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诗论两篇  

2015-10-28 11:28:00|  分类: 李新宇,诗论,袁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论两篇

 

由王玉树和闫立飞两位先生主编的《天津诗学三十四家》出版了,其中收有我的两篇短文。

因为多年来已基本不写诗论,甚至也很少写关于文学的文章,所以我想,诗学XX家,我就不滥竽充数了。但编者盛情相邀,朋友们也一再催促,于是就选了两篇送交,一篇是研究“文革诗歌”的,一篇是研究“大跃进民歌”的,都是1980年代末写的,却发表于1990年代初。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90年代最初的那几年尚能发表的文章,在2015年的今天,却已经多处违禁,两个选题本身,一个涉及文革,一个涉及大跃进,出版社都不敢用。编者打电话让我换两篇,我说撤掉算了,不用换,编者却还是希望我换,于是苦苦地想,反复地找,终于找到这样两篇,勉强算是谈诗的,却只是随笔,算不得论文。所以,在邮件发出之际多少有点歉意:好点的文章犯忌,只好拿这样的东西充数了。

收到书后重读一遍,却感觉不错,甚至有点怀疑:我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于是贴在这里——

 

《木铎心声诗丛》总序

 

李新宇

 

对于当下中国诗坛,许多人都颇为不满。

有人说,当下的诗人,除了吟风弄月拈花草,除了哼哼唧唧呕酸水,还能做些什么?这话未免过于苛刻,却也透露出诗坛实际的问题,而且证明社会对诗人仍然有所期待。其实,早在十几年前,作家张炜就曾发出这样的质问:“诗人,你为什么还不愤怒?”它所表现的,也是对诗人的一份期待。单是苛求诗人固然未必恰当,但既为诗人,就无法逃避社会的评判和期待。

又有人说,这是一个缺少诗歌的年代。尽管诗歌的园地越来越大,甚至大到一望无际;尽管植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却实在是难见杰作。官用或商用的唱诗者不必说,即便一般诗人,也的确并不光彩。因为似乎只有一些类似于伤风感冒的小感触,或者春情发动之类的小躁动,可以显示诗人的才华;一旦写到大处,舌头就似乎只剩了半个。这是普遍现象,虽然大家彼此彼此,五十步不必笑百步,但作为一代诗歌,缺陷却非常明显。

三十年前, 孙绍振先生评论朦胧诗,指出的特征之一是“不屑于做时代的传声筒”,而当下的诗歌,却实在是无力做时代的传声筒。考察今日诗歌园地,给人的感觉就像洪水过后的涝洼盐碱地,树木自然很难见到,野草也又细又黄又纤弱,再不见那长剑般的叶子。

这当然不能只是责怪诗人。作家怎样?批评家怎样?学者、教授们怎样?这已经无需回答。所以,如果要责怪诗人,只能责怪他们缺少应有,责怪他们像我们一样可悲可叹。一切事物的生长都需要相应的土壤和气候条件,而且大多可以操控。我是学过一点儿农作物种子提纯和杂交技术的,懂得选优和选劣对一个品种的重要性。也在菜农、花农那里懂得了对植物的控制,比如矮桩素的使用,比如种大棚菜,通过对阳光或水分的限制和给予,都会生产出不同质地的产品。

在这个特别的年代,诗人如何能够逃脱生活的挤压和诱引?在种种挤压和诱引之下,胸腔不适,歌喉不畅,底气不足,脚步不稳,都是必然的,又如何能够悠然吟唱或放声歌哭?

从另一方面说,在我们这个时代,诗人成功很难。遥想古代诗人,他们实在太容易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样的句子也能被广泛传诵。现在有不少孩子能诌出类似的句子吧,可是有谁会去传诵?当大家都不会造句的时候,有人说出一个句子,就是天才;当大多数人不会写字的时候,有人把感想写下来,就是奇迹。而在今天,不仅大家都会写字,而且大家都会写诗,要在诗界引人注目,就没有李白、杜甫的时代那么容易了。

尤其是在网络时代,看上去似乎发表和传播都已经不成问题——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作品贴到网上。但众所周知,一首诗贴到网上,就像一根针投入大海。自己当然可以在那里盯着,可是如何保证让大家都来关注呢?说到底,还需要它本身不同寻常。怎样才能不同寻常,当然不只取决于技巧,也不只取决于题材,而是需要诗人的思想能力和审美境界。而思想能力和审美境界,又需要种种资源滋养。而这资源,又恰恰不是可以轻易获得的。

