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关于民国国旗  

2014-06-15 21:2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民国国旗

 

李新宇

 

    众所周知,北伐战争之后,中华民国的名称还是中华民国,但国旗变了,五色旗被青天白日满地红所取代。

    国家易帜是一件大事,那么,1927年至1928年间国家的变换,算不算一次改朝换代?无论是1949年之前还是之后,也无论大陆还是台湾,说起中华民国的成立,仍然是1912年,国庆仍然是辛亥革命爆发的纪念日——10月10日。由此看来,北伐战争似乎不算改朝换代。不过,从今日台湾的官方文件看,马英九被称作中华民国第12任总统,我们只要一个个往前数上去,就会发现它是从蒋介石算起的,没有把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等易帜之前的总统算在里面。

    这到底是为什么?承认中华民国而不承认民国初期的那些总统?果真如此,国旗的变化就更值得关注了。

 

1

    其实,民国国旗之争本是同盟会内部的一个老问题。早在同盟会刚刚成立不久,争执就发生了。

    1907年2月28日,宋教仁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七时至《民报》社与黄庆午言余辞职事,庆午不应。良久,庆午忽言,欲退会,断绝关系,其原因则以□□□以己意制一新国旗,而庆午以为不善,请其改之,逸仙固执不改,并出不逊之言,故庆午怒而退会。时诸人均在,皆劝之。余则细思庆午不快之原因,其远者当另有一种不可推测之恶感情渐积于心,以致借是而发,实则此犹小问题。盖逸仙素日不能开诚布公,虚心坦怀以待人,作事近于专制跋扈,有令人难堪处故也。今既如是,则两者感情万难调和,且无益耳,遂不劝止之。又思□会自成立以来,会员多疑心疑德,余久厌之,今又如是,则将来之不能有所为,或亦意中事,不如另外早自为计,以免烧炭党人之讥,遂决明日即向逸仙辞职,庆午事亦听之。[1]

 

    这里的黄庆午,即黄兴;“□□□”即孙逸仙,即孙中山;“□会”即同盟会。

    当时孙中山提出未来的新国旗用青天白日旗,黄兴不赞同,认为青天白日旗不好看,而且与日本旗相似,主张用井字旗。孙中山不容异议,断然否定了黄兴的意见,导致黄兴“怒而退会”。从宋教仁的日记还可以看到,宋从那时已不看好孙中山。就在写这段日记的第二天,宋教仁就到孙逸仙寓所辞职,并移交文件。孙逸仙开始不允,但宋教仁固辞,把工作交待清楚就离去了。[2]

    因为后来对孙中山的神化,此事少见叙述。较早对此事叙述比较详细的,是冯自由《革命逸史》中的《中华民国旗之历史》。不过,冯氏写该文,是在青天白日满地红已经成为中华民国国旗之后,而且,在辛亥革命之前同盟会的矛盾中,冯自由一直是站在孙中山一边的。所以,在他的叙述中,青天白日满地似乎理所当然应该成为中华民国国旗。

    不过,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却只有冯自由交待得清楚。据冯氏回忆,同盟会成立的第二年冬天,同盟会干事会在东京讨论未来国旗式样,“总理主张沿用兴中会之青天白日旗,谓乃陆皓东所发明,兴中会诸先烈及惠州革命军将士先后为此旗流血,不可不留作纪念。各党员亦提出各种方式,有提议用五色,以顺中国历史上之习惯者;有提议用十八星,以代表十八行省者;有提议用金瓜钺斧,以发扬汉族之精神者;有提议用井字,以表示井田之义者。黄克强对于青天白日,颇持异议,谓形式不美,且与日本旭旗相近。总理争之甚力,且增加红色于上,改作红蓝白三色以符合世界上自由平等博爱之真义。仍因意见分歧,迄未解决,后经章太炎、刘揆一设法调解,暂搁其议。于是各种方式均由庶务干事刘揆一保存,作为悬案。”[3]

    由此可见,孙文虽然有专断作风,但同盟会的干事会却是民主的,意见不统一,就作为悬案搁置,并不由他一人说了算。

 

2

    此后,同盟会又发动过若干次起义,如惠州起义、镇南关起义等,直到黄花岗起义,凡孙中山亲自过问的,所用都是青天白日旗。而在这些起义中,黄兴屡任主帅,却从未表示反对。因此,冯自由说:“故在革命历史上,青天白日旗之为中华民国国旗,实无疑义。”[4]

