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2015-11-08 23:42:00|  分类: 徐世昌,诗书画,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李新宇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徐世昌6岁开始学画,后来步入仕途,为不误正学而很少作画,但对画画的兴趣始终未减,所以常有作品问世。任大总统期间,曾经努力扶持国画,于1920年成立“国画研究社”,聘请国画大家周肇祥主事,社址就设在他的家里,由此可见他的热衷。又成立北京艺术篆刻学校,请陈师曾任校长,齐白石、王梦白等执掌教席,一时名流荟萃,他本人也热心参与交流和研讨。忙于政界之时,徐世昌的绘画作品较少,现在能见到的,多是松竹,偶尔有山水,而且较多是扇面。这时的松竹已经独具一格。1922年从大总统的位置上退下来,同时告别了40多年的政坛生涯,于是书画就更成了他的日常生活。晚年几乎天天临池,无一日懈怠。有朋友来,他当然也人们称颂他过去的政绩,但更大的兴趣还在于听人们品评他的诗书画,他也喜欢与人探讨这些。

他的画没有编印的集子,但民间流传甚多。常见的是花卉和山水,尤其是松、竹、梅、兰、菊,笔墨简约,设色造型别有神韵,而且大多写诗自题,显示着中国传统文人的雅趣,在当时的画坛享有较高的声誉。

徐世昌最喜欢画的是松竹。

在传统国画中,梅兰竹菊是常见的题材,被称为“四君子”。同时,自宋代以来,画家们又喜欢画松、竹、梅,称为“岁寒三友”。到了元代,又有人在“三友”之中加上兰花,成为“四友”,于是,一般的四扇屏,就有了“松、竹、梅、兰”和“菊、竹、梅、兰”之别。无论如何,这类题材所象征的,都是某种高洁品格,为士大夫文人所爱。众所周知,齐白石等可以草虫而名,但他来自民间,没有任何羁绊,徐世昌身为翰林,却既不能自甘市井之俗,亦不能效某些风流才子之俏艳。写松竹,既不自辱身份,又能彰显士大夫文人的志趣。因为松风、梅骨、竹韵、兰心,以及菊花之傲寒霜,早已成为理想的人格模式。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徐世昌的松树大多雄伟,松叶是细而长的松针。雄伟大气,如《云松》,一层云雾,一层松枝,正如他的题诗:“一重云卷一重松,松色苍寒云气浓,云懒但看松影静,松高更有白云封。”有了浓云白雾,更显松影之静,二者相得益彰。从他超长题跋的大幅《松石图》,更可以看出这种雄伟磅礴之气的追求。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当然,有时他也偶尔尝试另一种意境。比如同是《松石图》,他也画过瘦硬奇崛的,细细的松枝从画幅上面伸下来,只有几朵松叶,细而高的峭石直直挺立,顶部被松枝环绕。石头与松枝,都是淡淡花青,让人感到的是另一种意趣。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徐世昌画过许多竹子,几乎各种画法都尝试过。常规的画法自然不必说,既然是从小画画,首先临摹的就是芥子园所代表的主流。除此之外,他效法苏轼以朱砂写竹,留下了许多朱竹。但仔细端详他的朱竹,构图立意,枝叶设置,却大都来自传统。但是,他也常以青绿写翠竹,比如《翠竹图》,叶子和枝干全用青绿写出,然后以简墨勾出石头,石头极简,以传统笔法写意,而竹子却极为写实,一笔不多,一笔不少。这样一来,作品不俗,却不是郑板桥式的清高孤傲,而是蓬蓬勃勃,生机盎然,秀色清韵,于写实中见情趣,于中庸中得大气。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他的墨竹也少萧疏之气,而是枝叶清秀,充满生机。一般小枝较少,而每一枝的叶子却比较浓密,而且竹叶极少用枯笔,少有枯梗小叶,更不快速草写,而是黑饱笔润,徐徐写出,每一叶都一丝不苟,这样的结果,就是竹子特别丰润旺盛。徐世昌虽然膝下无子,只有女儿,但过继了十弟的儿子,按照传统,写字画画,作诗为文,都要顾及家门兴衰,所以不写那些不吉祥的句子,也不画衰败之象和寥落之境。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他的画常常充满古意,了了数笔,就创造出某种意境。比如他画《空山老梅》,整幅几乎都是枝干,梅花只有寥寥数朵,且是水墨,不用丹青。题诗则是:“雪后春前意自闲,老梅一树定空山,梦中偿遇林和靖,相与题诗一解颜。”

徐世昌成立中国画研究会,致力于弘扬国画传统,但他并非保守的画家,他的画有许多尝试和创新。比如,他画整张四尺宣画的蜀葵,几乎完全是写生作品,一丛若干株,从红色到粉色,加之深浅绿叶,艳丽异常。再比如他的花卉册页,芭蕉的画法,木笔的画法,都颇具新意。那芭蕉叶子浓浓淡淡,却全是斜画直笔,这样难免失之于单调,但正如他的诗往往前面平铺直叙而最后却曲终奏雅出奇笔一样,芭蕉画完,于蕉叶下出一朵红梅(仅有一朵半),整幅画就丰富了起来。徐世昌是诗人,又是书法家,所以他的画常常得益于题。这幅芭蕉题的是:“川画理无人识,雪里芭蕉亦自奇”。再比如他的《荷花》,他的《蕉石图》,荷花的画法也许不值得称道,蕉干的弯曲也许大可不必,但荷叶颜色中黄绿的浓淡变化,叶脉的处理和草叶的搭配,芭蕉的粗壮茂盛,都使画作产生了特别的美感。