带着对当下诗坛的种种疑虑读“木铎诗丛”,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从中读到了一些让我兴奋甚至惊喜的作品。在这里,有一般的自然与人性美的歌咏,也有灵魂的揭示和现实的追问。不满足于表现平庸琐事,不满足于无病呻吟,面对现实,揭示生活的沉重和精神的不同状态,显示了诗人对生活的敏感和对时代问题的准确把握。一些作品在沉重和尖锐中显示了深度和力度。当然,作为丛书,作者年龄不同,经验和阅历各异,对诗的理解和追求也不会一致,诗的水平必然参差不齐。但我要说:这里的确有好诗。

丛书主编嘱我为丛书作序。我没理由推辞,又无力全面评价,只好拉杂写下这些话,还望作者、编者和读者原谅。

201012月于天津

 

 

 

作为诗人的袁世凯

 

李新宇

 

早就知道袁克文是诗人,而且记住了他的名句:“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

那是在袁世凯接受谋士的建议,倾听人民的呼声,适应中国的国情,而准备由民国总统改做帝国皇帝的时候,这位在政治上没出息的儿子对父亲的含蓄规劝。袁克文因此而青史留名,与袁克定形成了鲜明对照。

然而,关注袁克文,更主要的固原还在于袁氏家族以他这一支形成的发展线索:袁世凯——袁克文——袁家骝,政治家——诗人——科学家,都很杰出。我有一种固执的看法:面对一个大人物,看他后人的状况,大致可以知道他的品行。如果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面对袁氏后人的状况,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不相信被妖魔化的袁世凯真是妖魔。

开始的时候,我对袁克文之成为诗人,多少有点误解,以为他是袁家的叛逆。后来读袁世凯的诗,才知道袁氏家族不仅克文是诗人,其实袁世凯也是诗人。儿子们的不同,实是继承了父亲的不同侧面。

事实上,袁世凯的诗才不同凡响。他主要的时间用心于政界军界,写诗只是偶尔为之,集中在青少年时代和洹上隐居时代,总共不过写了几年。但细读那些作品,却不能不承认,高手偶尔一试,就胜过庸才吟咏一生。

袁世凯所存最早的作品是他13岁时写的一副春联:“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曾被帮闲文人赞为英雄大气出年少,也曾被帮忙文人解释为野心家自胎里来。其实,野心与壮志,本来就难以区分。

最早的诗,据说是他14岁时写的《言志》:“眼前龙虎斗不了,杀气直上干云霄。我欲向天张巨口,一口吞尽胡天骄。”所见依然是雄心或野心,与“我花开后百花杀”、“哪个蛙儿敢出声”其实同属一流。英雄与庸常之辈,往往是少年时代尤显不同。只是专制传统之下的英雄少年,也像成年的英雄一样,喜欢称王称霸,不许别人出声。这是文化所致,不是个人的事。

以英雄豪杰自许,在孩子中是常见的,尤其是男孩子,在某种文化中,不想当将军,不想当皇帝,是有点不正常的。但多数人在长大之后,雄心和抱负就会隐而不露。因为露,就意味着危险,甚至是掉脑袋。

袁世凯在诗中表现雄心壮志,表现伟大抱负,那都是少年时代的事。

1878年,19岁的袁世凯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他曾经组织过两个文社,茶水点心加酒饭,招文友相聚,论文吟诗,听风赏月,那时的袁世凯,风雅不是假的。

那段生活留下了一些诗,《咏怀诗》十几首,仍在抒发壮士情怀。我所喜欢的,却只有两句:“长歌咏志登高阁,万里江山眼底横。”其他那些句子都未免失之直露。

据说,袁世凯是因为乡试屡试不中,才焚毁诗稿,投笔从戎的。一晃就是三十年,拼搏于官场,他没有写诗。

三十年后重拿诗笔,已经是经历了大浮沉,于政治角斗场上败北归乡之后。两年多的时间,袁世凯写了不少诗。后来袁克文辑录《圭塘倡和诗》,其中收了一部分,另有《洹村逸兴》,是袁世凯亲笔抄的,袁氏死后由袁克定影印传世。

