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一)  

2015-11-08 23:36:00|  分类: 徐世昌,诗书画,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一) 

李新宇

 

民国初年的大总统们,大多有比较高的文化修养,但文化底蕴深厚而且表现色彩最浓的,还是徐世昌。徐大总统不仅有学问,而且诗、书、画俱佳。

 

1

徐世昌留下了许多诗作,其中不少在当时曾经广泛流传,只是后来随着“北洋军阀政府”成为定论,这个政府的执政者也就成了反面人物,他们的作品便不再被传播。

作为科举路上的成功人士,而且在翰林院呆8年,半辈子形成的生活习惯,使得读诗、写诗成为徐世昌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虽然长期置身官场,但骨子里却是文人,对诗文书画不能忘怀,不但喜欢读诗、选诗、研究诗,而且自己大量写诗,还曾与林琴南、严范孙、赵湘帆、华世奎等当时名士组建诗社,共同进行诗歌创作。

看他留下的诗歌,更多的是写景咏物之作。清新自然之物,宏阔悠远之境,清静恬淡的心态,构成它的突出特色。这是《新秋即事》:

 

        夜凉初听蟀,午燥尚鸣蝉。

        窗静数声雨,畦分一脉泉。

        烟云弄柔瀚,风露得清眠。

        九曲屏风外,青山卧榻前。

 

    新秋季节,夜晚已有凉意,所以有了蟋蟀的叫声,中午却依然燥热,树上仍有知了在叫。忽然下起雨来,窗外雨滴声声,菜畦有了流水……一路写来,有声有色,后四句由近及远,雨过天晴,远处的青山似乎就在床前。这情景所折射出的,是作者那份悠然的心境。

再如他的题画诗:

 

    秋风老屋隐松萝,江上青山似点螺。

    鸿雁不来芦荻老,碧天无际渺烟波。

 

意境略带苍凉,却足以解人烦忧,舒人心怀,把人引入那悠远的境界。

    他的诗丰富多彩,表达的情怀也多种多样。比如,他写《芭蕉》,看到的竟然是芭蕉的缠绵,蕉叶竟是写字的纸笺,想到的竟是大书法家怀素:

 

    芭蕉情绪本缠绵,叶大频舒碧玉笺。

    只有颠狂老怀素,绿荫深处枕书眠。

 

    大概只有书法家,才会有这样的联想和想象。他的诗大多闲适而恬淡,但有时也体现出某种积极和自信,比如:

   

    万顷孤蒲万柳条,前山催送雨潇潇。

    扁舟稳荡中流去,不管滩头上下潮。

   

    很显然,它所体现的,是一种勇敢进取的精神。

    新疆收复,重修地方志。徐世昌为此写了《宋芝田新疆建置志》:

   

        昔年左相西征日,曾遣貔貅百万来。

        大地山川归掌握,百年州郡闢蒿莱。

        艰难自有筹边策,忧患能成著作才。

        诸葛星沉谁嗣起,笳声吹月照轮台。

   

    毕竟是国家领袖,考虑的是筹边策、著作才。面对新疆问题,他想到了左宗棠,左氏一直以诸葛自诩,所以这里称之为“诸葛”,这颗明星沉没之后,后继有谁呢?胡笳声中,月光清冷照边关……徐世昌没有多写,更没有落入一般人在这种场合难免会有的那种歌舞升平的俗套,表现出的是些许忧虑。

    《雪夜与十弟小饮》也是一首佳作:

   

        壁上篝灯灶下薪,良宵幼弟话情亲。

        千树万树梨花夜,一杯两杯竹叶春。

        老屋寒梅芳有信,虚堂明月浩无垠。

        酒阑枨触无穷感,欲洗人间万斛尘。

   

    外面是雪夜景色,“千树万树梨花夜”,贴切而美;室内是兄弟对饮,“一杯两杯竹叶春”,对仗工整。因为有名酒“竹叶青”,所以无论喝的是什么酒,都不妨称之为“竹叶春”。接下来是“老屋寒梅”和“虚堂明月”,一个是“芳有信”,一个是“浩无垠”,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都极好。酒到深处,忽发感慨,要为人间洗去万斛积尘!最后一句,使平铺直叙的诗得到了提升,有了纵深度,而且使我们看到了徐氏兄弟的忧世之情,谁说诗人无大志?事实上,徐世昌虽然处处表现得恬淡无为,但从他事业的成功,甚至做到共和国总统,就不可能没有大志。

    1922年,徐世昌无奈离开总统府,从此结束了他四年的总统生涯,也结束了他40余年的政坛生涯。对于民国,大概要算一个损失,但对他个人的诗文书画,却是一大补益。曾达琼楼最高处,如今归来居山林,虽然是隐于天津,过的却是诗酒田园生活。高朋满座,都是国内一流人物。宅院开阔,辟出一亩做菜园,亲自种果种菜,与家人一起打辘轳提水,一起摘瓜收菜,这日子的确比坐在中南海批公文更加悏意。

    种菜也需要技术,自己不懂,就要求教于田舍翁,这就使退休的大总统更接地气,更知道劳农的疾苦忧乐,所以也就能写出柏梁体《种菜》那样的诗:

   

        一亩之园舍之东,分畦种菜呼园僮,

        日日浇溉补天工,辘轳转水输连筒。

        青葱蓊郁晓烟笼,短篱高架嵌玲珑。

        芦菔豆荚椒芥葱,瓜壶茄苋芹韭菘……

   

