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者庄园

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

 
 
 

日志

 
 

记忆中的批斗会(六)  

2016-06-08 23:51:00|  分类: 李新宇,红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边的“江姐”

 

李新宇

 

断断续续写了几篇关于批斗会的文章,却突然想起,差点儿忘了那次大型批斗会:黑压压300多人都被五花大绑,密密麻麻地跪了一台子。

时间是1968年的春天或夏天,地点是山东省益都县第六中学的后操场。

益都县第六中学于1958年建校,校址在高柳街与孙家庄之间的阳河岸上,离我家两公里多一点。它不属于高柳公社,因为几个公社才有一所中学,但是,当时的高柳公社机关住在孙家庄,六中的后操场就成了公社一切大型会议和群众活动的场所。比如当年伟大领袖一高兴给了北京的“工人和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几个芒果,却要让全国的每一个人都看到,公社也要组织社员迎接那个装在玻璃盒子里的芒果,全公社几万人,就是在六中后操场排队在那个玻璃盒子周围转了一圈。要开大会批斗300多人,没有别的场所可以容纳,六中的后操场是唯一的选择。

主席台在操场的西面,是用土筑起的,或者是平整操场时留下了那么一块高地,比操场高出了一米多。可能考虑到孩子们的个头小,所以全公社各小学的师生被安排在了靠近主席台的中间。而几十个村子的农民则被安排在周围。这种安排对我们既有利也不利,因为六中坐落在阳河东岸的一块高地,整个学校在一个土台子上,比周围高出二三米,而后操场却在土台子下面。超大的会议,比如几万人参加,操场容纳不下,就会被安排在靠近操场的崖上,崖上有很多树,晒不着,而且居高临下,可以看到会场的全景。而在主席台前,又离得那么近,我们根本不知道台子上跪了三排、五排或者更多。好处是可以近距离看到第一排,甚至在他们被勒令低头的情况下看见他们的脸。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见识了我身边人“江姐”式的表现。

她叫刘欣美,当时大约20岁左右,却是这个“反革命集团”的要犯。这个反革命集团号称“中国民众自主党”,她是中央常委之一,全国妇联主席,所以与主席、副主席、军委主席等几个要犯一起跪在台子的中间。

早就听说这是一个顽固分子,拒不认罪,坚贞不屈,无论什么酷刑,都能脸不变色心不跳。案子开始侦破已经几个月的时间,几位主要领袖人物被捕获也已经几个月,所以传说很多,人们都说她“真像江姐一样”。当然,也有人马上补充说明:“江姐是革命的,她是反动的。”

那天的批斗大会上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最窝囊的是作为他们党创始人的副主席刘锦堂,他与主席刘炳田并排跪在台子的中央,在他们两个的旁边,才是刘玉林、刘欣美等。可是,这个创始人一脸土色,而且精神萎靡不振,总让人感觉已经被抽了筋骨。相比之下,刘炳田等人则很镇静,面部没有任何表情,静静地听着那些宣判式的发言。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脸,并且想看到他们的眼神,但他们只是看地面,从不抬眼看别的东西。不过,眼珠偶尔一动,却让人能够想象各不相同的光。

让我对刘欣美特别关注的,不仅是此前已有的广泛传说,而且是她的表现。整个会议期间,看押人员不时就要来按他们的头,从前排开始,一排排逐个逐个按,为的是使他们的头低得更低一些。按她头的人刚要离开,也许是她对按头的一种抗议方式,也许是按她头的人弄乱了她的头发,总之,她把头猛地一甩,让自己的脸从披散的头发中露了出来。

更让我印象极深的是,批斗会结束,“把反革命分子们押下台去”的喊声一响,他们被允许站了起来。他们是戴了手铐的,刘欣美却用戴着手铐的双手去拍打膝盖上的土。她是多么爱美!多么爱惜自己的形象和尊严!那一刻,我被打动,至今难忘。

人与人真的不一样。许多人被批斗时像死狗,甚至不打自倒“装死狗”;有些人却仍然要在无尊严的时候维护尊严,形象最不堪的时候爱惜形象,不让头发蓬乱,不让衣服沾有尘土,哪怕马上就被枪毙,也不自己垮掉。

大概正是这种精神,使人们想到了作家笔下那个“江姐”。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