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李新宇:记忆中的“破四旧”之二  

2016-06-05 16:13:00|  分类: 李新宇,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说"烧"与"砸"

 

李新宇

 

相比之下,村里的烧与砸似乎更有意思。

就在学校“破四旧”的第二天的中午,最迟是第三天的中午,村里的运动就开始了。指挥这场战役的不是支书,也不是大队长,而是民兵连长。支书到场了,却只是站在民兵连长身后,不时悄悄吩咐着。

按照支部的安排,组织了几个民兵小分队,负责对“黑五类”家庭进行查抄。这查抄不仅限于书,而是包括全部的“四旧”,更重要的,是枪支、弹药、电台和变天账。在民兵连长的带领下,小分队用一个中午的时间,收获了许多战利品:仅从本典大爷家抄出的书就有一篓,别的几家又有一几筐。除此之外,还有花瓶、香炉、笔筒,茶壶、酒壶等。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把匕首和一尊观音像。匕首当然是武器,但有人说,那不过是一把杀猪刀子。

香炉和观音像等当然不怕烧,办法只有砸。民兵们把它们从筐里取出来,一件一件摆在十字路口。这时支书走了过去,蹲下来挨个端详。他在那尊观音像前呆了好久,最后双手捧起观音,让人送往大队部,并且说道:“这个不要砸,以后开会用。”大家知道他说的会是批判会,却不知道怎么批判观音。

    这时候,各家各户的“四旧”也开始向十字街头聚集,旧书,旧字画,各种旧玩意儿,几乎都拿了出来。穷村子,大户人家少,有钱人家少,读书人家也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些人家拿出的旧书,甚至是刚刚用完的《农家历》和孩子们用过的课本。有人拿出了一些破烂:老太太已经穿不上的绣花鞋,老头子戴破的旧帽头,乡了凤凰的门簾带子……问这些算不算“四旧”,得到的是肯定的回答,于是人们就纷纷回家寻找旧鞋子之类。

我家也没有值钱的东西,收却搬出了一大堆。记得支书蹲在我家搬出的那堆书前,一本本地翻着,一直翻到最底下。马上就要点火了,他望着我的父亲说:“三叔,全烧了?里面有没有没毒的?”父亲说:“烧了吧,大概都有毒。”

我看到支书站起来时,手里拿了一本蓝色封面的线装书。

这时戏装运到了,娶媳妇用的大彩轿运到了,出殡用的龙头大架子也运到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家族就有自己的戏班子,平时当然不演出,但进冬就要练一练,年前年后唱上几天戏。戏班当然要有慎,要有各种衣服和头饰,不知为什么,我们叫做“箱”。我们的“箱”似乎比周围几个村的“箱”要好一些。这时候,无论是关公的绿袍还是赵云的白袍,无论是穆桂英背上的那些令旗,还是周瑜、赵云等人的帽子上的雉尾和绒线球,都搬了出来,只等一把火化为灰烬。

火焰烧起来了。书堆旁边没几个人,只有民兵在用木棍挑着、翻着,尽职地让它烧透。

烧戏装的火堆旁却热闹起来。想起来真是有点奇怪,在没点火之前,人们老老实实,谁也没想到要从将被烧掉的东西里拿点儿什么,可是,点火之后,女人们却几乎是蜂涌而上,从火堆中抢那些戏装,尤其是帽子。民兵很尽职,大声吆喝着不准人拿,但女人们还是从周瑜的帽子上揪下几个绒球,或从穆桂英的头饰上摘下一串珠花,然后再把那帽子扔回火堆。

那天的大火烧得时间很长,确实比学校里烧得壮观。

接下来是分头行动,一部分人奉命去砸村里几个门楼的雕砖,包括一些小家小户的门上也有的“鹿回头”等简易的雕饰;一部分人带了大绳,去村南把李贾氏的“节孝碑”拉倒。李贾氏不到20岁就死了丈夫,却苦苦守到80岁,因而挣得了一块带有“圣旨”字样的碑。我觉得砸门楼上的砖头没看闲,就是跟着大流出了村。

在出村的路上,我看到支书手里还拿着那本书。回家之后,我把这个发现告诉父亲,父亲说:“不是稀罕物,是本《论语》。早知这样,该送他一套。”父亲还说,支书念过书,但家里穷,念完了《孟子》,《论语》没有念完。

在我的家乡,上学称“念书”,不说“读书”。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