读那些诗,总感觉此时的袁世凯是真隐士。“曾来引地作劳人,满目林泉气势新。墙外太行横若障,门前洹水喜为邻。风烟万里苍茫绕,波浪千层激荡频。寄语长安诸旧侣,素衣蚤浣帝京尘。”稍微有点政治牢骚,但归隐是真的。不仅自己归隐,还呼唤老朋友都把帝京灰尘洗净。再如:“背郭园成别有天,盘飧尊酒共群贤。移山绕岸遮苔径,汲水盈池放钓船。满院莳花媚风日,十年树木拂云烟。劝君莫负春光好,带醉楼头抱月眠。”读这样的诗,谁能说作者是野心家?此时,他真的并无野心。对他来说,慈禧去世之后,载沣摄政监国,自己能保住命已属万幸。妻妾一大帮,孩子一大群,得享天伦之乐;新朋旧友,饮酒做诗,他真的很知足。

我很喜欢那首《登楼》:

 

楼小能容膝,

高檐老树齐。

开轩平北斗,

翻觉太行低。

 

曾经几次抄写,品读其中滋味。豪杰就是豪杰,大家就是大家,心胸,境界,都不是善雕虫者所能模仿。这是一种自然的大气,不是锋芒毕露,没有躁厉之气,决非少年时代那些作品所能相比。

还有《病足》二首:“采药入名山,愧余非健步。良医不可求,莫使庸夫误。”“行人跛而登,曾惹齐宫笑。扶病乐观鱼,渔翁莫相诮。”被朝廷以“足病”为由开缺回乡,这病足自然常常想起,但化为诗句,却无须把怨言写出。

当然,豪杰之心可以置之山野,也可以忘情于山水之间,却不会化为死灰。因为有了某种高度,自然是睁眼即见江山风雨,闭目还是历史沧桑,虽隐于乡野,却依然是仰观高天云影,卧听大地涛声,是否参与是另一回事,感触却要留在纸上:“人生难得到仙洲,咫尺桃源任我求。白首论交思鲍叔,赤松未遇愧留侯。远天风雨三春老,大地江河几派流。日暮浮云君莫问,愿闻强饭似初不?”心,显然未死。

韬光养晦,展示隐者的样子,是必须的。所以,袁世凯在《东方杂志》上发表了几幅披蓑垂钓的照片。所披蓑衣编得很好,上等品,至于那钓鱼的样子,却不怎么样。看来袁世凯当时还过于在意照相,拍照之际,就有些不自然。如果他完全无视摄影师的存在,专心钓他的鱼,那效果可能更好。但那《自题鱼舟写真二首》,却大有值得圈点之处。第一首:

 

身世萧然百不愁,

烟蓑雨笠一渔舟。

钓丝终日牵红蓼,

好友同盟只白鸥。

投饵我非关得失,

吞钓鱼却有恩仇。

回头多少中原事,

老子掀须一笑休。

 

我喜欢第二联,虽然并非写实,因为袁世凯即使归田园,也仍有众多好友,朝野上下,势力甚大,说“好友同盟只白鸥”,未免过分;但从诗的艺术讲,却是佳句,而且真实传达了诗人当时的感受。毕竟是政坛失意之人,世态炎凉不会感觉不到。

    第二首暴露真情更多:

 

百年心事总悠悠,

壮志当时苦未酬。

野老胸中负兵甲,

钓翁眼底小王侯。

思量天下无磐石,

叹息神州变缺瓯。

散发天涯从此去,

烟蓑雨笠一渔舟。

 

这才是真正的袁世凯,百年心事,壮志未酬,如今虽是归田园,成野老,却依然是胸有甲兵。而且,别看我袁某只是一钓叟,但什么摄政王之类,我就是看不起你!国无柱石,金瓯残缺,这一切已经不是我的事,由它去吧,蓑衣斗笠,烟雨茫茫,我还是钓我的鱼。这一首仍是第二联好。最后两句,转变太急,欲盖弥彰了。

政治人物,往往一失足成千古恨。袁大总统,“中国的华盛顿”,第一任正式选举的总统,当年被无耻文人误导,又被“国情”和“民意”所蒙,自己给自己抹了满脸污泥。他的诗才,与他的政治军事才能一样,被掩盖,真是可惜。(2011-1-20

 

附:

袁世凯诗抄

 

言志14岁作)

眼前龙虎斗不了,杀气直上干云霄。我欲向天张巨口,一口吞尽胡天骄。

 

怀古15岁作)

