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旧作]桃花丛中的小屋  

2013-11-10 23: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丛中的小屋

 

李新宇

 

    拆除它的年月已经记不清,准确的位置也已无从查找,然而,我就是忘不掉,忘不掉那两间土坯小屋。

    就在“文革”开始的前夕,父亲盖起了那两间小屋。当时,园子里还种满了韭菜、南瓜、大蒜和扁豆。随着哥哥们的长大,劳动力已经不成问题,所以,西崖头培起来了,崖下挖了深深的沟,临街的墙打起来了,带着一身新鲜的黄土骄傲地立在那里,园子里新栽了许多树,尤其是过去没有的桃树。难忘那片桃树,春天一片花,如云如霞,鲜艳夺目,夏天满树大大的桃子,同样鲜艳夺目,而且香甜可口。那是当地第一代嫁接而成的大桃,在此之前,故乡只有青绿色的蜜桃,从来没有见过大而好看、一咬一口水的桃子。

    正是秋凉的季节,父亲开始计划盖那口小屋。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察看位置。他想得很细,知道新农村的建设要使房子整齐划一,所以,他反复观察,最后对准南面大队新建的房子。无论如何规划大街,这新房会是一个坐标,大队不会让自己新盖的大房子不在合适的地方。于是,在店园的北面,靠街留出几米空地,确立了小屋的位置。经过几个早晨和黄昏,父亲带领着哥哥们,建起了那两间小屋。基座一层石头,上面几层砖,往上是土坯垒墙,草檐草顶,里外用石灰粉过,一片洁白,一门一窗,感觉非常亮堂。

    小屋收拾好之后,首先进去住的是我和二哥。第一个晚上,二哥挟了他的短大衣走在前面,我紧跟在他的身后,我们走出大门,拐弯走过胡同,从二伯父门前向南拐,绕过大桑树下的井台,穿过那棵永远不见长的槐树和一棵长得很快的白杨形成的夹缝,进入我们的南园。然后,穿过南园的北部,向东迈过篱笆,就进入店里。再经过几个菜畦,在一片青菜气息的包围中来到小屋的门前。黑暗中,二哥掏出钥匙,打开屋门,我们便钻进小屋,擦一支火柴点燃放在窗台上的煤油灯。灯光黄橙橙的,像豆粒一般大小,人一走动,它就一闪一晃,似乎随时准备灭掉。

    我和二哥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二哥曾经在半夜醒来发现身边有一头猪,不,是像猪一样的东西,毛很长,而且呼噜呼噜地喘着粗气。他试图把它推下地,却怎么也推不动它。二哥早晨醒来跟我这么说。我说:我怎么成了猪呢?他说那不是我,因为他推那猪时,还特意看了看我,我睡得正浓,而且流着口水。我说:那就怪了,怎么可能呢?门是关了的,天亮房门亦然关着,炕上怎么能有一头猪呢?二哥说,清清楚楚,是猪,绝对不是狗或者狐狸,因为身上的毛是硬的。对我来说,这至今是一个迷。在后来的岁月里,每当说起来,二哥也是一脸的迷惑。

    在我的生活中,那间小屋至关重要。就在那间小屋,我读了《论语》和《孟子》,学会了编席子和斗笠。就在那间小屋,我支起一块门板,画了我的第一套水墨花鸟屏。就在那个小屋里,我用好长时间才买齐的零件,安装成了我的第一台半导体收音机。记得第一次的调试,电阻不合适,顺手掐来一节小黄瓜,试着把铜线插入不同的位置,当小小的舌簧喇叭发出悠扬的音乐声时,我和二哥高兴得手舞足蹈。

    人们说青春是美丽的。我没有美丽的青春,但关于青春的记忆,却大都伴随着那两间小屋。盖它的时候我14岁,拆它的时候我大约20岁。它存在了五六年,就不得不拆掉了。从此,我没有了小屋,一段岁月也随之失掉了见证。记得小屋门后有一行粉笔字:“1970XX日地震”。那不知是哪一位哥哥写的,春秋笔法,外人一般读不懂。小屋,似乎一直处于花丛之中,又似乎总是伴随着风狂雨暴,电闪雷鸣。小屋拆掉不久,我就离家远走,开始四处流浪。所以我常常觉得我的离乡与小屋的拆掉有关,似乎只有它才是我的住所,它拆掉之后,故乡已经没有我的住处,我只有去流浪。到如今,我已经在许多地方住过多种房屋,但夜里醒来睡不着,最思最想的,还是那两间小屋。

    那间小屋没有多少故事,却有我的桃色新闻。这也算是得天独厚,正是脸上被烙了红字的时候,我竟然有幸成了桃色故事的主人公。

    当我住在桃花丛中那两间小屋里读书、写诗、画画的时候,一些关于我的故事已经传开。开始时我并不知道,是一位好奇的姑娘,在一个晚上偷偷进入那个园子,去窥探小屋里的秘密。可是她太不小心,正与从外出归来的我撞了个满怀。我这才知道,在村庄舆论中,围绕着我的已经是一片桃色。据这位侦察员说,她是某某派遣来的。是某某告诉她,在那间小屋里,我与XX正在谈恋爱。她的讲述是那样绘声绘色:在一个个月光明媚的晚上,XX都要绕过井台,悄悄走进那片桃林,然后走近那间小屋,轻轻地叩一下窗户,这时,门就无声地开了,然后门又关上了……故事还说,在那间小屋里,我正在给她画像,她微笑着,手托香腮,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而我就在她的对面,手里拿着画笔,描呵描呵,可是,描着描着,两人就滚在一起了……

    在那个年代,这要算黄色小说。然而,无论创作者出于何种动机,我都感激他!我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希望一切都曾发生过,可惜没有。小屋里没有多少浪漫故事,没有那份甜蜜和美好,而那位姑娘,也只是空负箭伤,最后走向了自己的生活。倒是由于这个传说,使我开始相信自己真的爱她。直到今天,默念我爱过和爱过我的人,也总是把她算上。但在当时,我们的行动却始终没有跟上人们的想象。否则,我的生活也许是另一个样子。

    不过,传说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我们的表现大概足以引人注目。多年前回顾往事,曾经写过一组《逝去的红豆》,其中一首是关于她的:

 

                            我知道

                            昔日的梦想都已断送

                            红云飘散

                            世态炎凉

                            月亮也格外清冷

                            只有小巷的深处

                            你把眼睛擦得通红

                            相见无语

                            只说一句:

                            “入冬了

                            不穿棉鞋,不冷?”

 

                            在凛冽的风中

                            我变得高大

                            昂首阔步

                            走在大街正中

                            不再谦卑

                            不再向谁下气低声

                            在地狱的边缘

                            扮演英雄

                            只有在小巷的深处

                            桑树下,井台边

                            目光与你相遇

                            我才低下头

                            感到腰酸腿疼

 

                            呵,小巷深处的姑娘

                            虽然命运

                            没有在你我的脚上

                            系上红绳

                            但今生今世

                            不会忘记

                            我生命的航船

                            在你的港湾

                            避过魔鬼刮起的风……

 

    故人多年不见了,小屋已经拆掉,街已不是过去的街,路也不是过去的路。睡梦里,却依然常回那间小屋,而且醒来就会睡意全消,就像今夜,只好起床写下这篇短文。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