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记忆中的批斗会(一)  

2016-06-08 23:30:00|  分类: 李新宇,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批斗会

 

李新宇

 

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批斗会是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所以,在反映那段历史的小说和影视作品中,都不难看到。

不过,我所亲历的批斗会与当下那些影视作品里所呈现的很不相同,这原因大概是编剧和导演们大多在城市长大,而我的经验来自乡村。城市的批斗会尤其是学校里的,尽管难逃由于整时代的野蛮化而带来的野蛮,但与乡村相比,却还是严肃得多,也“文明”得多。

当然,乡村有一些可贵之处,比如,无论怎样革命,都不能耽误了地里的庄稼,这是农民心中的天然律令,所以批斗会一般都不占用种田的时间,而是在晚上进行。只有1966年冬天对“走资派”的批斗刚刚开始之际,一是因为运动的确轰轰烈烈,二是因为并非农忙季节,所以白天也开批斗会。

在我的记忆中,不用上课,天天到学校周围各村去参加大会,唱歌,喊口号,看热闹,简直就是令人兴奋的盛大节日。之所以如此,大概还因为内心藏着一种兴奋,就像阿Q在未庄街头上高喊“革命”时的感觉一样,莫名其妙,却“舒服得如六月里喝了雪水”。有什么理由不兴奋呢?各村的官儿们,从支书到大队长,差不多都成了“骟了蛋的狗”,低头弯腰夹起了尾巴。他们曾是何等的威风呵!大权在握,威镇一方,土皇帝派头十足,一般百姓见了只能点头哈腰,骚娘们儿则献上一脸媚笑。就是那些对他们不满的人,甚至是充满刻骨仇恨的人,也大多敢怒不敢言,或者是连怒也不敢表现出来。正派的人们对他们更是畏而远之,远远看见他们走来,趁未被注意就赶紧回家,或者拐进另一条胡同,以免遇到了还要考虑如何说话。如今却是天翻地覆,在伟大领袖的号召下“炮打司令部”,把他们一个个揪了出来,戴上高帽子,挂上大牌子,牌子上的名字划了红“X”。据说,那红“X”是意味着已经判枪毙的。虽然事实上并未判枪毙,但他们被打倒了,人们可以勒令他们“低下狗头”,可以朝他们吐唾沫,可以踹他们几脚。从1966年的冬天到1967年的春天,尽管肯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但在我的记忆中,乡间充满兴奋和不安的气息。

在那段时间里,参加批斗会成了我们这些小学生的主要任务。我们的学校是一所中心完小,周围的村子是前饮马、中饮马、后饮马、青冢、南苑、苏家庄、文家庄、南石塔、北石塔、西石塔、辛陵、皇陵等村子。这些村子里的批斗会都要求我们都要参加,原因似乎一是学生必需参加这伟大的革命斗争,二是各村的造反派也都希望得到学生的声援。于是,我们就天天参加大会。如果同一天里几个村子都要举行批斗会,学校就把我们分开,让这个班级去这个村,让那个班级去那个村。

记忆中的会场似乎总是人山人海,但今天想来肯定没有那么多人,因为一个村子只有几百人,就是加上邻村派来声援的群众,充其量不过几百人。也许是因为那时年龄小个子也小,不能居高临下,而只能在人缝里钻,所以留下了人山人海的壮观印象。每到一村,我们都受到优待,被带进会场中间的最前面。后来我想,这也许不仅仅是客气,而是还因为学生可以为他们唱歌,喊口号也比较整齐。

一阵口号之后,批半会开始了,被带上来的是支书或大队长。批斗的过程没留下任何印象,但肯定有一系列揭发和批判。各村的文革小组办事与本来的党支部和队委会一样井井有条,会议也是同样的模式:党员代表发言,团员代表发言,老贫农代表发言,妇女代表发言,然后是自由发言。在我的印象中,批判力度最大的,往往是那些自由发言。因为那些未被安排就跑上台去揭发的,往往是真的“苦大仇深”,所以能讲得有声有色,甚至是声泪俱下。

会议高潮常出现在有人自己跑上去揭发的环节。记得一个女人就曾自己跑上台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支书如何撕破了她的裤子,“俺是一条新裤子呵!好几年没条新裤子,是俺婆婆攒下的布票,才给俺做了条新裤子……”她的丈夫则一声不响,走上台去就给了支书几个耳光。那丈夫很矮小,但此时的支书不敢还手。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