徐世昌画过多幅“双桂图”,刊于 192811出版的《艺林旬刊》的《双桂图》,构图可谓大胆:两株大桂树,全是直干,然后就是茂密的叶子和花,上部枝叶间是一轮圆月,下部树根旁是一块圆石,四边纸满,方方正正。这种构图是前人少用的,是一种冒险,但在徐世昌的笔下,显示的却是兴旺吉祥,庄重大气,实为不可多得的创新佳作。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徐世昌之所以画双桂图,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徐世昌的母亲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世昌,一个是世光。在他们兄弟两个赴乡试之前,他的母亲曾经家中石阶之前长起两株桂树,枝叶繁茂,花开满树,香气满庭。梦醒之后觉得奇怪,不久就有了世昌与世光同时考中举人的喜讯传来。徐世昌画双桂图,既合中国传统的富贵吉祥之意,同时也是对母亲和兄弟感情的寄托。

他的山水画多是浅绛,少部分水墨,画风比较传统,意境高古,多作萧疏之景。平坡丛树,茅屋空亭,大片平静的水,远处是起伏的山峦,很少出现人物。一般认为,他取法于元代倪云林以来的一路疏体。不过,他并不拘泥于哪一派,而是有他自己的探索,比如,他喜欢用解索皴画山头,设色则用浅绛,显然是综合运用了元人的画法。其中有代表性的是《秋树闲亭》,在美景之中,显示的是画家淡远平和的心境。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徐大总统的诗书画(三) - 李新宇 - 学者庄园

    他的花卉多用没骨法,小写意,大幅往往古朴稚拙,小幅则常见俊俏艳丽。

    有研究者评价说:“他的创作不受市场左右,也没必要去迎合某些人的口味,兴之所至,挥洒自如,属于不折不扣的‘遣兴之作’和‘自我表现’。这种客观现实和徐的特殊身份,也是造就其有别于一般职业画家画风,进而形成‘雅逸超凡’绘画格调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4

更为重要的是,徐世昌是地地道道的文人。虽然置身官场四十多年,但在其开始,他的住处写的是“谈风月馆”,后来则是“半日读书半日静坐之斋”,再后来,则是“退耕堂”、“韬养斋”。他从政多年,做过总督,做过相国,做过总统,政坛经验比谁都丰富,但如果你只是读他的诗,却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官场中人,看不到一丝官气。因为他只要拿起诗笔画笔,他就不再是总督或者是总统,而是变得悠然闲适,淡泊清远,毫无无身份之累。这是一般官员所做不到的,尤其是后来的官员,他们整天装严肃,装出日理万机的样子,结果退休后无事可干,仍然是一副日理万机的样子。而徐世昌当年做总统,真是日理万机,像五四运动等事件发生时,也真是焦头烂额,但一旦铺纸挥毫,他就可以马上把总统的行头御下,回到文人的本色。在这一点上,徐世昌是值得称道的。

同时值得称道的是,他是总统,却从不对家人和亲友议政,退出政坛之后,更是彻底告别,不看新闻报纸,闭口不再谈国事,甚至不准孩子们在他面前谈论国事。一个政坛要人,国家领导人,营建的家庭却只有诗书翰墨,没有政治气息。

一些人认为徐世昌城府太深,老谋深算。混迹官场几十年,有这些并不奇怪,但他为人德行不亏。他为人谦和,平易近人,儒雅而矜持,平时说话严谨,决不妄下断语,更不作愤激之语。这显示着他的政坛经验,也显示着他的睿智。他从来没有暗杀或谋害过别人,所以也从来不担心有人会暗杀或谋害他。他活到80多岁,身体依然强健,所以喜欢吟诵这样的古诗句:“八十老翁顽似铁,三更风雨采菱归。”身体强健,与他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有关。徐世昌身居高位,从不缺钱,但生活俭朴,不贪美食,衣着不求华贵,全部剩余精力用于诗文书画,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工作认真,一切按部就班。据他的秘书谢宗陶回忆,“起居有常规,以朝班待漏之习惯,黎明即起,每日按时进入办公室,批阅公文。午间小睡,晚寝亦早。凡书简,不论公务、私事,多一一作复,秘书、僚属代拟者,亦必亲自推敲字句而后批发。”[]而且,每天起床之后,都要静坐。因为他与弟弟一起参加乡试时曾经许愿并问卜于吕洞宾,所以考中之后,家中即设吕祖像,每天给吕祖磕100个头,天天如此,直至晚年。

能诗能文,善写善画,同时又有学问,趋善拒恶,能进能退,对于人情世事,看得明白想得开。这就是所谓的“通”,做人只要通,常常是一通百通,诗文书画皆有境界,人也活得潇洒。这样的人当然能长寿,徐大总统生于1955年,直到193966才于去世,享年85岁。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