我今独上雨花台,万古英雄付劫灰。谓是孙策破刘处,相传梅锅屯兵来。大江滚滚向东去,寸心郁郁何时开。只等毛羽一丰满,飞下九天拯鸿哀。

 

咏怀诗二首19岁作)

人生在世如乱麻,谁为圣贤谁奸邪?霜雪临头凋蒲柳,风云满地起龙蛇。治丝乱者一刀斩,所志成时万口夸。郁郁壮怀无人识,侧身天地长咨嗟。

不爱金钱不爱名,大权在手世人钦。千古英雄曹孟德,百年毁誉太史公。风云际会终有日,是非黑白不能明。长歌咏志登高阁,万里江山眼底横。

 

次王介艇丈养寿园韵

乍赋归来句,林栖旧雨存。卅年醒尘梦,半亩辟荒园。雕倦青云路,鱼浮绿水源。漳源犹觉浅,何处问江村。

 

春日养寿园

背郭园成别有天,盘飧尊酒共群贤。移山绕岸遮苔径,汲水盈池放钓船。满院莳花媚风日,十年树木拂云烟。劝君莫负春光好,带醉楼头抱月眠。

 

咏海棠

海棠带雨湿红妆,乞护重阴昼正长。蛱蝶不知花欲睡,飞来飞去闹春光。

 

落花

落花窗  外舞,疑是雪飞时。刚欲呼童扫,风来去不知。

 

病足二首

采药入名山,愧余非健步。良医不可求,莫使庸夫误。

行人跛而登,曾惹齐宫笑。扶病乐观鱼,渔翁莫相诮。

 

雨后游园

昨夜听春雨,披蓑踏翠苔。人来花已谢,借问为谁开。

 

啸竹精舍

烹茶檐下坐,竹影压精庐。不去窗前草,非关乐读书。

 

晚阴看月

棹艇捞明月,逃蟾沉水底。搔头欲问天,月隐烟云里。

 

和子希塾师游园韵

老去诗篇手自删,兴来扶病强登山。一池花雨鱼情乐,满院松风鹤梦闲。玉宇新词忆天上,春盘乡味采田间。魏公北第奚堪比,却喜家园早放还。

 

和景泉塾师游园韵

池上吟成一倚栏,老梅晴雪不知寒。年来了却和羹事,自向山厨捡食单。

 

清明偕叔兄游养寿园

昆季偕游养寿园,清明雪尽草粗蕃。苍松绕屋添春色,绿柳垂池破钓痕。画舫疑通桃叶渡,酒家仍在杏花村。莺歌燕语无心听,笑把埙篪对坐喧。

 

春雪

连天雨雪玉兰开,琼树瑶林掩翠苔。数点飞鸿迷处所,一行猎马疾归来。袁安踪迹流风渺,裴度心期忍事灰。二月春寒花信晚,且随野鹤去寻梅。

 

次张馨庵都转赋怀见示韵

人生难得到仙洲,咫尺桃源任我求。白首论交思鲍叔,赤松未遇愧留侯。远天风雨三春老,大地江河几派流。日暮浮云君莫问,愿闻强饭似初不?

 

寄陈筱石制军二首

武卫同袍忆十年,光阴变幻若云烟。敏中早已推留守,彦博真堪代镇边。笑我驱车循覆辙,愿公决策着先鞭。传闻凤阁方虚席,那许西湖理钓船。

北门锁钥寄良臣,沧海无波万国宾。湘鄂山川讴未已,幽燕壁垒喜从新。鸣春一鹗方求侣,点水群蜂漫趁人。旭日悬空光宇宙,劝君且莫爱鲈莼。

 

忆庚子旧事

八方烽举古来无,稚子操刀建远谟。惭对齐疆披枳棘,还临燕水补桑榆。奔鲸风起惊魂梦,归马云屯感画图。海不扬波天地肃,共瞻日月耀康衢。

 

登楼

楼小能容膝,高檐老树齐。开轩平北斗,翻觉太行低。

 

自题渔舟写真二首

身世萧然百不愁,烟蓑雨笠一渔舟。钓丝终日牵红蓼,好友同盟只白鸥。投饵我非关得失,吞钓鱼却有恩仇。回头多少中原事,老子掀须一笑休。

百年心事总悠悠,壮志当时苦未酬。野老胸中负兵甲,钓翁眼底小王侯。思量天下无磐石,叹息神州变缺瓯。散发天涯从此去,烟蓑雨笠一渔舟。

 

