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转载]燕京大学的最后时刻  

2015-11-07 21:45: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京大学的最后时刻

 

                  [转载]燕京大学的最后时刻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司徒雷登(左2)和燕京大学的同事们
 

    从1919年司徒雷登出任首任校长算起,由美国人在中国办的燕京大学存在了33年。其间,因为美国背景,它在复杂的中国时局中艰难地幸存下来,但最后还是因为美国背景,在复杂的政局中,终归没有逃脱被拆分的命运。

  隐约的惶惑

  1951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建国两周年庆典。燕京大学的青年教师巫宁坤,夹在8人一排的燕大教师方阵中,向着天安门城楼上的国家领袖高呼口号、齐齐挥手,接受检阅。

  一个多月之前,这位去国8年的芝加哥大学英国文学博士,刚刚带着几箱左翼书刊回到祖国,任教于燕大西语系。这时的巫宁坤对一切充满好奇。

  抗战期间,巫曾求学于西南联大,与那时昆明和重庆的乱象相比,新中国的北京城里没有叫花子、妓女和鸦片客,这让他感到欢欣鼓舞。可另一方面,人人都要穿灰布毛装,喊同样的口号,绝对服从组织,这些又让他隐隐地感到惶惑。

  感到欢欣鼓舞的,还包括急电巫宁坤回国的时任燕大校长陆志韦。当时的燕大学生会主席夏自强回忆,1949年2月3日,北平举行解放军入城式。燕大师生从清晨三四点钟起床,到清华园火车站乘车进城参加宣传和庆祝活动。他看到陆校长冒着严寒在车站欢送燕京的队伍。解放军入域后,陆校长给美国的托事部写信,用“廉洁”“黎民政府”“中国的希望”来形容他眼里的新政权。

  在巫回国半年前,也就是1951年2月12日,教育部正式接管燕京大学,从此燕大从私立大学变为国立大学。那块由蔡元培题写的老校匾,也由毛泽东的手书“燕京大学”代替。

  著名学者的余英时曾在那个时候,在燕大西语系有过短暂的求学生涯,他的英语老师恰好是赵萝蕤。余在一篇文章中回忆道,“有一位思想进步的学生曾试着用阶级观点解释一篇小说,赵教授未加称赞,而且表示与小说的主题全不相干”。而日后成为代理校长的史学教授翁独健,虽然指定普列汉诺夫《一元论历史观的发展》为课本,“但他在课堂上并不宣传历史唯物论,更未提及斯大林的‘五阶段论’”。

 

    “洗澡”运动

  不久,“三反”运动在燕大掀起了巨大震动。

  发表于《人民教育》杂志1952年7月刊的《燕京大学教师思想改造的经验》一文,概述了“三反”运动在燕大的3个阶段:发动群众普遍检查校内的贪污浪费问题;号召教师人人洗澡,洗掉美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在个人思想上留下的影响;让极少数有严重反动思想的人向全校师生员工进行检讨。

  夏自强已于1951年毕业留校任教,除了历史教学外,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学校节约检查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他作为 “三反”运动领导者的身份并没能维持多久,12月,中共北京市委的工作组就进驻燕大了。

  夏自强作为主持人,见证了对校长陆吉韦的批判会。“开批判会的那天,全校师生在大礼堂听会,会议现场还通过广播连线清华大学的另外一个会场。学生中的积极分子涌入校长办公室,搜集文化侵略的罪证。学生们轮流上台讲话揭发,被工作组做了大量工作的陆先生的女儿,也上台控诉自己的父亲。”夏自强回忆道。

  目睹校长陆志韦受批判的巫宁坤,很快也迎来了自己的批判会。他在会上把自己痛骂了一番,检讨自己的家庭出身不好,长期在美国受资产阶级教育,迷恋西方文学等等,满以为可以过关。一名学生积极分子不满他的检查,提出了一件能证明他 “敌视社会主义新闻事业”和“意图腐蚀天真幼稚的学生”的往事。巫这才想起,曾经有一位女生向他问及中国的新闻与美国的有何不同,他想也没想地回答,“我觉得《人民日报》和美国的报纸大不一样,‘十一’前一连几天,头版看不到大标题新闻,半个版面都是庆祝口号,这也能算新闻吗?”

  这种疾风骤雨的思想改造运动效果明显。截至1952年秋运动结束时,全国91%的高校教职工,80%的大学生接受了 “思想洗澡”。

  消失于院系调整

  燕大的校史上留有一张摄于贝公楼前的纪念照片,画面上是新搭起的一座牌楼,上挂大横幅,红底白字醒目地写着“庆祝燕大新生”。这个 “新生”,指的就是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燕大的一些院系被拆分,剩下的部分并人北大。工科并入清华;经济系调整到新成立的中央财大;政治系并入中央政法大学;教育系并入北师大……而著名的社会学系早在改国立后一分为二,分作民族系和劳动系。随着1952年10月4日,院系调整后的新北大入驻燕园,燕京大学不复存在。

  作为教育部高教司原司长,夏自强回顾57年前的那次院系调整,不无反思之意:那时正赶上抗美援朝,受政治的影响太大,把英美的教育模式完全与苏联模式对立开来;否定了很多学科,对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和应用经济学这些学科是一种摧残,“导致很多学科出现了断层”。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