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邹洪复:在诗歌创作中逃难和潜行  

2016-06-24 23:23:00|  分类: 李新宇,《梦旧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诗歌创作中逃难和潜行

——读 李新宇先生诗集《梦旧情未了》

 

邹洪复

 

著名学者李新宇先生的诗集《梦旧情未了》由北岳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这是他诗歌创作的首度集体亮相。印象中李新宇先生已出版近20部学术著作,是现当代文学研究的重要学者,鲁迅研究资深专家,并与鲁迅和许广平的独生子周海婴先生联合主编了14500页码33卷本最完整最全面的《鲁迅大全集》。

读诗首先即是读人、读社会、读人生、读时代背景,这样才能更加清晰明白诗人在诗歌创作中的审美意蓄和诗歌的社会意义。从诗集《梦旧情未了》中诗歌的创作时间和诗集后记可以看出李新宇先生是从1973年春天开始写诗,到1982年搁笔,此后在专注学术之余偶尔也有零星的诗歌创作。

在没读诗歌之前,我先读的是诗集的后记,本来内心里对李新宇先生的诗歌创作不以为意,因为那个年代的诗歌大多是口号式、顺口溜式的遵命文学或者是流于形式民俗民谣类的所谓诗歌,基本是属于紧跟政策和意识形态的模样,尤其李新宇先生那时大多数时间还生活在青州古城,属于典型的基层,这种创作和生活环境能不基本决定了他诗歌作品的定式?虽然那时已有朦胧诗歌,但朦胧诗歌基本是属于在大城市生活的青年中流行的一种反叛现实的形式或大城市青年青春期叛逆所产生的心灵迹痕,生活于基层的青年大概与此无缘。

然而,当我心怀好奇之心仔细读了诗集《梦旧情未了》后,却大为吃惊和震撼,突然觉得即使在最黑暗的天空中,也有喜欢自由的星星在发出自己的光芒,李新宇先生当属那时代诗歌星空中最耀眼的少数星辰之一。他那种不为世俗潮流所挟裹的独立人格,那种超然物外、重视自己精神生活的情怀,那种穿越俗世、超凡拔尘的洞察力,那种让诗歌回归诗歌本身的艺术追求和创作气度叫人赞叹和敬佩。李新宇先生的诗歌证明了诗歌是精神的王者,它可以藐视和超越一个浮躁的时代,它可以在一个错误的时代里依然求索,依然追问,依然昂首向真、向善、向美、向爱。同时,他的诗亦反衬了一个时代的精神荒凉和荒诞。

    现在不少写诗的人基本是从自己阅读的诗歌中捡拾佳句拆借成诗,初读貌似不错,若仔细读后,便感觉到了他们诗歌背后的虚空和机械。因为这样创作诗歌貌似有高度和深度,但在作品里全然看不到作者性格、性情、气质、气度、文化和学养的整体自然流露,这样的诗歌仅有虚浮的深刻,有的有骨骼无血肉,有的有血肉无灵魂。就如目前有不少写书法的人一样,在一个法帖或数个法帖中辗转模拟,貌似不错,但一出法帖,所书书法便丑态毕现,为何?俱为学养不足,习惯了丢弃自我,就只好凌空蹈虚、不知所云、欺瞒读者了。

当我仔细读罢李新宇先生的诗集《梦旧情未了》,才更加体会到真正的诗歌创作是诗人生命本真的自然呈现和绽放,真正的诗歌创作是生命的絮语,是诗人个人灵魂的倾诉、追问和对自然、生活、生命认知的个人化阐释,是生活砥砺后的诗意哲语透射,是诗人把生活诗意化后的铿锵舞蹈。李新宇的诗虽然产生于那样一个时代,但其诗情没有假大空,诗意没有高大全,皆是自然温润、感动贴心、素朴无华,让人读之如沐春风。李新宇先生说:“不虚张声势,不故作高深,不炫奇作怪,老老实实地写自己的感情、感想和感悟。这是写诗的正路。”他自己的诗正是如此。