原载《长春》2011年第3

 

诗论两篇

 

由王玉树和闫立飞两位先生主编的《天津诗学三十四家》出版了,其中收有我的两篇短文。

因为多年来已基本不写诗论,甚至也很少写关于文学的文章,所以我想,诗学XX家,我就不滥竽充数了。但编者盛情相邀,朋友们也一再催促,于是就选了两篇送交,一篇是研究“文革诗歌”的,一篇是研究“大跃进民歌”的,都是1980年代末写的,却发表于1990年代初。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90年代最初的那几年尚能发表的文章,在2015年的今天,却已经多处违禁,两个选题本身,一个涉及文革,一个涉及大跃进,出版社都不敢用。编者打电话让我换两篇,我说撤掉算了,不用换,编者却还是希望我换,于是苦苦地想,反复地找,终于找到这样两篇,勉强算是谈诗的,却只是随笔,算不得论文。所以,在邮件发出之际多少有点歉意:好点的文章犯忌,只好拿这样的东西充数了。

收到书后重读一遍,却感觉不错,甚至有点怀疑:我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于是贴在这里——

 

《木铎心声诗丛》总序

 

李新宇

 

对于当下中国诗坛,许多人都颇为不满。

有人说,当下的诗人,除了吟风弄月拈花草,除了哼哼唧唧呕酸水,还能做些什么?这话未免过于苛刻,却也透露出诗坛实际的问题,而且证明社会对诗人仍然有所期待。其实,早在十几年前,作家张炜就曾发出这样的质问:“诗人,你为什么还不愤怒?”它所表现的,也是对诗人的一份期待。单是苛求诗人固然未必恰当,但既为诗人,就无法逃避社会的评判和期待。

又有人说,这是一个缺少诗歌的年代。尽管诗歌的园地越来越大,甚至大到一望无际;尽管植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却实在是难见杰作。官用或商用的唱诗者不必说,即便一般诗人,也的确并不光彩。因为似乎只有一些类似于伤风感冒的小感触,或者春情发动之类的小躁动,可以显示诗人的才华;一旦写到大处,舌头就似乎只剩了半个。这是普遍现象,虽然大家彼此彼此,五十步不必笑百步,但作为一代诗歌,缺陷却非常明显。

三十年前,孙绍振先生评论朦胧诗,指出的特征之一是“不屑于做时代的传声筒”,而当下的诗歌,却实在是无力做时代的传声筒。考察今日诗歌园地,给人的感觉就像洪水过后的涝洼盐碱地,树木自然很难见到,野草也又细又黄又纤弱,再不见那长剑般的叶子。

这当然不能只是责怪诗人。作家怎样?批评家怎样?学者、教授们怎样?这已经无需回答。所以,如果要责怪诗人,只能责怪他们缺少应有,责怪他们像我们一样可悲可叹。一切事物的生长都需要相应的土壤和气候条件,而且大多可以操控。我是学过一点儿农作物种子提纯和杂交技术的,懂得选优和选劣对一个品种的重要性。也在菜农、花农那里懂得了对植物的控制,比如矮桩素的使用,比如种大棚菜,通过对阳光或水分的限制和给予,都会生产出不同质地的产品。

在这个特别的年代,诗人如何能够逃脱生活的挤压和诱引?在种种挤压和诱引之下,胸腔不适,歌喉不畅,底气不足,脚步不稳,都是必然的,又如何能够悠然吟唱或放声歌哭?

从另一方面说,在我们这个时代,诗人成功很难。遥想古代诗人,他们实在太容易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样的句子也能被广泛传诵。现在有不少孩子能诌出类似的句子吧,可是有谁会去传诵?当大家都不会造句的时候,有人说出一个句子,就是天才;当大多数人不会写字的时候,有人把感想写下来,就是奇迹。而在今天,不仅大家都会写字,而且大家都会写诗,要在诗界引人注目,就没有李白、杜甫的时代那么容易了。

尤其是在网络时代,看上去似乎发表和传播都已经不成问题——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作品贴到网上。但众所周知,一首诗贴到网上,就像一根针投入大海。自己当然可以在那里盯着,可是如何保证让大家都来关注呢?说到底,还需要它本身不同寻常。怎样才能不同寻常,当然不只取决于技巧,也不只取决于题材,而是需要诗人的思想能力和审美境界。而思想能力和审美境界,又需要种种资源滋养。而这资源,又恰恰不是可以轻易获得的。

