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过生日  

2014-02-21 07: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生日

 

李新宇

 

1

我不喜欢过生日,因为生日那天心情常常并不好。常说的理由,则是年纪不老不小,没什么理由过生日。我一直认为,小孩子的生日是应该过的,因为把孩子养大不容易,每长一岁,就是一个胜利,值得庆贺;老人的生日也是应该过的,因为80多岁,90多岁,每活一年,就是一个胜利,值得庆贺;唯独不老不小的年纪,过生日实在没有理由。

但近10年来,我的生日却是年年过。开端是在50岁的那年,年轻朋友们突然相约从海南、广州、吉林、内蒙、山东等地来了一大群,订了饭店,买了蛋糕,有人还做了诗,写成条幅装裱了,在吃饭时突然挂了出来,搞得我受宠若惊,不知所措。

大家说一些让我开心的话,我很感激,也很高兴,却也有些悲凉。多年不写诗了,就在大家热烈讨论鞠斐那首祝我五十寿辰的七律之际,我心里也突然冒出了一些句子,但知道说出来会扫大家的兴,所以没有念出来,宴会结束之后,却回家写在了日记里,现在录在这里,也算一个纪念:

 

《五十自寿》

 

五十岁的男人

还在忙碌,还在挣扎,不由自主

这算什么?!

这本身就是人生的失败

 

五十岁的男人

应该清晨起来

拿起扫帚

把院子打扫干净

打开大门

扫净门口的大街

然后回头

端详自己的门楼

拂去门楣的尘埃

 

五十岁的男人

应该用粗粗的腰带把外腰扎好

把烟袋别在腰里

倒背着手

站在地头

看儿子在地里干活

心满意足地

埋怨和唠叨

 

五十岁的男人

应该领着孙子

在河边溜达

手里攥着一只蚂蚱

或者天牛

或者小蛤蟆

什么并不重要

为的是牵住孙子

不要漫无边际地跑

 

五十岁的男人

应该不断去祖坟漫步

瞅着日影

用脚步丈量

一遍又一遍

寻找自己的位置

看是否能够

稳稳地靠着父母的双膝

闭上眼睛晒太阳

 

看了上面的句子,肯定有人会说:真是一个老农民!地道的小农意识!是的,我本来就是一个农民,却不幸失掉了土地,到城市来流浪。我最大的愿望,还是做一个能够拥有自己的宅院、土地和祖茔的自耕小农——也就是被我们称作“封建社会自耕农”的那种。当然,做“资本主义自耕农”我更没意见。

 

2

    每次接电话,听说要来给我过生日,都是不准他们来。结果却还是有人来:有的去北京办事,路过天津顺便来看看;有的来河北、山东招生,路过天津,也来看看;有的在中央党校学习,北京到天津几步路,来过星期天……三三两两,相约而来,我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过生日是应该做些善事的,我却一次也没有做成。

    记忆最深的是刚刚搬到社会山的一次,有几位从山东来,上午就到了,宴会订在晚上,中午一起到金红云吃饭,吃完之后步行回家,看到路边有人卖野鸡,长长的尾巴,羽毛绚烂,很漂亮。大概是我的喜欢表现达明显,朱献贞马上讨钱买下了,并且为我抱回了家。野鸡是用铁夹子捉的,腿部受了重伤。我想也好,人家过生日,要进庙烧香,布施。我不是佛教徒,自然不便仿效,可是,过生日多吃许多好东西,挥霍这个世界的资源,心中不能无愧,把这只受伤的鸡养好然后放生,也算略补自己的罪过。

    那只鸡拿回家后,先是拴在了院子里。旧历的2月上旬,天气还比较冷,怕冻坏它,夜晚就就用一个纸箱子扣住。几个夜晚都安然度过了,我却突然多事,想到鸡的腿是受伤的,用绳拴着不利于康复,于是找来了木条,买来铁丝网,为它做了一个宽松的长方形笼子。看到野鸡在宽松的铁丝笼中的轻松姿态,我很得意,想象着它的腿会很快康复,春暖花开之时,就可以把它放归自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天突然天气变冷,院里的鱼盆重新结冰,早晨起来去喂它时,发现它已被冻僵。

    本来,鸡在野地里,自己找地方趴着,是冻不死的,因为它会找一个有干土或枯草的地方,刨一个坑趴下,整个胸脯在地下,可以避风,可以保暖。而我把它装进笼子,却是四面悬空,没有避风的地方。

    我终于明白,要做善事,也需要足够的聪明。

 

3

今年60岁了,一群年轻朋友又在张罗为我过生日。

我不大赞成,却也无法反对。只是一方面感谢他们的好意,一方面却觉得自己很尴尬。面对询问的电话,我不知道该表示欢迎,还是该表示拒绝。欢迎来,不准来,似乎都不对。

大家都很忙,天南海北,千里迢迢,为我而来,只是为了过生日,实在令我不安。然而,我的拒绝却总是不能坚决,因为口子早就开了,50岁时不拒绝,60岁为什么拒绝?年满花甲,有人记着,有人讲究这些,来的人多一些,也属正常。同学们、朋友们大老远坐飞机、坐火车从天南地北赶来,我却避而不见,或者跑到外地去,那就太不近情理了。

逃避注定不成,我曾有个折衷的意见,建议张罗者来点创新:开个QQ群,或干脆到我博客上去,大家都在自己家里上网,来个网上聚会!这提议马上被否决,理由是大家要的是聚一聚、见见面,碰碰杯,网上怎么行?!

好像也有理,我只有默认,却又觉得真不该因自己生日而惊动大家,让许多人为此而奔波于长城内外、大江南北。( 2014-2-20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