    我非常喜欢李新宇先生的几首短诗,如创作于197710月的《沉默》:

火在燃烧,

血在澎湃,

双唇张开,却只是喘息,

我的舌头长满青苔。

那年诗人22岁,正是血气方刚、激情激荡的年纪,既然嘴唇已经张开可为什么不能说,只能喘息?并且不能言说已久,致使舌头也长满了青苔。诗虽然很短,却包含了众多疑问和信息,因而具有很大的张力。诗歌前两句是奔涌的动态,后两句却是与前两句迥异的静态,这动与静的强烈对比,仿佛弓已拉圆,箭在弦上,却被迫不能射出去。只要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读到这首《沉默》之诗,必然会感同身受,不言自明。

这首短诗体现出诗人那一代人遭受压抑的愤懑,是对那个时代不能说真话,不能说人话,不能说心里话的状态的精准概括,亦是对彼时极左思想弥漫让人窒息的生动描绘、控诉和对新时代的呼唤,写出了沉默一代的心声,也潜现出诗人宁愿选择沉默,也不随波逐流的心志和遗世而独立的高洁情怀。

创作于19804月的《崖壁上的兰花》和上面那首《沉默》短诗可谓异曲同工:

    在幽谷崖壁上悄悄开放,

    只是为了逃避,

    污浊的气息,

    还有贪婪、亵渎的目光。

    把根扎在高高的崖缝,

    可有寂寞和忧伤?

    晨风吹来本无意,

    却把清香播遍山冈。

而这首《崖壁上的兰花》,诗人的人生追求更加清晰,人生选择更加明确,那是不同流合污、不唯利是图的誓语,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快意,有只留清气满乾坤的浩然君子风。这首《崖壁上的兰花》在优美的幽谷崖壁,在清澈和暖的晨风里,悄悄开放在诗人和读者心中,散出阵阵香气;于色调明朗温馨之中,给人带来美感享受和人生应该如何生活的思考。是的,纵有寂寞和忧伤,人的灵魂,也需要一个家,纵有寂寞和忧伤,也要把美好留给人世间。

    创作于19753月的《致友人》:

    风暴过去了,

    大地仍在哆嗦。

    扭去枝杈的白杨树伤口雪白,

    断臂直指高空,

——那就是我

是什么风暴过去了?了解那时候的读者内心里自然清楚明白,为什么大地仍在哆嗦?为什么风暴过后,连大地都还在颤抖?可见风暴的强度之高,破坏力之大。后三句用白描手法诗性思维勾勒出来,简洁,貌似平静、平淡,一句“直指高空”,揭示出了诗人的心志:即使受到打击,受到伤害,即使生命受到磨难和摧残,也一样会矢志不渝、坚强不屈!仿佛信仰的旗帜永远在天空高高飘扬。所以说,这首诗歌既向朋友暗示了自己的选择,也给朋友和读者以莫大的精神鼓励,比一片冰心在玉壶还要深刻,还要叫人感动。

    除短诗之外,我也喜欢三首长诗,尤其是《渤海情》和《长路吟》。

创作于19798月的长诗《渤海情》共有11个章节,整首诗歌仿若泣诉,仿若呐喊,那是对爱的追忆,那是对美好的招魂,既有逝爱之后孤独中的悲戚苦痛,又有疼彻心扉的深情,既有对生活生命的追问,又有对逝去圣洁之爱的难以割舍。整首诗歌节奏铿锵,气势恢宏,起伏跌宕,或借景抒情,或直接铺叙,或诘问痛思,大有屈原的《天问》之风,仿佛是一部盛大的交响音乐在读者心中轰然奏响,在起承转合中深有艺术质感,读罢叫人感慨、畅思,仿佛在倾听诗人情感的波澜,心灵的呼号。这种揪心之疼,到现在还在心里久久弥漫,这首《渤海情》的确荡漾渤海一般广阔奔涌的深情、真情。

    诗人在长诗《渤海情》作者题记中说:

    大海呵,

    是你给了我

    海水般的感情,                                

    涨潮时,

    我只能跑来,

    向你倾诉,

    你,是否愿意倾听?

