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贴]于宁志:我的老师李新宇先生  

2013-03-25 22: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 师李新宇先生

 

于宁志

 

读过朱竞写的一篇文章,其中说:“记得1999年秋天的一个上午,编辑部来了一位山东大汉,一脸大胡子,穿一身的黑色衣服,两手插在夹克衫的口袋里,他一直没有坐下,就在屋子的地上走来走去,不停地与我们说着话。他说话语速很慢,声音时高时低,普通话中夹杂着山东口音,听上去像是五音不全的人在唱歌。”这里所描写的就是我的老师。南开大学文学院网站师资简介专栏里有一张他年青时的照片,黑色的外套,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络腮胡子,浅褐色的石墙作背景,看上去像一个忧郁的诗人在沉思。

2009年春天,我来南开参加博士生招生考试,看到二主楼的课表上有两节是李新宇先生的鲁迅研究,突然就有了冲动,想去听老师的课。但是又想:事先没有跟老师联系,贸然就去听课,是不是太唐突?而且一直也不认识李老师。既然来考博士,本应该提前跟老师联系,登门拜访。我既未给老师联系,也没有到老师家里拜访,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课堂上,不知老师会不会怪罪。不管怎么样,当时我鼓起勇气,爬到楼上,进了教室,老师还没有来,我在后排找了个座位坐下。

一会儿,一位高个子、大胡子老师走进了教室,我认出这是李老师,但比我想象中的老了些,胡子并不是全黑,有点花白了。他并未带什么课本教案,手里只拿了个茶杯,把茶杯放在讲桌上,跟前面的同学说了几句话,然后环顾四周,发现了我这个“异类”,缓步走到我的跟前,说:“这位同学,以前没见过。”我赶紧站了起来,自我介绍,说明了情况。他说欢迎我报考,并给我讲了考试的情况和应注意的事项。最后又告诉我,今年有几位考生已经考了好几年,专业成绩都很好,只是英语成绩一直没过线,如果他们的英语今年过线了,很可能就要先录取他们。我听了之后有点失望,意思是我今年没戏了,只好以后继续排队。但稍有失望之后,还是很感动,因为老师讲的是实话,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推心置腹地把大实话和盘托出。接着老师讲课,我认真地听课。发现老师讲课的声音真的像唱歌,语速有快有慢,声音时高时低,总体上是普通话,有时又出来几句山东话的声调,更有意思的是,在一句话讲完下一句还未开始之间还有换气的声音。歌唱家也换气,不过一般不显露出来,李老师讲课时换气,我们能听出长长的吐气、吸气的声音。

后来很幸运,我考上了。不过一直很遗憾,我与我的老师的第一次见面竟是在这样的慌乱的境况下,真是无法弥补的罪过!

李老师很慈祥、和蔼、开朗,谈话中经常发出爽朗的大笑。他的生活很精致、悠闲,品茶、种菊、写竹简、编蓑衣、玩玉、赏石。李老师个子瘦高、步履轻快、天然的美髯,总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有一次,学生们给李老师过生日,李老师戴着王冠,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幸福地许愿,这时我从李老师的脸上看出孩子般的表情。许完愿,李老师指指自己头上戴的王冠,摸着自己的长胡子,说:“看我像不像老国王,可惜胡子是花白,要是全白了就更像。”我想:真是可爱的老国王。

李老师总说自己没做什么工作,一直在玩,我们看到的他的生活似乎也很悠闲,但是他每年都能发表十来篇文章,平均每年能出版一部著作,除此之外,还有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教学工作,这就令人觉得很奇怪,他哪儿来的时间呢?所以我想,李老师的生活一定是外松内紧,外人看到的,都是悠闲自在的一面,外人看不到的,是紧张工作的一面。李老师对学生的教育,表面上也不怎么严格。我的同学们都是这种感觉:李老师从来不会很严厉地告诫你要怎样怎样做,只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顺便问一下,什么什么怎么样了啊?或者说什么什么也该准备一下了。还有的师兄说,在前一年,李老师不会严格要求你,但当写毕业论文时,你就知道李老师的“严厉”了。李老师在指导论文时,确实是非常严格的,要求很高。平时我把一些文章交给老师,老师严格地指出了我的缺点,并把意见一条一条地告诉我,还怕我忘记,特地把意见打印出来。

李老师经常讲“穿越遮蔽”、“恢复记忆”、“守护现代文化基地”、“走出精神疫区”的问题,他特别关注百年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作为一个“唯人主义”的启蒙主义者,李老师深知启蒙的艰难和启蒙者的孤独。但是在平时的印象中,我们总看到老师乐观的一面。犀利的观察、深刻的判断、乐观的预计、爽朗的笑声,没有某些人看透了之后的愤激或绝望。李老师为人作文都很真诚,他的文章著作讲的是真话,有用的话,而且是明白的话,不似一些学者把文章写得高深莫测,云里雾里,绕来绕去,令人看不明白。古代文学教研室的孟老师几次跟我说:李新宇老师很有学问。外专业的老师们这样说,我想可能是因为李老师的研究经常突破学科的边界,不仅走出了现代文学,而且游走于文学、历史、政治、哲学等领域,又常常有犀利的观察和洞彻的发现。有一次,李老师给我们上课,我抬头一看,突然感觉李老师双眼射出两道光,可能就是因为老师的观察很犀利深刻,我才会在那时突然有了这样奇怪的感觉。老师们都很佩服李老师,研究俄苏文学的王老师一次在给研究生上课,说李新宇老师是他在南开文学院最佩服的老师之一,因为许多人研究鲁迅都说大话空话,越研究离鲁迅越远,而李老师几句话就说到了鲁迅本质的地方。

我很幸运地能到南开来读书,成为李老师的学生。听了李老师的课,读了李老师的书,接受了他的思想。李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启蒙老师,而是真正的“启蒙”老师。因为是他让我获得了一种立场,懂得了很多道理。在成为李老师的学生之前,我对许多东西有着似是而非的理解,没有自己的立场,经常在纷繁复杂的议论面前拿不定主意,看了一本书,觉得说的很好,又看了另一本书,觉得也不错,可是这两本书的观点却截然相反。到了南开之后,也经常问一些现在看来不需要问的问题,比如什么样的思想才是深刻的思想,五四精神到底是什么之类的问题。老师给了我简洁明了的回答,给了我阅读书目,我才慢慢感觉自己对以前似是而非的问题逐渐清晰起来,逐渐获得了自己的认识,以前不太敢于认定的问题才逐渐坚定下来。

我很幸运,能成为李老师的学生,接受他的启迪,使自己逐渐明白起来,读书,写作,都更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