    诗写到这里,的确很美,茄子、黄瓜、韭菜、葱都出来了。但诗人知道,如果只是这样写下去,就近于传说中乾隆皇帝的“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了,所以,笔锋一转,写的却是世间的贫富悬殊:“世间滋味此无穷,民间此色哀泽鸿。侯门鲭馔驼与熊,投箸不食气如虹。焉知蓬门处士风,秋灯夜雨敲疏桐,晨饥藜藿腹难充,白首著书说黄农。”侯门面对驼蹄熊掌,会把筷子一扔,弃之不食,蓬门处士却是饿着肚子无物充饥。徐世昌的诗中不只是怡情舒心的景物,而是写着写着,就常常出现“忧黎民”的旋律。

    徐世昌的律诗写得好,古风也写得好。比如他的《雨中书事》,写秋燥的季节终于盼到了甘霖,“侵晨看檐溜,庭树犹淋漓。秋燥得甘霖,欢舞动群黎。村村鸠妇鸣,家家驱犊犁。及时将种麦,菘芥正分畦。妇稚勤操作,饼餈饷东菑……”诗意层层展开,农民满怀希望而劳作的快乐跃然纸上,但最后一联却是:“忽闻催租声,不言愁上眉。”地位优越,丰衣足食,却不忘底层劳农的忧与乐,不沉溺于远离民间疾苦的闲情逸致之中,这才是真正的诗人。

    因为本身是画家,所以他留下了大量题画诗。一般说来,题画诗都是应景之作,应该与画合在一起,意思才完整,诗画相得益彰。但是,有些题画诗即使离开画面,独立存在也是佳作。徐世昌就有许多这样的佳作。比如:

   

        一重淡树一重山,画自幽深心自闲。

        笔到溪山无尽处,此心卡在白天间。

   

    这是题山水画的,再如题画梅:“写尽千枝与万枝,孤山春色总宜诗。夜深梦遇林和靖,放鹤亭边对茗时。”题冬景:“空明大地玉无暇,百万人家静不哗。雪后长安风物好,最高楼上听呜笳。”……

    他的诗中富有古意,多见前贤身影。画竹题诗,常常出现苏东坡;画梅题诗,屡屡招来林和靖。“淡月疏星小院东,寒梅一树倚春风。幽香入梦殊清绝,况与孤山放鹤翁。”淡月疏星,寒梅一树,这意境已经绝美,再加上幽香,就真的让人像孤山放鹤翁一样流连忘返了。

    徐世昌虽然做过总督,做过相国,又做过总统,但说到底是文人。他厌恶繁琐事务,喜爱读书、静坐、吟诗、画画。在他的心目中,理想的目标不是做总督或总统,而是像林和靖那样,陪伴红梅白鹤,优游于山水之间。即使做官,也要像苏东坡那样,不丢情趣,不忘自我。他仰慕苏轼,诗中出现过“东坡居士人中龙”的句子,而且自称是“苏门种竹人”。全身心投入官场,一心一意,他觉得很累。所以,在他的题画诗中,常常可见夫子自道。比如,“浪走江湖五十年,乌纱脱去更求仙。青山绿水从吾写,身在白云天外天。”他所向往的,是“欲神闭息坐小阁,繁枝冗叶一洗空。”(《为端甫弟画竹》)

他没有因为官场的久久浸染而失掉本性,更没有失掉人之常情。他思念家乡,多次写下“春来亦自多乡思”之类的句子。徐世昌祖籍宁波,但祖上早就离开宁波到了直隶,然后到天津,所以天津人喜欢说他是天津人,但徐世昌出生在河南,在河南长大,所以他思念的家乡是河南。据徐世昌的侄女徐玉琢回忆,他们家有一条奇怪的“家规”:虽然居住在天津,但全家人都不许说天津话,而必需说河南话。“无论何地姑娘,嫁到徐家来,第一件要事就是学河南话。”[1]徐世昌想家了,想他少年游玩的地方,想他后来住过的水竹村,想他的石门山,他的字画落款常常是“水竹村人”、“石门山人”,想家了,于是画一幅松菊,在上面题诗:“石门山畔结茅茨,苔径崎岖界竹篱。回首六年未归去,松寒菊瘦系我思。”

民国年间的天津是现代化都市,还没有变成“大村子”。徐世昌晚年虽然住在天津,过的却是乡野文人的日子。他有一个六亩地的院子,里面种了各种果菜。他不喜欢养花,却喜欢种菜,喜欢钓鱼和捕鱼。

赠亲朋的诗,更容易见本色。因为对外人装假,比较容易,在亲人和老友面前,就往往无法装腔作势。徐世昌为十弟作《双松图》,题的是:“双松偃蹇干如铁,一俯一仰惭幽绝。俯则鸣其谦,仰则抗其节。遭时有显晦,君子抱芳洁。进可处台鼎,退可居岩穴。有时大厦求梁栋,不如空山饱冰雪。我思张子房,欲从赤松游。深山大任俯仰,千秋万祀独接鸿蒙玄虚无与俦。”

    他题赠严修一首诗,其中写道:“诗坛酒垒厌江湖,眼底纵横见此图;花月多情如梦幻,川原有恨入榛芜;客来关辅三霄路,臣本烟波一钓徒。”

    宦海浮沉大半生,最后复归山林,纵情诗酒,写出了远离政坛之后的那份闲适与浪漫。从他的题画诗,很容易看到一种隐士风范。作为曾至琼楼最高层的人,那份曾经沧海的淡然心境,那份化入山野清静无为的情怀,常常出现在他的题画诗中。比如:

   

        嫣红嫩绿一家春,云水烟霞结四邻。

        占得人间闲岁月,深山长做种梅人。

   

    他的题画诗有时也讲哲理,讲人生修养和做人的道理。比如他题画竹:“一竿参天出,两竿相扶持。枝枝叶叶俱有情,不碍千枝与万枝。”从中可见他为人处世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