    黄兴任主帅指挥起义,使用的是青天白日旗,他并没有要求改换旗帜,或因为此旗而拒绝参与,在显示的是黄兴的性格,为人厚道,善于委曲求全,在流血牺牲之际,不为旗帜而制造矛盾、引发纷争,但并不意味着他对青天白日旗的认同。所以,冯自由的话反映的并非革命史的事实。

    意见未统一,分歧仍存在,这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后集中表现出来。武昌首义,各省纷纷响应,使用的旗子可谓五花八门:武昌使用的旗帜是铁血十八星旗,那是共进会的旗帜,是焦达峰、孙武等人设计的;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独立,使用的是五色旗,那是宋教仁等设计的,黄兴赞同的;广东军政府胡汉民任都督,使用了孙中山倾心的青天白日旗。但同在广东,并且做了副都督的陈炯明,在惠州起兵时用的却是井字旗,直到他到了广州,为统一计,才改用青天白日旗。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际,国旗式样并未确定。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办公室里自作主张挂起了青天白日满地红,但这旗帜并不是他过去主张的图样,也不是历次起义所使用的式样,而是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红色上面加了十八条白色的横线,每条线代表一个省。不过,这面旗虽然挂着,“总统府职员及宾客多见之,惟此新旗式尚备而不用,总理始终未向政府提出之。”[5]

    1月9日,武昌方面电请临时政府颁发国旗式样。各省代表会行使临时参议院职权,开会对国旗式样进行讨论。广东等地的代表主张用青天白日旗;湖北、湖南等地的代表主张用铁血十八星旗;江苏、上海、浙江等地代表主张用五色旗。代表们为此争论不休,直到2月20日,参议院投票表决,结果是五色旗得票最多,于是确定以五色旗作为中华民国国旗,请临时大总统通告全国。

    孙中山不同意,坚持要用青天白日旗。他提请复议,但临时参议院决定维持原议,并且做出了说明:青天白日旗为同盟会一党所用,不能代表各方面;五色旗象征五族共和,取义完美。

    根据规定,总统只有一次要求复议的权力,孙中山依法不能再有异议。

    国旗确定之后,临时参议院考虑到孙中山的意愿,也考虑到武昌首尽义将士的意愿,决定在公布五色旗为国旗的同时,确定十八星旗为陆军旗,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为海军旗。

    国旗确定了,孙中山虽然不同意,却必需以临时大总统的名义通告全国。就在全国各地挂满五争国旗的时候,在他的临时大总统办公室里,挂的却是青天白日旗。按理,国家元首办公室不悬挂国旗而悬挂另一种旗帜,是有理由受弹劾的。参议院没有追究,也许因为此时新的临时大总统已经选出,只要袁世凯就职,孙中山马上就要离职。

    面对当时孙中山的一系列提议被否决的情况,后来的国民党史家以及受国民党意识形态影响的人们往往认为:“这个问题反映出非同盟会议员反对同盟会的领导,以武昌起义为民主革命的起点,否定同盟会在武昌起义前领导多次革命的功绩。”[6]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因为同盟会和后来的国民党所要争的,正是如何看待辛亥革命,如何看待同盟会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

    而且从中可以看到当时的参议院可钦可敬。议员们没有成为临时大总统的应声虫,他们知道自己从事建立的是什么样的国家,充满真挚的建国热情。

 

3

    孙中山是固执的,在此后的若干年中,对他所钟情的旗帜一直念念不忘。

    二次革命之后,他在日本组织中华革命党,因为黄兴等同盟会元老没有加入,党内一切都由他一人说了算,中华革命党的党证上印了交叉的两面旗:一面是青天白日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

    1920年,孙中山在广州由非常国会选为大总统,首先做的就是废止五色旗和十八星旗,改用青天白日旗。

    后来几经反复:

    1921年,陈炯明的部下用大炮吓跑了孙中山,广州恢复了中华民国的五色国旗。

    1923年,孙中山卷土重来,在广州重新组织大元帅府,就职之日,再次废止五色旗而改用青天白日旗。

    冯自由讲到一个细节:那年全国学生会在广州召开大会,特请孙中山到会指导。会议开始,照例是升旗行礼,孙中山见飘扬的是五色国旗,拒绝行礼。

    在这种情况下,“革命策源地”广州才开始飘扬起青天白日旗帜。

    再后来,在蒋介石领导下,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北伐军攻克之处,国旗即由五色改为青天白日。至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五色旗终于成为历史。

    与之相伴随的,是“民国”成 了"党国"。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