带着对当下诗坛的种种疑虑读“木铎诗丛”,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从中读到了一些让我兴奋甚至惊喜的作品。在这里,有一般的自然与人性美的歌咏,也有灵魂的揭示和现实的追问。不满足于表现平庸琐事,不满足于无病呻吟,面对现实,揭示生活的沉重和精神的不同状态,显示了诗人对生活的敏感和对时代问题的准确把握。一些作品在沉重和尖锐中显示了深度和力度。当然,作为丛书,作者年龄不同,经验和阅历各异,对诗的理解和追求也不会一致,诗的水平必然参差不齐。但我要说:这里的确有好诗。

丛书主编嘱我为丛书作序。我没理由推辞,又无力全面评价,只好拉杂写下这些话,还望作者、编者和读者原谅。

201012月于天津

 

“木铎心声诗丛”,上海文艺出版集团中西书局19114月出版。

 

作为诗人的袁世凯

 

李新宇

 

早就知道袁克文是诗人,而且记住了他的名句:“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

那是在袁世凯接受谋士的建议,倾听人民的呼声,适应中国的国情,而准备由民国总统改做帝国皇帝的时候,这位在政治上没出息的儿子对父亲的含蓄规劝。袁克文因此而青史留名,与袁克定形成了鲜明对照。

然而,关注袁克文,更主要的固原还在于袁氏家族以他这一支形成的发展线索:袁世凯——袁克文——袁家骝,政治家——诗人——科学家,都很杰出。我有一种固执的看法:面对一个大人物,看他后人的状况,大致可以知道他的品行。如果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面对袁氏后人的状况,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不相信被妖魔化的袁世凯真是妖魔。

开始的时候,我对袁克文之成为诗人,多少有点误解,以为他是袁家的叛逆。后来读袁世凯的诗,才知道袁氏家族不仅克文是诗人,其实袁世凯也是诗人。儿子们的不同,实是继承了父亲的不同侧面。

事实上,袁世凯的诗才不同凡响。他主要的时间用心于政界军界,写诗只是偶尔为之,集中在青少年时代和洹上隐居时代,总共不过写了几年。但细读那些作品,却不能不承认,高手偶尔一试,就胜过庸才吟咏一生。

袁世凯所存最早的作品是他13岁时写的一副春联:“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曾被帮闲文人赞为英雄大气出年少,也曾被帮忙文人解释为野心家自胎里来。其实,野心与壮志,本来就难以区分。

最早的诗,据说是他14岁时写的《言志》:“眼前龙虎斗不了,杀气直上干云霄。我欲向天张巨口,一口吞尽胡天骄。”所见依然是雄心或野心,与“我花开后百花杀”、“哪个蛙儿敢出声”其实同属一流。英雄与庸常之辈,往往是少年时代尤显不同。只是专制传统之下的英雄少年,也像成年的英雄一样,喜欢称王称霸,不许别人出声。这是文化所致,不是个人的事。

以英雄豪杰自许,在孩子中是常见的,尤其是男孩子,在某种文化中,不想当将军,不想当皇帝,是有点不正常的。但多数人在长大之后,雄心和抱负就会隐而不露。因为露,就意味着危险,甚至是掉脑袋。

袁世凯在诗中表现雄心壮志,表现伟大抱负,那都是少年时代的事。

1878年,19岁的袁世凯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他曾经组织过两个文社,茶水点心加酒饭,招文友相聚,论文吟诗,听风赏月,那时的袁世凯,风雅不是假的。

那段生活留下了一些诗,《咏怀诗》十几首,仍在抒发壮士情怀。我所喜欢的,却只有两句:“长歌咏志登高阁,万里江山眼底横。”其他那些句子都未免失之直露。

据说,袁世凯是因为乡试屡试不中,才焚毁诗稿,投笔从戎的。一晃就是三十年,拼搏于官场,他没有写诗。

三十年后重拿诗笔,已经是经历了大浮沉,于政治角斗场上败北归乡之后。两年多的时间,袁世凯写了不少诗。后来袁克文辑录《圭塘倡和诗》,其中收了一部分,另有《洹村逸兴》,是袁世凯亲笔抄的,袁氏死后由袁克定影印传世。

