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偷读经典的日子  

2016-05-14 07:21:00|  分类: 李新宇,读书,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读经典的日子

 

李新宇

 

我真正开始读书,是在初中毕业被迫缀学的那一天。

我虽然不研究国学,也不是尊孔派,但与传统经典似乎有一种特别的缘。至少,《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所谓“四书”,不仅读过几遍,而且抄过几遍。后来的抄完全是源于有闲阶级的某种趣味:一次是到木工厂请人做了木简,用毛笔把“四书”抄成了木简本,拿在手里,哗啦啦地翻读,感觉的确非同一般;一次是因为朋友送了一堆宣纸线装本,那么好的本子,用它写字什么呢?首先还是抄了“四书”。红格黑字竖行,软软地握在手里,感觉真不错。在我的全部藏书中,这大概是最独特的一部分。然而,第一次抄“四书”,却是为了读。那是1971年,焚书运动过去不久,“封资修黑货”都未开禁,实在无书可读。

大约20年前,我为《联合日报》写过一组“我的读书生涯”,第一篇就是《小屋读四书》,可惜一些细节没完全写出来。那一年,我在读完两年初中之后,无可奈何地告别学校,回乡当了农民。那时升高中不需要考试,全凭推荐。我的运气不好,同村同年级读书的三个同学中,一个是支书的弟弟,一个是有名的老贫农,而我家是“富裕中农”,所以没有悬念,知道自己与高中无缘。

感谢父亲,在1966年秋天烧书时一面做出积极分子的样子,带领我们兄弟从家中抬出大量旧书投进火堆,一面却已把一些书用泥巴封进了墙壁中。父亲不重视孔孟的书,因为在过去那是孩子们的课本,《孟子》和《论语》到处都是。所以,我家的“四书五经”之类,都搬到街上烧掉了。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开始找书的时候,最先找到的竟然是一套“四书”。它之所以被保存下来,是因为一个特别的原因:那是大伯父送给父亲的,而大伯父的这套书又是他与大伯母订婚时他的岳父送的。大伯父的岳父是当地名士,虽然大伯父订婚时科举已经废除几年,但他仍然梦想女婿能在科场大显身手。正因为这个缘故,那套书虽然在伯父和父亲手里60多年,却保存得特别好,当我找到它时,只有蓝色布套略带岁月的痕迹,而书却仍是崭新的。出于对大伯父和父亲那份感情的尊重,我也必需珍惜那套书,所以就有了读第一遍时抄下来,再反复读,就用抄本。

夜深人静之后,我关好门,用准备好的破棉被或毯子挡好窗户,使它从外面看不到一点儿光亮,然后开始读书。之所以这样做,因为烧书的运动虽已过去,但读孔子的书而不是读毛主席的书,仍然无法交待。更为严重的是,在我走近孔孟不久,“批林批孔”就开始了。在批孔的运动中读孔子,唯一能拿上台面的理由是为了批判,但我知道,批孔轮得上我吗?所以,最安全的办法还是不要让人知道。

我一直很奇怪,我在批孔的浪潮中走近孔子,成了尊孔派;后来不批孔了,我却成了鲁迅、胡适、陈独秀的追随者。走向孔孟那年,我16岁;走向鲁迅,已经20岁。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