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贴]刘馨园:听李新宇老师讲座有感  

2012-10-31 18:28:00|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李新宇老师讲座有感

刘馨园

 

    在按照学院要求参加的五场讲座中,我受益匪浅:艺术设计系主任薛义老师关于世博场馆建设所体现的创新意识的分析与介绍让我对原本陌生的建筑美学产生了更多由内而外的契合之感;张峰屹老师关于“逞才游艺与魏晋南朝诗歌”的论述秉承他一贯的讲课风格,细腻生动条理清晰,从发现、提出问题到认识、解决问题,让我不仅更新了关于“逞才游艺”的知识,更为以后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完整的模式;“从美国艺术教育看创造力的培养”,吴晓丁老师用多幅照片展示了美国艺术教育的现状,在领略异国艺术教育的同时也对艺术产生的浓厚兴趣;孙克强老师为我们讲述的“文学批评史的雅俗之辨”,由雅俗的价值判断内涵与风格区分入手,让我们多层次了解了二者在文学上的辩证关系。

在五场讲座中, 李新宇老师的讲座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作为唯一一个没有固定题目、方向的讲座,我们的思维是随着李老师的讲述而发散思考的。李老师由何为实质性创新开始讲起,谈到了当下“创新”泛滥这一多少显得可悲的现实。“创新都是逼迫之下的不得已”,这一总结让我们惊诧之余却体会尤深。在当下,一些所谓创新,已经被注入了太多的作假成分,其含金量早已大大下降,被逼出来的“创新”始终不是真正的创新,所谓“换汤不换药”,正是当下“创新”的真实写照。针对这一现状,李老师就创新的实质要求对我们进行了发散性的讲述。首先便是不盲目迷信,不迷信书本,不迷信权威。“权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教条、成规。所谓书本上的知识往往都是有条件的,在一定时期,一定社会条件之下,某知识可能是“真理”,但一旦脱离了该情景,那“真理”就可能变成相对的,抑或是“过时的”。而“权威”更不宜轻信。主观性过于强大的论断总是容易被人轻易相信又轻易推翻,而当下“权威”的泛滥更让这一词失去了原本的公信性。而不盲目迷信之后,便要培养自身的超越能力。超越,一是超越时尚,二是超越传统。时尚一向是紧随着创新而出现的,但当下的时尚以跟风为主,是追随而非独创,“流行时尚是抵制创新的主要力量”,当流行、时尚产生之后,大多数人都是在跟风,在模仿,真正的创新被淹没。而当追随成为常态,想要有所突破就显得更为艰难,独立的思想被大众的趋同所遮掩,“枪打出头鸟”等传统制约着人们迈出时尚的桎梏,大众化、脸谱化成为主流趋势。超越时尚是创新的重要进程之一,走出传统思维模式,将自我意识建立在大众意识之上,这是成功的条件之一。“机遇只属于有准备的人。”自我意识的觉醒是准备过程的环节之一。超越时尚的同时,也应超越传统。传统对人的统治力量要比时尚更强大,常常超过一切力量。置身惯常的现实,人们自然形成惯常的判断。惯性力量往往是惰性的,让人们失去思考的能力,进而失去变革的动力,安于现状。对于流行文化而言,判断是非、善恶、美丑的尺度就是大众所信奉的标准,是约定俗成的东西,却并非客观、准确的。但恰恰就是这样的标准,是很难打破的。当下所谓的创新,往往都还是禁锢在固有模式中,未能打破惯性的思维。实质性的创新应该超越惯例,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却看待一切。在讲到此处时,李新宇老师以中国古代女子的缠脚为例: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女人美的标准之一曾是有一双三寸金莲。这有违自然规律、有违人道的做法却在中国实行了上千年。传统力量禁锢人们的思想,即使在中国这样一个大讲道德的大国中,惯性还是发挥着它强大的力量,让有违常理、有悖道德的事代代传承。“一切文化,都是为了人自身而创新出来的,其核心功能应该是趋利避害。”传统对于人的统治主要表现在禁锢人的思维,一切都遵从习惯,人的趋利避害的本质被控制,更见它的强大。当人们进行创新时,内心对创与不创,会进行利害的权衡,二者相较之下,尤其在当下社会,“不创”的代价始终小于“创”。虽然一旦“创”成,收获可能要远远大于“不创”,但属于高危行为,犹如风险投资,成功是不敢保证的。正因为其成功率低,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行动的人不是人们眼中的“傻子”,就是“头脑发热”。在趋利避害心理作用之下,放弃创新常常成为必然,而真正的创新就成了稀缺资源。

最后,对于创新的实质性要求还包括,努力培养自身的怀疑精神。创新始于怀疑,有了怀疑的精神才有接下来的“破”与“立”。对待传统不能全盘接受,而应以审视的目光看待。以审视的目光看待权威和经典,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新的思想、新的文化,总是起源于个别人。有了个别人的怀疑和批判,有了个别人的破与立,新的思想、文化才会逐步传播为社会的和大众的。我们要求有创新意识,归根到底就是要求我们成为那个“个别人”。当下,在我们这个本该最有个性的群体中,最多的却是无个性的“大多数”,这是思想文化的悲哀。无创新,无突破,墨守成规,不会带来利益上的损失,只是带不来思想、艺术、文化的进步。我们习惯于注释经典而无法写出新的经典,对于经典和权威的尊崇让人们只会走老路,甚至是一条路走到黑。

怀疑是先导,而求实便是后备。将怀疑的精神与求实的态度相结合,才会产生真正的突破,才会避免虚无主义。创新不是华而不实,不是弄上一点花梢颜色、或穿一套时装就是创新,而是需要脚踏实地。脚踏实地进行创新,才是当今之急需。走出历史的、主观的认识误区,克服先入为主的病态观念,回归常识和常理,在此基础上的创新才是实质性的,而非花架子或泛泛空谈。

    李老师的讲座虽然没有固定的具体研究对象,但短短一个半小时,却教会了我在方法论上的创新,让我从总体方向上对创新意识有了全新的认识。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