读那些诗,总感觉此时的袁世凯是真隐士。“曾来引地作劳人,满目林泉气势新。墙外太行横若障,门前洹水喜为邻。风烟万里苍茫绕,波浪千层激荡频。寄语长安诸旧侣,素衣蚤浣帝京尘。”稍微有点政治牢骚,但归隐是真的。不仅自己归隐,还呼唤老朋友都把帝京灰尘洗净。再如:“背郭园成别有天,盘飧尊酒共群贤。移山绕岸遮苔径,汲水盈池放钓船。满院莳花媚风日,十年树木拂云烟。劝君莫负春光好,带醉楼头抱月眠。”读这样的诗,谁能说作者是野心家?此时,他真的并无野心。对他来说,慈禧去世之后,载沣摄政监国,自己能保住命已属万幸。妻妾一大帮,孩子一大群,得享天伦之乐;新朋旧友,饮酒做诗,他真的很知足。

我很喜欢那首《登楼》:

 

楼小能容膝,

高檐老树齐。

开轩平北斗,

翻觉太行低。

 

曾经几次抄写,品读其中滋味。豪杰就是豪杰,大家就是大家,心胸,境界,都不是善雕虫者所能模仿。这是一种自然的大气,不是锋芒毕露,没有躁厉之气,决非少年时代那些作品所能相比。

还有《病足》二首:“采药入名山,愧余非健步。良医不可求,莫使庸夫误。”“行人跛而登,曾惹齐宫笑。扶病乐观鱼,渔翁莫相诮。”被朝廷以“足病”为由开缺回乡,这病足自然常常想起,但化为诗句,却无须把怨言写出。

当然,豪杰之心可以置之山野,也可以忘情于山水之间,却不会化为死灰。因为有了某种高度,自然是睁眼即见江山风雨,闭目还是历史沧桑,虽隐于乡野,却依然是仰观高天云影,卧听大地涛声,是否参与是另一回事,感触却要留在纸上:“人生难得到仙洲,咫尺桃源任我求。白首论交思鲍叔,赤松未遇愧留侯。远天风雨三春老,大地江河几派流。日暮浮云君莫问,愿闻强饭似初不?”心,显然未死。

韬光养晦,展示隐者的样子,是必须的。所以,袁世凯在《东方杂志》上发表了几幅披蓑垂钓的照片。所披蓑衣编得很好,上等品,至于那钓鱼的样子,却不怎么样。看来袁世凯当时还过于在意照相,拍照之际,就有些不自然。如果他完全无视摄影师的存在,专心钓他的鱼,那效果可能更好。但那《自题鱼舟写真二首》,却大有值得圈点之处。第一首:

 

身世萧然百不愁,

烟蓑雨笠一渔舟。

钓丝终日牵红蓼,

好友同盟只白鸥。

投饵我非关得失,

吞钓鱼却有恩仇。

回头多少中原事,

老子掀须一笑休。

 

我喜欢第二联,虽然并非写实,因为袁世凯即使归田园,也仍有众多好友,朝野上下,势力甚大,说“好友同盟只白鸥”,未免过分;但从诗的艺术讲,却是佳句,而且真实传达了诗人当时的感受。毕竟是政坛失意之人,世态炎凉不会感觉不到。

    第二首暴露真情更多:

 

百年心事总悠悠,

壮志当时苦未酬。

野老胸中负兵甲,

钓翁眼底小王侯。

思量天下无磐石,

叹息神州变缺瓯。

散发天涯从此去,

烟蓑雨笠一渔舟。

 

这才是真正的袁世凯,百年心事,壮志未酬,如今虽是归田园,成野老,却依然是胸有甲兵。而且,别看我袁某只是一钓叟,但什么摄政王之类,我就是看不起你!国无柱石,金瓯残缺,这一切已经不是我的事,由它去吧,蓑衣斗笠,烟雨茫茫,我还是钓我的鱼。这一首仍是第二联好。最后两句,转变太急,欲盖弥彰了。

政治人物,往往一失足成千古恨。袁大总统,“中国的华盛顿”,第一任正式选举的总统,当年被无耻文人误导,又被“国情”和“民意”所蒙,自己给自己抹了满脸污泥。他的诗才,与他的政治军事才能一样,被掩盖,真是可惜。(2011-1-20

 

附:

袁世凯诗抄

 

言志14岁作)

眼前龙虎斗不了,杀气直上干云霄。我欲向天张巨口,一口吞尽胡天骄。

 

怀古15岁作)

