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载]昂山素季:东南亚联盟国会议上发言:民主斗争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  

2013-10-29 20:56: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昂山素季:东南亚联盟国会议上发言:民主斗争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转载]昂山素季:东南亚联盟国会议上发言:民主斗争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2013年9月21日,昂山素季在新加坡峰会发表午间演讲。图为素季与演讲主持人在台上。)

 

昂山素季身着一身缅氏淡紫色长裙,在掌声中缓缓走上台。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从会场的大屏幕投影,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长发低束,发带上别着两朵红色的月季花。她站在讲台前,没有过往照片曾见的那种美丽的微笑,神情严肃得有些忧郁。 

 

  这是昂山素季,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缅甸非暴力提倡民主的政治家。她66年的一生中,有21年间断断续续在军政府的软禁中渡过,在2010年11月13日终于获释。这一切为她赢得了更高的声誉。

 

  2013年9月21日中午,新加坡峰会会场,她来到我们面前。她以纯正的英文进行的演讲开始了,立即抓住了所有在场的人……

 

  (以下为中文译本。英文在此:http://english.caixin.com/2013-10-09/100589243.html,

 

  音频节选:http://english.caixin.com/2013-10-12/100591111.html )

 

  

  昂山素季:

 

 

  我非常高兴今天能作为一个东南亚联盟国代表在会议上发言, 虽然缅甸早在1967年就已经成立,但直到1997年才加入ASEAN。1947年,我父亲临终前最后的演讲中他曾提起过建立一个亚洲国家联盟。早在那个时候他就有这样的远见,希望有一天我们所有的亚洲国家能够走到一起,拧成一股绳。缅甸独立之初所坚守的信条在现如今依然适用。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民族团结,如同当初一样。缅甸的独立是通过国内各个主要的民族共同商议共同争取而来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各个民族之间的互相协作支持,绝不会有今天的缅甸。

 

  民族团结之于缅甸有多重要?从我们国家命名问题的敏感程度上就可窥一斑。有些人因为我坚持称呼缅甸为Burma (英国殖民地时期的名字)而不是官方名称Myanmar意见很大。我已经多次解释过了,这是因为国家名称的改动并没有经过人民的同意。而对我来说征求民意是最基本的。如果缅甸真的要成为一个民主国家,首先就要学会如何尊重人民的意志。如果其他人选择Myanmar这个称呼,我其实一点也没有意见,因为民主正意味着选择权。意味着拓宽人们的选择面,让我们中更多的人能够做出更多样的选择。

 

  今天早晨的座谈小组中也谈到了民主的一些其他特质,提到民主的包容性。不过我所说的包容并不是指狭义的包容。我所说的是包容性是能让所有人觉得自己同属一个社会,拥有同样的价值观,最基本的价值观。我们的国家由许多种民族组成,正因如此,缅甸转型的一个前提条件即民族团结。如果缅甸无法将宝贵的民族多样性凝聚起来,化为己用,那么向民主国家转型也就无从谈起了。缅甸最宝贵的财富并是令外界垂涎的自然资源,而是我们丰富的民族资源。

 

  今天早晨也有许多人谈到了未来世界的能源需求。缅甸虽然拥许多能源,但是我有时宁愿不是这样,在座许多人知道,这些能源给缅甸人民带来的不幸与好处几乎不相上下。我希望缅甸将来能靠人力资源强国,而非只依赖自然的馈赠。我希望缅甸的资源来自团结,来自理解,来自建立一个包容的社会,一个重视区别,拥抱多样的社会。

 

  在那些奋斗的漫长岁月里,各民族党派对全国民主联盟和其他民主力量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很少有人知道,全国民主联盟能发展至今日的规模少不了各民族党派中盟友的支持。在1990年大选之后我们成了仅剩的缅甸族党派,但是其他民族党派的盟友一直与全国民主联盟风雨同舟。正因如此,我对缅甸未来实现全民族团结充满信心,这并不只是一种希望,一种空想,我们曾经做到过。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诉诸具体的政治方案。

 

  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民族冲突一直是缅甸最严峻的挑战。但是冲突可以化解,也曾经被化解过。过往的成功应当能激励我们在未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融合。

 

  我们希望我们的党派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的联盟。这是当初为缅甸独立而战的一代所希望的,现在也仍然是我们所为之努力的目标。但是这个目标当下还并未实现,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大部分人说起缅甸的转型,都首先从经济层面入手,但我认为民族融合才是重中之重。虽然恐怕我们的许多政府官员也认为转型是个经济问题。也就是说,他们在量化“改革”的成果。我认为如果其衡量标准是政府又得到了多少投资,多少援助,那么他们所说的“改革”二字需要打上引号。我认为真正成功的改革取决于整个社会的包容度,要看我们是否能在社会发展的大方向问题上达成一致,因为改革是条长路,需要所有缅甸人一起走。

