议论者,也没有权利让人闭上嘴巴;但可以忽略这些耻笑和议论,用坚定的对真理和常识的信仰,让别人意识到自己的无聊和鄙俗。

之后李老师讲了超越时尚和传统的途径。

首先要有怀疑的精神。一般人接受时尚和传统都是不假思索,而我们应该学会怀疑,学会用审视的目光看事物。怀疑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必需有一些个别人来审视和批判群体文化,文化才能发展,否则它会成为一潭死水。中国的先秦时代是一个辉煌的时代,诸子百家都是创新者,带着自己独到的光彩。不过,后来的时代很可悲。有人说,中国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历史,因为只有王朝的更替,一切都没有发展,构不成历史。其实,中国并不是没有天才,但像朱熹那样的天才,也只能把才华和精力放在注释经典上,而不能写出新的经典。这是他们的悲剧,也是现代学人的悲剧。至于不能独创一家之言的原因,首先是教育问题。上千年的教育传统就是教人听话,听家长的话,听老师的话,听长官的话。从家里,到幼儿园,到小学甚至大学,孩子们习惯了一声号令,就把小手放在背后坐好,这样的孩子怎敢创新呢?我们的教育总是让人接受标准答案,不按标准答案回答问题,你就考不上大学。李老师讲的这一点特别好,因为我们都是亲历者,幼儿园时就天天服从老师,她让你吃两个包子,你就不敢吃一个半;从小学到中学,更是天天与答案为伴,为了准备高考,恨不得将历史和政治书一字不落地背下来。因为只有全背下来,按它写,才能得高分,才能考上好大学。甚至上了大学,这种惯性依然存在。我觉得上到大二下学期,才找着上大学的感觉,思维“正常”了,写东西也像那么一回事了。

怀疑并不是虚无,不是什么也不相信。怀疑应该与求实相结合。问题看到了,要认真看它是否真是这样。

第一是走出遮蔽。我们的知识是残缺不全的,尤其是现代史。教科书常常遮蔽和改写。遮蔽就是闭口不提,改写就是根据需要而改头换面。有人希望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们想知道,就要走出遮蔽,努力回到历史现场,根据事实做出我们的判断。

走出遮蔽,还要回到常识、常情和常理。这些才是重要的,它可以避免价值的严重颠倒。宣传往往把你引向一个方面,让你相信。可是,就说那些高大全的英雄吧,他们就真的没有七情六欲吗?如果有,一定要说他们只知道革命革命,只知道奉献,这是真话还是谎言?如果没有,那么他们的精神是正常的吗?值得学习吗?因此,凡事都回到常识、常情和常理,就能让人走出以理论家面目出现的骗子们的谎言。

听完李老师的讲座,我瞬间感觉生活是可以自由呼吸的。熊培云老师在书中说过,人是时间单位,人所有的只有自己的时间。因此,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人就要尽情生自己的活,用温和的态度对待生活,理性的思考辨别是非,规避压迫者对自己的侵蚀和毒害。现在我21岁,可以说有18年都是在遮蔽中生活的,获得觉醒和转变就在这两年,不过,“朝闻道夕死可矣”,况且我还有很长的生活道路要走,毕竟,生活是光亮的。听一个好的老师讲课的好处就在于,别人需要用几年,十几年了悟的道理,你在两个小时就明白了。这也就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