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记忆中的批斗会(二)  

2016-06-08 23:34:00|  分类: 李新宇,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斗倒斗臭”的招数

 

李新宇

 

批斗大会,一般都声称要把人“斗倒斗臭”,但这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说法,说是“斗倒”,并不一定非要把人斗倒在地;说是“斗臭”,也只是搞坏他的名声。不过,我却不止一次见过把人身体“斗倒”和“斗臭”的场景:被斗者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会议主持和领头喊口号的人捏着鼻子向后退,没人愿意靠近。

斗到那种程度,不一定靠拳打脚踢,而是还有一些招数。

首先,绑人有技术,可以让被绑者很轻松,也可以让他生不如死。1966年我12岁,197622岁。那段时间里批斗会是家常便饭,我不记得亲手绑过谁,因为无论怎么想,我都不具备绑人的条件:文革前期我还小,绑人的差事轮不到我;文革后期我成了“可教子女”,不再具有绑人的资格;我自己没被绑过;哪来的绑人经验呢?但是,我的确会绑人,而且懂得绑人的诀窍。我想:也许它是生活于那个年代的人们普遍的常识?

绑人其实很简单,一根麻绳搭在后颈,两头分别从胳肢窝拉向背后,然后分别绑住两条胳膊,再把它们紧拉在一起,最后穿过颈上的麻绳,用膝盖顶住被绑者的产级,把绳子使劲一拉,人就被绑成“烧鸡”了。“烧鸡”,这是故乡的一种说法,是很形象的一种比喻,因为当地人做烧鸡,总是把两个翅膀别在一起。绑人的诀窍在于两条胳膊被绑的位置,如果绑得太靠下,到了胳膊肘附近,两个胳膊肘很容易并到一起,拉绳子的时候没有多少疼痛感;如果绳子绑得太靠上,几乎到了胳肢窝,那就几乎是绑在肩背上,结果是无论怎么拉绳子,也别不着他的胳膊。所以,只有位置恰到好处,才能获得有效的控制:如果不想折磨他,松松绳子就可以使他舒服些;如果想要治他,用膝盖顶住后背把绳子一拉,那些“特殊材料造成的人”也会嗷嗷叫。尤其是绑起来再吊上房梁或大树的时候,从叫声和昏死过去的时间,就能判断那绑手的技术水平。

其次,高帽子也可以大做文章。文革前期批斗人,一般要戴高帽子。普通的高帽子是纸糊的,一米多高,上面竖写一行字,无非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帮分子”、“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之类的封号。高帽子本来只是羞辱人,而没有从肉体上折磨人的功能,因为它轻,如果大小合适,戴着也没什么不方便。但在后来,为了惩罚,或者为了寻找折磨人的乐趣,就有人在高帽子上做文章,比如把高帽子做得很高,戴它的人又不能任它歪下来,这就很费力气。再比如,把高帽子做得很重,时间长了脖子就撑不住。我所见过的更有效的,是用磨面机或粉碎机上的磨头做成的帽子。那种磨头很像当年时兴的台灯上的灯罩,一看就知道可以充当帽子。它之所以被相中,一是因为它的重量,二是因为它里面有几个突出部位,正好硌在头皮上,只要一动,头皮很容易硌破。所以,戴上那东西,没人不缩着脖子老老实实。

记得参加学校附近某个村子的批斗会,被斗的是一位大队长,头上的血已经流到鼻梁,却仍然保持姿势,一动也不动。也许他戴那帽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了足够的经验。然而,有人显然不想让他稳定,从背后给了他一脚。只见他身体一晃,急忙用双手扶住那帽子,但鲜血还是很快就从下巴滴下来了。

还有一种办法,是用铁丝拴了砖头或石头,挂在脖子上。

印象中1966年到1967年批斗“走资派”时似乎还没有让他们跪着,而是站着,只是必需低头弯腰。所以,是否低头以及低头的程度,就常常是批斗会上较量的焦点。会场上不断响起“低头!低头!”的喝斥声,被斗者低头弯腰,常常几乎要扑倒在地。但是,那种低头到极限的站姿事实上坚持不了多久,低着的头很快就会有所反弹。所以,鉴别一个批斗会是真整人还是假整人,一个标志就是“低头!低下你的狗头!”的喊声的频率。只要会议主持者存心整人,或者被批斗者民愤极大,会议过程中就会不断有“低头!低头!”的叫喊。那不是搞形式,而是要让他不好过,让他饱受折磨。如果一场批斗会只是让被批斗者低头站在台上听人揭发或念批判稿,而没人不断喝令他低头,没人跑到台上去摁他的头,那一定是走过场的批斗会,或者是被批斗者人缘极好。在我的记忆中,各村批斗支书和大队长,很少出现后者的情况。

既然低头与抬头成为一种较量,那么,跑上台去强行把他的头摁下去,就是一种常见的做法。然而,这仍然不解决问题,因为摁下去还要反弹。也许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吧?有人想出了一个办法:在被批斗者的脖子上加些重量。于是,胸前的大牌子常常被临时放在一边,改挂用铁丝拴着的砖头。如果他挺得住,就继续加砖,直到他挺不住为止。记得在前饮马村还是后饮马村,被斗者是朝前倒下的,倒地后就趴在一堆砖上。台上台下一片叫喊:“不要装死狗!”“他想趴在地下歇着!”于是,几个人给他从脖子后面解开那铁丝,拖他起来,扶他站定,再把铁丝给他挂上,又一块块往上加砖。可是,没加几块,他又原样扑倒了。人们再次围上去,奇迹却发生的:围上去的人迅速散开,而且一个个捏着鼻子。于是全场哄堂大笑,批斗会就此结束。

那一次,真的是斗倒了,也斗臭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