    我倒是希望每一位诗爱好者都来倾听一下,以感受诗人心性的真纯,岁月和社会的残酷无情。

 李新宇先生的长诗《长路吟》创作于197910月,于198112月定稿,是一个人浩浩荡荡在人生之路、生活之路上的行进、追问、揭示和选择,其景茫苍恐怖,其情孤独决然,既有徘徊、抗争,又有洞察一切、鞭挞不义的浩然正气。他所行进的环境是从黑夜到黑夜,从沙漠到沙漠,从未知王国到未知王国。黑夜已潜入诗人心处、生命深处,叫诗人彷徨、忧伤。无疑,黑夜是一种隐喻,仿佛是一个时代给所有人的内心带来了阴影,而如何认识、如何摆脱阴影对诗人和那时代人所造成的伤害,诗人在揭示荒谬的同时,亦以自己的信念和行动来证明了该如何走出时代的阴影。

《长路吟》仿佛是一面镜子,给那时代丢掉自我、迷失自我的人重新回归自我、认识自我、建设自我提供了醒脑醒心的巨大帮助。《长路吟》不但具有超强的艺术感染力,也能叫醒一些迷途、浑噩、茫然生活的人,给人的心灵以巨大超前的指引和前行的力量,仿佛但丁的《神曲》一般,给人们的未来如何生活带来深刻的明示。《长路吟》以意识流的创作手法,通过心灵的倾诉,为人们找到了前行的路,整首诗歌中有不少经典句子和经典片段撞倒了俗世间黑暗、短视、丑陋的八面来风。

比如:

我请守门人,

        指点阎罗办公的地点。

        他指指门外:

        已经迁往人间。

比如:

他们正在密谋,

        要烧毁我的思想,

        只留下接受指令的神经,

        像机器人一样无线操作。

 

我暗自冷笑,

        让思想像原始森林,

        在黑夜里生长,

        七上八下,

        不合规格。

比如:

窒息的天空,

        仍然回荡着,

        大主教的吟哦。

        虚伪的说教,

        不再讲述天国的故事;

        新版的圣经,

        只有发霉的八个字:

        人生如梦,

        得过且过。

    这些简短的句子是诗人灵魂的开花结果,是悟道人生悟道社会的自然绽放,貌似简洁、平淡、朴素,却具有巨大的艺术张力、亦给人带来超越时空的穿透力和精神力量。读来或者恍然大悟、或者会心一笑、或者义愤填膺、或者敬佩诗人那纯真心性、大哲情怀。读罢《长路吟》,那让人心灵震撼的诗情诗意一直在内心萦绕,直至一股奔涌不息叫人振奋的精神力量在心中油然而生。

    李新宇先生的诗歌可谓是思想的抒情、思想的声音、思想的舞蹈,不仅是青春诗情的抗争,不仅是对生命、人生、自然、自我的慨叹和追寻,不仅体现了一代人的痛苦、思索和梦想,还以自己的作品回答了诗歌创作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还揭示了新与旧,改革与保守对世态人生的影响问题,更给我们提出了心灵改革和社会改革的紧迫性问题。可以看出,李新宇先生亦是在诗歌创作中逃难、追问和潜行,他的诗歌给了庸俗的生活趣味一记响亮的耳光,给一些空洞的躯壳注入了灵魂的源头活水,给那时的诗歌情怀增添了一个新的世界。

 

 邹洪复:(276400)临沂大学沂水校区副教授,已出版诗集《初入人世》、《蓝天无梦》、《音乐之外的守望》(与冯长春合著)、随笔集《思想的羽毛》等四部,尚著有音乐论文集、文学评论集、中短篇小说集、随笔集、诗集6本待出版。作品入选《当代青年诗人十二家诗选》、《中国新诗诗艺品鉴》、《诗刊》创刊五十周年纪念专号等数十种选本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