 

  我父亲在1947年去世之前曾说过,我们的国家正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们遭到重创,父亲说“只有在别人走路的时候我们大步往前跑,才有可能在20年内让缅甸重新站住脚。”然而我们并没有得到那20年的时间,因为1948年的时候缅甸独立了。20年的时间内,缅甸不停地辗转于各个军事力量统治之间,曾经所取得的一点点成果也渐渐被消弭殆尽了。

 

  政治的力量至关重要。我最近去了匈牙利,波兰和捷克,在捷克时参加了一个关于转型中社会的论坛。我有惊无喜地发现在讨论NGO,TSO等组织的作用时,人们对政治层面只字不提。有的人似乎认为政治是登不了台面,不合身份的,而我认为这样的态度十分危险。没有一个人能说政治的影响是卑微的。如果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国家建立成功的民主,所有的公民都必须具有政治意识。他们必须有参与感,他们必须清楚自己的权力,也知晓自己的义务。

 

  现下谈论“责任”一词似乎有些过时,但是我认为这至关重要。谈论精神力量似乎也显得有些过时,不过我相信精神力量,因为它支撑我们度过了将近三十个年头。漫长的民主斗争中,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无数次鼓舞着我们,将这斗争继续下去。

 

[转载]昂山素季:东南亚联盟国会议上发言:民主斗争来自平凡老百姓的精神支持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2013年9月21日午间,演讲之后。昂山素季回到会场的座位上。)

 

  每次我去农村,总有人对我说“祝您健康长寿”,这是缅甸一种很常见的礼节。他们就是这样表达对我的鼓励,很简单,可是要知道这些人贫穷到几乎一无所有。我尤其记得有一次我走在乡间小路上,看到一家人站在路边,爸爸妈妈带着两个小孩子。他们住的地方几乎不能被称作房屋,一个支起来的屋顶就是他们所拥有的全部了,而他们就在那个棚户屋外站成一排祝愿我健康长寿。我当时想他们实在太慷慨了,而且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充满了喜悦,并不是在为自己谋求什么。有人可能会问,难道他们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吗?想,他们想让我继续承载他们的希望。但是其实正是他们在帮助我获得帮助他们的力量。他们不只是期盼着我一个人做到这件事,而是希望我能活的长一些,好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到他们想让我做到的事。

 

  一般人们会对我说,“愿您能长命百岁”。但是有一次有个人说希望您活到一千岁,我说“那不是有点太长了吗?”他回答说要做的事情太多。我说,如果你期望我要花一千年达到那个目标,说明你没有出你该出的那一份力。是人民的慷慨馈赠让我们继续前行。他们一无所有但是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他们的慷慨在于他们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我和其他那些为民主奋斗的人身上,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是在一起的。知道并且真切感受到我们同舟共济,就是民族团结的精神内核。

 

  评价今天的缅甸,我希望你们不要只着眼于改革的经济成就——虽然其实经济现状也并非有些人们所描绘的那样美好,我不用举出具体的数据,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查到。我更希望你们能看到我们在政治和社会改革上的成果。我最大的担忧就是改革的时机问题,我们正好赶上改革最艰难的时刻。在今天早晨的座谈会中,Flink先生提到了劳工市场紧缩的问题,时代已经变了,我们对此心知肚明。现在已经不再是九十年代了,缅甸人和全世界的人都有更高的标准和期待。人们了解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发展水平,所以自然有了更高的期待。

 

  然而,我们也需要一个敢于在短期内采取不受欢迎的措施,以图长远发展的领袖。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着一大挑战,即全世界的领袖都因为信息革命的到来对公众舆情有所忌惮。我这么说有何道理?我认为领袖们明白公众舆情的重要性,他们心生忌惮,因为人民的呼声此前从未如此洪亮,传播也从未如此之广。不过正因如此,我们需要警惕政府工作中的民粹倾向,也就是说政府为了顺应民意而只顾眼前利益,忽略长期发展的需要。当然,这并不是说政府在国家长期发展的问题上总是正确的。

 

  这就需要做到公开,包容和透明,很多人都在谈论透明这个概念,认为是我们的国家现阶段最需要的。近几个月出现的那些问题就出在不够透明上,比如商业贸易纷争和民众要求赔偿正名的事件。这些人虽然是因为历史原因被错待,然而是现在社会上信息的不透明让他们的遭遇不为人知,也就无从赔偿和纠正。

 