我今独上雨花台,万古英雄付劫灰。谓是孙策破刘处,相传梅锅屯兵来。大江滚滚向东去,寸心郁郁何时开。只等毛羽一丰满,飞下九天拯鸿哀。

 

咏怀诗二首19岁作)

人生在世如乱麻,谁为圣贤谁奸邪?霜雪临头凋蒲柳,风云满地起龙蛇。治丝乱者一刀斩,所志成时万口夸。郁郁壮怀无人识,侧身天地长咨嗟。

不爱金钱不爱名,大权在手世人钦。千古英雄曹孟德,百年毁誉太史公。风云际会终有日,是非黑白不能明。长歌咏志登高阁,万里江山眼底横。

 

次王介艇丈养寿园韵

乍赋归来句,林栖旧雨存。卅年醒尘梦,半亩辟荒园。雕倦青云路,鱼浮绿水源。漳源犹觉浅,何处问江村。

 

春日养寿园

背郭园成别有天,盘飧尊酒共群贤。移山绕岸遮苔径,汲水盈池放钓船。满院莳花媚风日,十年树木拂云烟。劝君莫负春光好,带醉楼头抱月眠。

 

咏海棠

海棠带雨湿红妆,乞护重阴昼正长。蛱蝶不知花欲睡,飞来飞去闹春光。

 

落花

落花窗  外舞,疑是雪飞时。刚欲呼童扫,风来去不知。

 

病足二首

采药入名山,愧余非健步。良医不可求,莫使庸夫误。

行人跛而登,曾惹齐宫笑。扶病乐观鱼,渔翁莫相诮。

 

雨后游园

昨夜听春雨,披蓑踏翠苔。人来花已谢,借问为谁开。

 

啸竹精舍

烹茶檐下坐,竹影压精庐。不去窗前草,非关乐读书。

 

晚阴看月

棹艇捞明月,逃蟾沉水底。搔头欲问天,月隐烟云里。

 

和子希塾师游园韵

老去诗篇手自删,兴来扶病强登山。一池花雨鱼情乐,满院松风鹤梦闲。玉宇新词忆天上,春盘乡味采田间。魏公北第奚堪比,却喜家园早放还。

 

和景泉塾师游园韵

池上吟成一倚栏,老梅晴雪不知寒。年来了却和羹事,自向山厨捡食单。

 

清明偕叔兄游养寿园

昆季偕游养寿园,清明雪尽草粗蕃。苍松绕屋添春色,绿柳垂池破钓痕。画舫疑通桃叶渡,酒家仍在杏花村。莺歌燕语无心听,笑把埙篪对坐喧。

 

春雪

连天雨雪玉兰开,琼树瑶林掩翠苔。数点飞鸿迷处所,一行猎马疾归来。袁安踪迹流风渺,裴度心期忍事灰。二月春寒花信晚,且随野鹤去寻梅。

 

次张馨庵都转赋怀见示韵

人生难得到仙洲,咫尺桃源任我求。白首论交思鲍叔,赤松未遇愧留侯。远天风雨三春老,大地江河几派流。日暮浮云君莫问,愿闻强饭似初不?

 

寄陈筱石制军二首

武卫同袍忆十年,光阴变幻若云烟。敏中早已推留守,彦博真堪代镇边。笑我驱车循覆辙,愿公决策着先鞭。传闻凤阁方虚席,那许西湖理钓船。

北门锁钥寄良臣,沧海无波万国宾。湘鄂山川讴未已,幽燕壁垒喜从新。鸣春一鹗方求侣,点水群蜂漫趁人。旭日悬空光宇宙,劝君且莫爱鲈莼。

 

忆庚子旧事

八方烽举古来无,稚子操刀建远谟。惭对齐疆披枳棘,还临燕水补桑榆。奔鲸风起惊魂梦,归马云屯感画图。海不扬波天地肃,共瞻日月耀康衢。

 

登楼

楼小能容膝,高檐老树齐。开轩平北斗,翻觉太行低。

 

自题渔舟写真二首

身世萧然百不愁,烟蓑雨笠一渔舟。钓丝终日牵红蓼,好友同盟只白鸥。投饵我非关得失,吞钓鱼却有恩仇。回头多少中原事,老子掀须一笑休。

百年心事总悠悠,壮志当时苦未酬。野老胸中负兵甲,钓翁眼底小王侯。思量天下无磐石,叹息神州变缺瓯。散发天涯从此去,烟蓑雨笠一渔舟。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