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更难写的作文——我的小学记忆之三  

2016-01-15 08:17:00|  分类: 李新宇,文选,小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更难写的作文

——小学记忆之三

 

李新宇

载《今晚报》 2016113

 

1964年开始,学校就不断地对学生进行阶级教育;到1966年前后,这就成了经常性的活动。具体措施之一,是请老贫农做忆苦思甜报告;措施之二,是参观阶级教育展览。那时候,从大队到公社,都常办办阶级教育展览。墙上挂一些画,画着寒冬腊月里讨饭的穷人和见死不救的财主,画着逼租逼债的狗腿子把贫下中农吊在房梁上抽打。我们经常要去参观,今天参观这个村的,明天参观那个村的,后天又去参观公社的。公社的规模更大,内容也更丰富。不仅墙上有画,而且展厅的中央还摆一些实物:一是锁链、镣铐、老虎凳;二是破衣、烂袄、要饭筐。每次听完忆苦思甜报告或者看完展览,照例是要吃一顿“忆苦饭”,然后回去写作文。

作文的模式是早就熟悉的:开头第一句应该是:“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呵!”然后具体化,歌颂一番。接下来必须笔锋一转,“想起了万恶的旧社会”。旧社会怎么样呢?地主老财吃人不吐骨头,爷爷欠了一斗租子,过年了还要去扛活抵债,等等,这是《白毛女》、《半夜鸡叫》、《三世仇》等提供的模式。所以,从四年级开始,同学们已经都会熟练地编写这样的故事。我的问题在于我家在1949年之前的实际生活并不如此。记得刚开始写这类作文的时候,曾经回家问过父亲,问题是一连串的:旧社会你当过长工吗?讨过饭吗?欠过地主的租子吗?爷爷曾经卖儿卖女吗?我们村的地主也像周扒皮一样天不亮就去捣鸡窝吗?……等了半天,父亲的回答却只有几个字:“不,没有。”我真是失望极了,觉得自己在那些父亲讨过饭的同学面前,顿时矮了半截。

此后再写那样的作文,我的心里就很不踏实。不过,故事照编不误,仍然是“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和“想起了万恶的旧社会”。然而,后来终于出事了。

五年级的某一天,我的作文再次上了黑板报。可就在黑板报刚刚办好的第二天,我的作文上面就贴出了一张小字报,揭发我的谎言。事情很简单,同学都是附近几个村的,任何人都不难弄清一个同学的家庭底细。小字报告诉同学们:“这样的作文,竟然选登在黑板报上,岂非咄咄怪事!问问贫下中农吧!谁不知道他家的情况!在旧社会,有骡子有马有大车,这种家庭的孩子,说什么‘今天的生活是多么幸福’,不是公然骗人吗?……”这份小字报同时出现在老师的办公桌上。我老老实实地承认,我的作文说的不是真话,因为爷爷没有讨过饭,父亲没有逃过荒,因为我们村里没有白毛女也没有黄世仁。可是,作文该怎么写呢?就写我家在旧社会丰衣足食吗?在老师找我谈话的时候,我把问题一股脑儿端给了老师。

老师显然很为难,吞吞吐吐大半天,最后说:我与校长商量一下吧!傍晚放学的时候,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校长说话了:“该怎么写还怎么写。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那些出身地富家庭的同学更难办。如果有人问,你就说,你写作文并不代表你个人。”校长还对老师们说:这个问题需要各位老师都在课堂上讲一下。我对校长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谢谢校长——我敬爱的扈文奎老师!几十年不见了,愿您能够健康长寿!

校长的话把我解脱了出来,也把那些比我出身更不好的“黑五类”同学解脱了出来。不过,今天回想起来,他的办法也不过是让我们继续说假话。我们这代人,就是这样很小就被迫学会了说谎。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