  社会透明度至关重要,它与信心密不可分。我们需要那些对自己足够有信心,足够诚恳,愿意接受批评和意见的领袖。要尽己所能弥补过去的错误,坚定信念,去芜存菁。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有意义的,可持续的改革。这需要政府和民众的共同努力。

 

  要实现政府和民众同进退,缅甸首先需要对现有的宪法做出改变,这是无法避免也不能忽视的。可能有的人觉得我应该谈谈经济而不是政治,那么我想你不应该邀请我,因为我是一个政治家,而政治家永远都在谈论政治。

 

  在我看来,政治是一个很广的概念。它覆盖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经济。其实我们所需要的宪法改革对经济也意义重大,我先前提到过,缅甸的投资现状并不像人们所希望的那么好。我和许多投资者谈过这个问题,他们觉得缅甸在依法治国上做的不够好,在一个法治不健全的市场投资,安全难以保障。依法治国的根本在于宪法,如果我们的国家想要实现经济繁荣,必须先做到政治稳定,必须让投资者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注资的社会。

 

  我之所以说社会而不是国家或者民族,是因为我们现在所试图建立的是一个民主体系,不仅仅是一个民主的政府,而是一种民主的文化—其广度远远不是一个政治形式所能及的。而缅甸的民主,官方称之为“纪律型民主”。虽然我很相信纪律的力量,但是这种措辞还是令人担忧。什么是纪律型民主?在我看来这更像是在试图在民主的定义上做文章,去掉那些让政府不舒服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强调民主的文化,其核心是包容,是通过和平手段求同存异。你们都知道缅甸去年发生的事,自从独立以来,缅甸国内一直民族冲突不断。如今,尽管我们现在处于暂时休战的状态,但是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和平。另外,聚众暴力事件也屡见不鲜,这都是缅甸现阶段面临的问题。除非我们能改变这样的局面,令社会稳定,否则投资者无法安心入缅。

 

  李总理昨天谈到了人口结构的重要性,提到世代更替对经济,政治以及国家安全的影响。和平与稳定是任何国家经济发展的前提,没有人愿意在一个暴乱四起的国家投资。这就需要全缅甸的人民一起努力,对实现和平充满信心和责任。

 

  我认为希望来自缅甸人自己,我们的人民将决定转型的方向,决定转型是否全面、透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需要来自国际社会的监督和关注。

 

  去年我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说我们不应该过度乐观,我说应该存在有建设性的怀疑。许多人因此十分不满。我国的媒体认为我所说的建设性怀疑是在鼓吹消极主义,我不这么认为。而我认为有建设性的怀疑主义指的是公平全面地看待问题和成就,是一种谨慎乐观的态度。

我们需要国际社会诚实地评价缅甸的局势,而不是只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你们必须看到缅甸真实的情况。出于希冀而美化缅甸的局势,对我们来说并无裨益,只有客观地告诉我们哪里需要改进才能真的对缅甸有所帮助。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们需要你说:缅甸必须要在这些方面改进。而不是说:缅甸已经提出了要如此改进。

 

  关于改革的讨论很多,关于改进的讨论亦然,但是我也想呼吁你们能肯定缅甸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归根结底,我们应该问:老百姓的日子比三年前好了多少?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自己去找出答案。请你们到缅甸农村去看一看,要记住,缅甸70%的人口都住在农村。去看看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改变。问问他们是否觉得日子比以前更好了,是不是还和三年前一样对未来充满乐观,他们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改变。这些的答案,我希望你们能亲自去找到。只有如此,你们才能知道缅甸的改革已经走了多么远。从贫穷、四分五裂到团结、繁荣,缅甸究竟走了多远。

 

  也别忘了,时至今日,缅甸仍然是一个分裂中的国家,我们的各个民族间还没能与中央政府达成一致。实现统一至关重要,这是建立一个民主联合体所需的基石。所有这些组织能够走到一起,求同存异,拥抱多样。不仅仅是为了实际的利益,也是为了实现建立一个和平社会的共同理想。

 

  最后我想说,在过去的一年中我走访了许多富足的社会,但是我仍然觉得缅甸有它自己的长处。我们仍然相信精神力量,我们仍然拥有慷慨的美德,我们坚信人类可以超越自己,这种力量是我们可以贡献给全世界的。即便我们还没有完成民主社会转型,但我此时此刻仍相信我们有什么可以回报给国际社会。虽然现在你们给与我们的帮助远远大于我们所能回报的,但是我希望我们之间是互惠互助的关系。并不是说,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在贫穷中挣扎的国家,四处寻求帮助和馈赠,虽然我们的确需要这些帮助。但同时,我们也是一个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的国家,这是我们愿意与全世界一同分享的。谢谢大家。YYQ。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